壹号言情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桃花山下好种田 > 正文 第104章夫子没在家
    傍晚的时候,林安晴做好了晚饭,许久不见杜明烨来,心里头那股子杜明烨有意要疏远自己的心思越发笃定了。

    林小年不知杜明烨的反常也不知自家阿姐的心思,叫嚷着要去叫杜明烨来家里头吃饭,林安晴起初不让,后来拗不过小年,还是让他去了。

    不过,后来,小年是垂丧着脸回来了。

    失落仅仅在林安晴的脸上停留了片刻,片刻之后,林安晴脸上带着一副不听好人言的冷嘲热讽的表情看着林小年:“怎么,杜夫子不来?”

    “夫子没在家。”林小年抬起头,眼神很茫然:“杜夫子隔壁家的小娃说杜夫子今儿一整天都没回家,也没人去他家学字看书。”

    想要接着冷嘲热讽的心思在听到小年的话之后骤然消失,林安晴叹了口气,反倒是替杜明烨找好了理由:“或许是临时有事出去了吧。”

    林小年没吭声,脸上的失落不减。

    好在十分通人性的香肠腊肉忽的围笼了林小年,很快的,林小年的心思就和香肠腊肉闹腾在了一起。

    天色渐渐暗了。

    林安晴看向杜明烨家的方向,没来由的叹了口气。

    杜明烨又消失了,早前他答应过自己,以后若是要出门定会告诉自己,这次却再一次一声不吭的离开。

    这意味着什么,或许那些个要娶自己的话到底不过是随口说说罢了。

    第二天,第三天……

    日子一天天过去,杜明烨这个人就如同那次一般再一次从桃花村这个偏远的小山村子里头消失了。

    林安晴的心里有一种奇怪的预感,她隐约觉得这一次或许杜明烨不会再回来这个叫做桃花村的村子了。

    或许,他也会忘记桃花村里还有一个叫做林安晴的女子了。

    没了杜明烨每日定时定点跑到林家吃饭,起初林安晴是不习惯的。

    可渐渐地,当林安晴努力地说服自己不再去想杜明烨这个人。

    杜明烨这个人就好像真的就从此从她的记忆里头删除了一般。

    没了杜明烨和那些围绕着杜明烨而来的种种困扰,林安晴倒是更有心去规划着以后的生活了。

    修葺屋子的事情已经得到了林小年和林立的支持,虽说家里头的银两已经足够修葺屋子,但她前儿去镇上定了修葺屋子所需要的青砖石瓦和木材,买好这些东西,便只剩下了一两银子。

    虽说一两银子也是可以请工人的,但林安晴觉着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她过怕了也害怕再回到初到林家那般困顿的日子,决定趁着青砖石瓦还没遇到家里的时候,再想着法儿的挣些钱。

    于是,炒松子就这样被林安晴提上了日程。

    说起来林安晴觉着自己的农学专业到了大元算是真真儿的物尽其用了。

    但凡和粮食沾边的她都略知一二。

    就好比炒松子,她也记不起以前在那本书上看过松子的炒作方法,原本是因着爱吃零食多看了一眼,没想到今儿竟是实打实的用上了。

    她早前将松塔打回来后不久就将松塔暴晒了一天,眼下只需要找个木棍敲打就足以将里头的松子敲出来了。

    林小年见着林安晴端着那日从山里头打得松塔忙前忙后,虽然不明所以,却也是拿了个装着松塔的小木盆紧随着林安晴跑前跑后。

    在林小年的后头还有香肠和腊肉紧紧跟着。

    两人两狗在小小的屋子里来回穿梭,那画面要多滑稽有多滑稽。

    “阿姐,你在做啥啊?”又一次重复着从地窖走到堂屋却啥也没做之后,林小年终于耐不住性子,将木盆放在了地上,满脸委屈的看着林安晴:“阿姐,我都累了。”

    “啊?”林安晴如梦初醒,瞧着林小年委屈巴巴,她这才注意到方才她一直觉着碍眼的跟着自己的,居然是林小年。

    “阿姐,你要做啥?”林小年见林安晴这才发现自己,越发委屈了:“阿姐,我都跟着你跑了好几圈了,你到底要做啥啊?”

    “我想找黄沙。”林安晴叹了口气:“小年,还记得早前阿姐给你说过炒松子好吃吧?”

    “记得啊!”一听起吃的,先前的不悦一扫而空,林小年腾地一声站了起来,他满怀期待的看着林安晴:“阿姐,松子咋个炒啊?直接放进锅子里炒么?”

    “自然不是的。”林安晴摇了摇头,随即将自己打算用黄沙和糖炒松子的想法说与了林小年。

    林小年先是无比赞叹且兴奋的拍手叫好,可转瞬,他的脸色就犹如林安晴一般难看了:“可是阿姐,咱们这里有黄沙么?”

    “似乎是没有的。”

    可不是没有么!

    原以为黄沙是个好弄的东西,所以林安晴才直接抱着一盆松塔从里跑到外又从外跑到里,可就是这么里里外外的转了几圈之一无所获之后,林安晴绝望了。

    这地方别说是黄沙了,就连稍稍细的土她也没能找着几个。

    虽说炒松子有好几种法子,但是林安晴却是从一开始就打定主意用黄沙炒松子了的,毕竟用黄沙混着糖水炒出来的松子远比其他方法炒出来的松子味道要好得多。

    林安晴原本就是打算将炒松子拿去镇上卖的,既是要卖而且想要长久卖的东西,她就希望自己做出的东西至少是让自己满意的,由此她不愿意退而求其次的选择其他法子。

    难不成自己打算炒松子的计划就要就此夭折了么?或者只能选择其他的法子来炒松子?

    林安晴越是想就越觉着沮丧。

    比起林安晴的沮丧,不明所以的林小年显然还处于对炒松子的热切期待中,他巴巴的看着林安晴:“阿姐,黄沙没有,河沙成么?”

    “河沙!”

    林安晴的眼睛亮了。

    对啊,自己怎么就没想着死人河边上那些个经历了长年累月的日晒雨淋和河水流淌而沉淀下来的河沙啊!

    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的,林安晴姐弟俩甚至都来不及朝着屋后浇地的林立交待太多,就一人背着一个背篓兴冲冲地朝着死人河的方向去了。

    好在临近黄昏,死人河那边又偏僻,姐弟俩一路上半个人都没碰着。

    到了死人河边,姐弟俩眼神打了个对照,皆是噗嗤一笑,然后飞快的拿了早早准备好了的镐头,开始挖河边上的沙子。

    细细的沙子的确是林安晴炒松子所需要的,但那些个沙子几乎都是湿的,林安晴和林小年也不敢挖的太多,两人合起来只挖了一背篓,便打道回府了。

    林小年和林安晴进了林家,天已经黑了。

    林立从屋后的地里头回来了,瞧着姐弟俩,他指手画脚的朝着林安晴姐弟俩比划着说他打算过几天去锄一下胡大婶家佃给自家的地了。

    林安晴闻言,只是笑着一一应了,并且告诉林立这些事情他自己决定了就好,但是不要逞能,若是做不了,要他们姐弟两个帮忙的话,一定得要开口才行。

    林立笑着点了点头,比划着说自己想要去看看胡大婶家的地。

    林安晴见着天色不算太晚,便随他去了。

    林立离开后,林安晴和林小年两人又开始捣鼓被他们背回来的那背篓河沙。

    林安晴让小年拿了一块用碎布头拼成的布放在地上,然后两人合着将河沙统统倒进布里头。

    见着河沙里的水浸过布,林小年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冲着林安晴傻乐:

    “阿姐,你没发现最近阿爹啥事情都愿意找咱们商量了。”

    “嗯?”林安晴的手拧着布,试图将河沙里的水挤得更少些,对于小年插科打诨的话,只含糊应了一声。

    偏巧小年也只是无心的开口,听了林安晴的应答,还以为她是感兴趣了,便开始吧嗒吧嗒说道:“以前阿爹都是自己将事情做了,得空了才会告诉咱们的。”

    手中拧布的动作戛然而止,林安晴忽然意识到一些被自己忽略的事情。

    初到林家的时候,林立对自己对小年似乎都并不是现在这种态度。,

    那时候林立虽然和现在一般只是个再普通不过的乡下汉子,但是在林安晴的眼中,在这个家中,他是有着说一不二的主导地位的,可是不过短短个把月的时间,林立却是犹如从骨子里头变了一般。

    不仅凡事都要和自己商量,而且更多的时候,他似乎更愿意听自己的意见。

    在现代的林安晴不管是在学生会还是在班里都有个不大不小的职位,由此她习惯了吩咐别人,也是因此对于林立对自己的听从,她没有觉着丝毫不适。

    眼下听得小年这么一念叨,林安晴忽然反应过来,林立对自己的态度似乎是恭敬过度了。

    饶是自己暂且改变了林家的生活状态,但是说到底自己是他林立的女儿,但虽是亲人,林安晴却并没有感觉到太多自己和林立之间亲人互动。

    甚至于林安晴忽然意识到就算是自己初到林家,林立对自己似乎也有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疏远,那种疏远并不像是不关心自己的死活,而更像是害怕。

    难道说…………

    林安晴的脑子里忽然间划过无数个狗血电视剧里头的情节,譬如将仇人的孩子养大,然后让孩子与自己的亲人刀剑相向……

    似乎又不太可能。

    狗血的戏码仅仅只是划过林安晴的脑袋瓜便被她飞快的否认了,若是林立对自己当真有所图,他是不会让他自己活得这样狼狈的。

    而且最为重要的一点,自己这哑巴阿爹除了不能说话,不能很好的表现自己心中的想法情绪,其他的都和桃花村里其他任何一个村夫没有人丝毫差别。

    再无心去猜测关于林立的种种,林安晴笑了小:“这样说起来,好像也是。”

    “嗯嗯。”林安晴回应小年的时间让小年等得太长,林小年此刻正和香肠腊肉玩的欢,听了林安晴的话也是含糊应了一句。

    林安晴见着小年和两只狗玩的欢快,嘴角噙起一抹浅浅的笑。

    家里头有关心自己的人,生活有盼头,这样的日子可真好啊。

    若是没有那个害自己挂念却消失无踪的人就更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