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桃花山下好种田 > 正文 第97章不知足的钱掌柜
    “钱掌柜?”听得如意酒楼的名头,林安晴的警惕少了几分,但脚步却还是往后退了几步,显然,对于眼前人的猜忌,林安晴丝毫未减。

    如意酒楼很大,里头的伙计很多,这林安晴是知晓的。

    但几次出入如意酒楼,林安晴觉着酒楼里头的人,饶是自己不认识全部,但八九都是面熟的。

    而眼前这个五大三粗的男人长得如此引人注目,自己绝没有理由会不记得他。

    “我才到酒楼不久,姑娘不认识我是正常的。”再一次看穿林安晴的心思,糙汉子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头,笑道:“我叫大茄,茄子的茄,是如意酒楼新招的厨子,这不我刚来几天,掌柜的见我将酒楼里头该熟悉的都熟悉的差不多了,差我出来寻您,说您是与我们酒楼常有往来来着。”

    “哦。”林安晴闻言,点点头,算是勉强信了对方的话。

    又或者,林安晴忽然想通了,眼前这个人到底是什么人,对于自己而言,并不那么重要。

    她林安晴不过是个什么都没有的乡下丫头,别人犯不着特意编个身份来欺骗自己。

    心中没了顾虑,林安晴终是有了几分好奇地看着大茄:“钱掌柜让你来找我,可是有什么事情么?”

    大茄闻言,脸上露出不好意思的神色来,他猛地拍了拍自己的脑门,道:“瞧我尽顾着说些没用的,是这样的。我常常听咱们酒楼的厨子提起姑娘您,又恰逢今儿个我们酒楼里头没什么食材了,钱掌柜便让我来街上碰碰运气,看能不能碰上姑娘你。我家掌柜的还说了,若是见着了姑娘你,不管姑娘你在卖什么东西,都一定要买光了。而且我家掌柜的说了,若是可能的话,他想请姑娘你……”

    大茄说着说着忽然顿住,他盯着林安晴,有些局促,似乎为自己这噼里啪啦一通自顾自的言辞。

    但林安晴不这么想。

    林安晴明白了。

    就连大茄没说完的话,林安晴都一并明白了。

    林安晴恍然大悟,敢情这钱掌柜的是还想要从自己这里得到些菜方子啊!

    虽说钱掌柜在自己最需要钱的时候,让自己狠狠地赚了一笔,但一次又一次的朝着自己讨要菜方子,林安晴对他却并没有以前的那诸多感激了。

    又或者,更为准确的说,钱掌柜正在用他的贪得无厌慢慢的消耗着林安晴对他的感激。

    虽说自己也爱钱,林安晴恨不能靠着自己那些个生财的法子一口吃成个大胖子,然后将林家那破败的屋子里里外外的修葺一番。

    但林安晴知道,万事都是急不得的。

    赚钱急不得,讨要菜方子也急不得,很多事情总得一步一步来,就拿她自己来说,虽说她穿越到了这么个地方,但她的心头却也有着那么一番志向,但眼前的生计尚且勉强维持,她根本不敢枉谈。

    而这钱掌柜的,显然不和林安晴一般,他想要扩张,想要赚钱,但是却又没有能够让他赚钱的新奇的菜方子,于是他将目光放在了林安晴的身上。

    林安晴叹了口气,头一回觉得人的贪婪还真是无穷无尽。

    一次两次,自己将菜方子卖给如意酒楼的钱掌柜,她不知道自己的那些个方子到底替酒楼挣了多少钱,揽了多少客人。

    但料想无论如何都该是不会太少的。

    那些方子虽然做法不同,但单个拎出来,该都是可以招揽好长一段时日的客人的。

    可即便如此,这钱掌柜的却不知足。

    林安晴觉着钱掌柜的似乎是将自己当做了一个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菜谱了,不然何以一次次的朝着自己讨要方子。

    “姑娘,姑娘?”大茄本来说得高兴,他原本以为邀请林安晴去如意酒楼该不是件难事,可瞧着林安晴慢慢皱眉,大茄心里头不禁泛起了嘀咕。

    不是说着姓林的姑娘性子忒好,什么事情都一定会答应的么?

    为啥他觉着这姑娘倒不是个好说话的呢!

    “啊?”林安晴回过神来,她敛了敛脸上不悦的神色,浅笑道:“刚才大茄哥的话我听明白了,钱掌柜的是想让我去酒楼一趟,顺便看看能不能帮着酒楼再想些新鲜的菜样式吧。”

    “对对对!”大茄喜出望外,迎着林安晴浅笑的面容,他忽然又觉得方才自己觉着的林安晴不是个好惹的主儿的那种想法是自己多虑了。

    林安晴起初是打算直接拒绝大茄的,可话到了喉头,林安晴忽然就改了主意。

    刚才大茄的话,她可是听得明明白白的,钱掌柜对人说了,无论自己卖的什么东西,都要买完的。

    左右自己拿了这么一背篓草菇卖不出去,何不顺着钱掌柜的心思将这些草菇统统带去如意酒楼。

    钱掌柜巴巴的想要利用自己,自己也大可以就势用下他如意酒楼的招牌吧。

    想到这里,林安晴原本怒火中烧的心可算是平静了些。

    她甚至觉得有些开心。

    若是自己用一个菜方子换来以后桃花镇上的人们对蘑菇这些菌类不再抱有排斥的心理。

    那么不管从哪里看来似乎都是自己赚了。

    打定了注意之后,林安晴连忙朝着大茄堆起了一张笑脸,道:“我这儿倒是真有些新鲜的食材,正想着给钱掌柜送去呢!”

    “就是姑娘这背篓里的吧?”大茄不知林安晴的心思,只想着回去可算是有了交代,便自告奋勇的接过了林安晴的背篓。

    将背篓背在身上的瞬间,大茄心底泛起一丝困顿:不说这姓林的姑娘回回朝着酒楼送的都是些鱼肉野物啥的吗,咋会这么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