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桃花山下好种田 > 正文 第72章我是不是给你添麻烦了
    林安晴颤抖着手去摸小年腿上骇人的淤青,却是听见小年倒吸了一口冷气。

    “阿姐,没事的,没事的,过几天就好了!”小年缩着脚,他不愿让自己的阿姐见着自己这副模样。

    “没事?”林安晴挑眉,轻轻地碰了碰小年的伤,她心疼于小年的懂事,却又被小年的故作坚强气得不轻。

    都这样了,还没事,还歇几天就能够好了!

    林安晴知道伤着腿可大可小,若当真只是皮外伤,或许真就像是小年说的,过个几天自己也都好了。

    可是……

    如果是伤着骨头了,那后果简直是不堪设想!

    “真没事。”小年咬着牙,只当林安晴的动作对自己没有丝毫影响,颤抖着故作轻松。

    “那你给我走走看!”原本林安晴还摸不准小年到底伤得重不重,可就在刚才瞧着小年脸上的肌肉因为腿上的伤不断的抽抽,几乎就已经断定小年的伤绝不轻了。

    “我……”小年闻言,脸都青了,他为难的看着林安晴,半晌都不知该怎么办。

    “走吧,咱们去药铺看看!”

    林安晴将背篓等家伙事拜托临近的人家看着,她本来有些担心别人会不乐意。可那户人家因为先前见着小年挨打却没有帮忙心怀内疚,而且一听着是福贵来取,居然十分乐意就答应了。

    紧接着林安晴便不由分说的将小年背了起来,往药铺的方向走了去。

    到了药铺,人大夫见着小年的腿伤,原本和煦的脸色登时就变了。

    老大夫一面替小年捡药,一面责怪林安晴身为小年的姐姐,居然不看好自家弟弟,让他受这么重的伤。

    老大夫还说若是小年拖个几天再来,他这腿别想要了。

    原本对自己的腿伤不以为意的小年,听了大夫的话,自是将头低得极低,根本不敢多看大夫和自家阿姐一眼,

    而林安晴则是一面对着大夫的吩咐连连点头应允,一面询问小年的伤势。

    大夫说小年这伤虽说大部分都伤在了皮外,但有了淤血,而且骨头也被伤了一些,还好来得及时,他可以先替小年正骨,再给开些活血化瘀的药帮着小年尽快将腿上治好。

    从药铺里拿了药,林安晴依照大夫的吩咐还是将小年背上。

    小年本来不愿,可一迎着林安晴不容置疑的眼神,登时就把拒绝的话吞进了肚子里。

    一路无言,林安晴几度想要开口询问关于小年说的关于魏家兄弟的话,可是感受到背上小人儿不安的呼吸之后,她终究是不愿在小年的伤疤上再撒一把盐。

    想着小年方才在药铺那副沮丧又委屈的模样,林安晴心疼的紧,她觉着自己的这小不点弟弟此刻心里头该是为了看病花的钱而自责到无以复加的。

    “阿姐,看我这腿花了多少钱?”

    小年到底是耐不住煎熬,方才在药铺里林安晴给钱的时候,他没在她身边可想着方才那老大夫故意将自己的伤势说得那么重,又给自己开了这么多药,该是费了许多钱的。

    一想到今儿好不容易挣着些钱,却要将那些钱给自己看腿,小年便无法自拔的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中。

    若是他早知道被打了之后要花这么多钱的话,他是宁可让魏家兄弟将自己身上的钱全部抢了,也不愿意花这么一大笔医药费的。

    “两百多。”

    “啊!”即便是早早地就猜到了自己这腿该是花了许多钱,可一听到两百多文钱的时候,小年还是傻眼了。

    两百多文钱,这表示——今儿他们姐弟两个的柿子白卖了。

    “不碍事的。”林安晴柔声安慰心疼文钱的小年:“钱没了咱再挣就行了,身体健健康康最重要。”

    “可是那是两百多文钱啊……”小年哀叹一声,虽然知道林安晴说得有理,但却怎么也说服不了自己。

    听着小年在自己背上不断地说着自责和道歉的话,林安晴的心一时芜杂混乱的紧。

    终于,她浅浅打断了小年的自责,道:“小年,比起买药用的钱,阿姐更心疼你。”

    “阿姐……”小年终于停止了自己那无止境的自责,他的喉头有些哽咽,半晌说不出其他的话来。

    林安晴担心小年还想不通,便接着道:“小年,钱没了,咱可以再挣,你刚才也说了两百文钱不过是今儿咱们的柿子白卖了,人没事就好。至于柿子,咱就当今儿压根没带柿子来卖不就成了?”

    “嗯。”小年无力地点了点头,他瘫在林安晴的背上,心口抽疼抽疼的:“阿姐,我是不是给你添麻烦了……”

    “傻小子!”听了小年的话,林安晴的心猛地被扯痛了。

    林小年这孩子实在是过于懂事了!懂事到令人心疼。

    “那阿姐……”小年不安地在林安晴的背上扭了扭。

    “咋了?”

    “咱们现在还剩下多少钱?”

    林安晴怔了怔,须臾之后浅笑道:“除去今儿花的,咱们还剩下五两银子。”

    “五两……”好容易释怀的小年,听了林安晴的话,情绪瞬间又降下去了。

    林安晴不再理会小年,她知道要改变小年那根深蒂固的吝啬性子不是一两天就能够办到的事情。

    反正日子还长,小年又还小,自己慢慢纠正他那股子小气的脾性就成了。

    姐弟两人坐了福贵叔的牛车回家,顺便还邀了福贵来自家吃饭。

    福贵却是以老家的事情还未处理完的由头拒绝了林安晴。

    虽说福贵不能来林家吃饭,但杜明烨却是雷打不动的来了。

    杜明烨来的时候,林安晴和林立正在生火做饭,他也不愿打扰林安晴,便拉了小年在一旁唠嗑。

    他原本是想要问问小年今儿果酱卖的如何的,可当杜明烨瞧见小年不时捂着腿皱眉的时候,到底还是起了疑。

    径自将小年的裤管扒开,见着小年淤青的小腿,杜明烨不觉皱紧了眉:“被打了?”

    小年咬着牙,没吭声。

    杜明烨见小年不吭声,也不恼,只接着问:“被谁打了,为啥被打了?”

    说话间,杜明烨甚至恶作剧般的用手在小年的伤处捏了捏。

    小年疼的青筋都爆出来了,他刚想要发火,可迎着杜明烨那双好似洞悉一切的眸子,愣是将满心的火气咽进了肚子。

    片刻之后,小年闷闷的应了声:“魏家兄弟。”

    杜明烨挑了挑眉,明白了:“那两兄弟要抢你的东西还是要抢你的钱,还是想要从你这里知道些什么?”

    “杜夫子,你咋知道?”小年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杜明烨。

    “猜的。”杜明烨淡淡一笑,右手不经意地在小年的腿上探寻。

    他得要看看小年这腿有没有伤到筋骨才行!

    魏家兄弟的事情,杜明烨是知晓一些的。

    据说那两兄弟的父母都在外头做活,一年到头也回不来几次,便将两兄弟交给自己的爹娘养着。

    可那魏家的老人年纪太大,连自己的吃食也不定有,自是没有太多的粮食给两兄弟。

    由此,这两兄弟平日里饿得急了,很是做了些偷鸡摸狗的事情。

    在桃花村,几乎没有人愿意正眼瞧那两兄弟一眼。

    可村子里的人到底算是淳朴的,虽说对魏家兄弟颇有微词,但念着两兄弟爹娘都不在身边,平日里也没少帮衬着他们。

    饶是如此,魏家兄弟还是经常在桃花村里欺负比他们小的孩子,并且以此来得到他们想要的诸如粮食之类的东西。

    这回想来那两兄弟该是瞧上了林小年。

    “我没让他们两个捡着了便宜!”小年咬着牙,带着一丝得意看着杜明烨。

    “哦?”

    “他们打我,我也还手了的。”

    “怎么还的?”

    杜明烨原本以为小年说的没让人两兄弟捡着便宜是自己的东西没丢,现在听小年这意思,似乎魏家兄弟也被小年给打了。

    可是……

    杜明烨细细地打量了一番小胳膊小腿还瘦不拉几的小年,不太相信小年有本事让魏家兄弟吃了亏。

    那两兄弟都是十二三岁,小年才五岁,怎么看吃亏的都是小年才对。

    “他们打我,我就咬他们,生生把他们咬出血来了的!”小年得意的扬了扬眉:“杜夫子,这事儿你别告诉我阿姐,若是阿姐知道了指不定得要骂我呢!”

    “她骂你做啥,你又没做错事情!”杜明烨闻言,不觉笑了。

    “我还没做错啊。”小年低声嘟囔:“阿姐以前最不喜我与别人争论了的。”

    “是么?”杜明烨闻言,饶有兴味的看着小年:“那我问你,今儿你家阿姐看着你受了伤之后有啥反应?”

    “还能有啥反应,心疼呗。”

    小年叹了口气,想起林安晴为自己看腿花的钱,肉痛得紧:“阿姐还带我去药铺抓了药,不过几副方子,足足花了两百多文呢!”

    杜明烨点了点头:“这不就对了。你家阿姐知道你被人打了之后最关心的是你的伤势,至于其他的,她问过了么?”

    “这倒是没问的。”小年先前的情绪忽的就降了下去,他怏怏地看着杜明烨,道:“阿姐是真的很关心我的。”

    “可不是嘛!”杜明烨揉了揉小年的发,心中为林安晴又这么个懂事的弟弟感到开心,却也突然泛起了一丝愁绪。

    终究,杜明烨沉了面孔,一本正经的看着小年:“小年,我问你个事情。”

    “啥?”

    林小年见着杜明烨突然变了脸色,不禁狐疑。

    “小年,你希望我和你家阿姐成亲么?”

    杜明烨深吸了一口气,很是酝酿了一会儿,才将这话说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