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桃花山下好种田 > 正文 第69章卖不出去的果酱
    林立终究不再朝着林安晴比划,他蹒跚着靠近林安晴,将她紧紧的抱在了自己的怀里。

    林安晴感受着哑巴阿爹的颤抖,眼眶瞬时也湿了。也许,自己这个不能说话的阿爹心里头也积攒着自己无法理解的情绪吧。

    许久之后,林安晴轻轻推开了林立,她胡乱抹了一把眼角的泪,冲着林立道:“阿爹,早些歇着吧。”

    说了话,林安晴几乎是将理林立推进了他和小年的卧房。

    将门关上后,林安晴没有看到林立倚靠在门后边,老泪纵横。

    夜已经深了,林安晴辗转反侧,始终无法入睡。

    林安晴索性坐了起来,她看着窗外隐约的月色,眸子里难得的泛起一丝柔和。

    或许在大元生存下去很难。

    或许她没有足够聪明的脑袋去探究诸如杜明烨这些村子里的人的心事。

    甚至于林安晴觉得自己连小年和林立的心思都不能完全体会。

    但即便如此,她还是想要好好的在这里活下去。

    既然上天让自己来到这里,那么老天爷想必已经将一切都做了最好的安排了吧!

    林安晴几乎自欺欺人的猜测,若是老天爷让自己在大元的日子过得顺风顺水就好了。

    自嘲的笑了笑心底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林安晴轻轻地吁了一口气,再度躺倒。

    这些日子以来,她当真是将自己的那根弦崩得太紧了,她也的确需要好好休息一会儿了,只有休息够了,她才有足够的精力去想接下来自己到底该怎么做。

    之后的几天,除了悉心照料被自己‘种’在地窖里的蘑菇。

    林安晴的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了准备下一次赶集上。

    柿子树上黄澄澄的柿子大多都被林安晴摘了下来和着一两颗苹果用瓦罐闷着。

    ‘死人河’里头的鱼,她也利用晚上的时间和小年他们去捕了许多。

    至于屋后的林子,这些日子经过一家三口没日没夜的开垦,几乎已经开垦完了。

    当然,从林子外边看来,几乎和以前没有什么区别。

    这些天,林安晴一面往屋后林子里的地浇水、撒石膏、黑矾,一面计划着该是要加快给林子做个围墙的进度了。

    毕竟,眼下虽然从外边看不出林子里的乾坤,但林安晴总担心若是被有心人闯进来,会白白费了这些日子一家三口的心血。

    终于到了赶集的日子。

    这一天,林安晴和小年早早地起了。

    他们姐弟两个为了今儿这集着实准备了许久。

    林立帮着姐弟俩将两桶鱼从屋子里搬出来,林安晴便拿了早早用木桶装着的果酱,和用瓦罐装着的柿子。

    三人将东西悉数搬到门口的时候,福贵也骑着牛车笑吟吟地到了。

    福贵朝着林安晴打了声招呼,瞧见这回赶集,林家姐弟又拿了一堆东西,不由笑道:“林家丫头,越发本事了啊!”

    林安晴闻言,连连摆手道:“福贵叔,瞧你说的!这回拿去镇上的都是自己做的东西,都不知道能不能卖得出去呢!”

    “自己做的?”福贵挑眉,正帮着林安晴搬东西的动作不由得滞了滞。

    他的目光落在自己正在搬的装了大半桶的果酱上,联想起昨儿杜明烨特意交代自己一定要替林安晴拉到镇上的土杯子,心下顿时就明朗了起来。

    将木桶搬到牛车上,福贵拿芭蕉叶盖了,忍不住好奇:“丫头,这就是杜夫子说的果酱了吧!”

    “福贵叔,你都知道啦!”

    林安晴听了福贵的话,瞬时明白了杜明烨该是将自己做果酱的事情说与他了,也就不藏着掖着了,笑道:“这不,桃花山上的桃树不都让杜夫子给伐了嘛,我瞅着那果子烂在地上可惜了,便想着能不能拿来做点吃的,没曾想啊……”

    “你这丫头,总是能够想着法子将东西变得美味起来!”没等林安晴说完,福贵已经笑盈盈的帮着姐弟俩搬完了最后一桶子鱼。

    林安晴将小年推上牛车,听着福贵的夸奖,忽然就想起了几日前的事情:“福贵叔,您还说呢!上回赶集让你来家里吃饭,小年去找了你半天,都没找着人。我前儿做了果酱,也是想着拿些给你尝尝味儿,没曾想去你家又没找着人……”

    “对啊,福贵叔,这几天你都去哪儿了!”林小年坐在林安晴身边,听着林安晴说话,忍不住连连点头:“叔,你都不知道这几天,我找了你多少回。”

    “找我?”坐在前头赶牛的福贵的身子僵了僵,须臾之后大笑道:“丫头,你费心了,我前儿得了消息,说老家出了点事情,这不,我就趁着没逢场的时候去了老家一趟。”

    “老家?”林安晴低声重复着福贵的话。

    她恍惚抬头望向福贵的背影,心中充满了困顿。

    若是她没有记错的话,福贵当初是逃到桃花村的。

    福贵连自己姓甚名谁都不知道,这突然的,是从哪儿冒出来个出了事的老家来了?

    林安晴张了张嘴,准备问个明白,却是听见福贵扯了嗓子,唱起了林安晴压根听不懂的民谣。

    忽的,林安晴明白了也许福贵并不想让自己知晓太多关于他的事情。

    于是,满心疑惑的林安晴,只得硬生生的将困顿都压在心里头。

    这回桃花村赶集的人只有林家姐弟两人。

    由此也没多久,牛车晃晃悠悠就到了桃花镇上。

    林安晴仍旧打算将东西都摆在之前的那个摊位上。

    福贵帮着林家姐弟将东西都搬了下来,吩咐了两人要小心之后便拉着牛儿慢吞吞地离开了。

    “阿姐,我咋觉得福贵叔今儿怎么这么不对劲呢?”小年痴痴地看着福贵牵着牛离开的背影,忍不住皱紧了眉头。

    原来单纯如小年,也都看出了福贵今日的古怪么?

    林安晴摇了摇头,收回看向福贵叔的目光,转而朝着小年露出嗔怪的笑。

    “哪里不对劲了!”林安晴猛敲了一下小年的头,笑道:“还不赶紧将东西都摆出来,你看看人都已经开张了!”

    “好嘛。”小年闷闷地应了一声,转而将装了鱼的桶子上的芭蕉叶拿开。

    顺便又将那芭蕉叶放在地上,再将柿子统统码放在芭蕉叶上。

    至于果酱,林安晴担心不好卖,并没有掀开木桶上边的芋叶。

    她只是舀了一勺子果酱放在土杯子里,计划着待会儿等有人来买鱼的时候,顺便推销一下果酱。

    一炷香的功夫过去了,有好些赶早集的认识林安晴姐弟,也知道她的东西味道好,几乎都从林安晴的摊上买了些东西走。

    柿子和鱼卖的一如既往的好,林安晴很是开心,可是当姐弟两个瞧着一旁原封不动的果酱的时候,心情一下子便跌落到了谷底。

    那些个前来摊子前询价的人,几乎都是冲着鱼和柿子来的。

    林安晴本想趁着小年拿鱼和柿子给客人的时候,自己顺带着推销一番果酱,不想,那些个买东西的人,或是还没等自己开口就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或是听说这果酱是用毛桃做的之后便连连拒绝了。

    任由林安晴说可以先尝后买,也根本没人愿意尝一下她做的果酱。

    至于果酱的价儿,几乎是问都没有人问的。

    难道果酱当真就卖不掉了么?

    一想到果酱卖不出去,桃花山上那些桃子都要生生沤烂,林安晴便觉得头痛不已。

    眼下又有一人来摊子上买鱼,林安晴让小年给人捉鱼,自己则连忙拿了木勺舀了一勺果酱,等着那人提着鱼之后,笑眯眯的冲着那人笑。

    “大哥,要不要尝尝我家特制的酱?”

    “酱?”买鱼的男人闻言,有些好奇的看向勺子里的果酱,瞧着果酱晶莹剔透的模样,倒是真有些动了心:“这是啥酱?”

    “啥酱我先不说,大哥你先尝尝味道如何?”

    林安晴觉得有戏,一想到先前几个客人都是听了是桃子做的酱之后便逃也似的离开之后,决定暂时不说是桃子做的。

    “不说?”那买主听了林安晴的话,眉毛挑得老高,将信将疑的用手指沾了一点果酱,极为谨慎的将果酱放进嘴里。

    “咋样,大哥是不是味道还不错?”林安晴见着终于有买主愿意尝自己做的果酱,心里头的石头落了地。

    她满心期待地看着那买主,见买主的表情该是十分喜欢果酱的味道的。

    但林安晴不敢大意,毕竟早前那些个连看都不愿意多看一眼果酱的买主都是在听说果酱是由桃子做的之后,撒腿就跑了的。

    林安晴在心里头琢磨着一会儿自己该怎么说服眼前这位买主买下自己的果酱。

    “味道……倒是还不错。”买主点了点头,仔细咂摸了下方才的味道,皱着眉缓缓道:“只是丫头,你这酱是做啥用的?单吃会是觉着腻,但拿来做菜吃似乎也不太……”

    买家说着说着顿住了,就在刚才思索果酱用途的当口儿,他终于对果酱完全没了兴趣。

    买家朝着林安晴摆了摆手,将手中的鱼朝着林安晴晃了晃,笑道:“丫头,这鱼我就买了,至于你这酱嘛,我实在是不知道它能做啥用,还是不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