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桃花山下好种田 > 正文 第51章哪壶不开提哪壶
    “还是先去找蘑菇吧?”林安晴没有回答小年的话,只招呼着小年去找蘑菇。

    她的心里实在是有太多的顾虑和担心,若是将柿子移栽回去没有成活,那就意味着他们失去了柿子的这条财路。

    现在的林安晴连一文钱都恨不能掰成两文钱用,自然是没有如此豪赌的勇气!

    近来桃花村依旧没怎么下雨,好在梧桐山里头气候湿润,不过几天时间,竟又生出了许多蘑菇。

    林安晴一面捡着蘑菇,一面也在看着周遭有没有可吃的野菜,小年那般小,林立的身子骨有那般弱,老是吃蘑菇算个什么劲儿。

    意外的,林安晴居然在林子里找到了辣椒。

    一个时辰过去了,另一个背篓里也被林安晴和小年装满了野菜和蘑菇。

    眼见得天色还早,林安晴琢磨着他们姐弟俩现在回去怕是会遇着村子里的人,两人商量一阵,决定去梧桐山里头那个茅屋里头先吃点东西等天色暗了再回家。

    在茅草屋里简单的生了火,热了吃食,姐弟俩吃得不亦乐乎。

    一面吃,林安晴一面在心头腹测,这杜明烨做的东西明明挺好吃的,干嘛非得要跑到自家来吃饭啊?

    不过虽说有疑问,但林安晴也并不打算去质问杜明烨。

    反正杜明烨在自家吃饭是给钱的,而且给的还不少。

    她不是个傻的,如此划算的买卖,饶是不明白杜明烨到底为何要这样,但送上来的钱,她自然是要收的!

    吃饱喝足之后,林安晴让小年在屋子里休息,自己则去午后的竹林里头逛逛。

    虽说林安晴知道春笋和冬笋味道最好,可上一次来这儿的时候,林安晴瞧着有些竹子底下已经冒出了笋尖。

    她琢磨着或许有竹笋已经生出来了也不一定。

    就如同林安晴所猜测的那样,只一会儿功夫,真让林安晴在竹林里头找到了十来个笋子。

    对于长期只吃野菜的林安晴而言,竹笋对她而言,无异于是天赐的美味。

    兴高采烈的将笋子来到茅草屋,林安晴还没来得及朝着小年分享自己的喜悦,瞧着茅草屋半开的门,她忽的就楞在了原地。

    手中的竹笋撒了一地。

    恍恍惚惚地推开门,屋子里丝毫没有小年的痕迹。

    林安晴慌了,梧桐山算是个危险的林子,据说还有野兽的痕迹,因此以为小年失踪了的林安晴不敢大叫。

    她只能一遍又一遍地以茅草屋为中心不断的寻找小年的踪迹。

    可半个时辰过去了,林安晴的搜寻范围已经扩大到了一里地,仍旧没有找到小年的踪迹。

    心中的不安越发躁动,林安晴眼泪都快要急出来了。

    她不敢想象若是小年丢了自己会怎样,也不敢想象,若是丢了小年,自己该怎么样朝着自己那哑巴阿爹交代。

    好不容易才得到了家人的关爱,难道老天爷就当真见不得自己好,这么快就要收回自己好不容易才得来的幸福了么?

    想到这里,林安晴不禁颓然的瘫倒在地,她仿佛在突然之间被抽去了灵魂一般。

    泪水从眼眶中滑下,然而,林安晴却感觉不到了,一切都感觉不到了……

    原本心心念念的挣钱修葺屋子,现在在她的眼里就像海市蜃楼一般缥缈,自己之所以那般努力的想要挣钱,不就是为了能够让林家过上好日子么?

    可是而今若是小年不在了,自己的努力还有什么意义?

    “阿姐,你在做什么?”小年的手中捧着刚掏下的鸟窝,本想告诉林安晴自己找到了好多鸟蛋。

    可他刚回来却是瞧见林安晴跪倒在地。

    林小年心中一慌,连忙将手中的鸟窝放在地上,他焦急的跑向林安晴,眼泪彪了下来。

    小年一把抱住林安晴,焦急地问:“阿姐,你这是怎么了?”

    “小年?”如梦初醒,林安晴懵懵懂懂的抬头,瞧着小年,下意识的就回抱住了小年。

    将小年紧紧的拥入怀中,林安晴又哭又笑:“小年,你去了哪里,你不知道阿姐很担心么!”

    小年是个极其聪慧的孩子,听了林安晴的话,很快的就明白了林安晴的话。

    小年宛若一个小大人似的轻轻地抚着林安晴的背,柔声安慰:“阿姐,我这不没事嘛,还有你看……”

    说话间,小年领着林安晴去到自己掏的鸟窝前边:“阿姐,你看我掏的!”

    “鸟蛋?”林安晴挑眉,瞧着鸟蛋,着实是震惊了。

    她今儿去镇上还真有想要买些鸡蛋给小年和林立补补身子的念头,可一想到鸡蛋贵,而且也不禁吃,也就作罢了。

    原本想着以后看杜明烨能不能逮着野母鸡,自己买下让一家三口吃些野鸡蛋。

    没曾想小年居然连鸟蛋也掏着了!

    “不止一个鸟窝哦!”小年得意洋洋的冲着林安晴笑了:“我足足掏了三个窝呢,里头总共有十二个呢!”

    “好啦,知道我家小年最棒了!”林安晴揉了揉小年的头发。

    转而严肃的看着小年:“不过小年,以后还是少掏鸟窝了。”

    虽说鸟蛋很补,但林安晴知道一般鸟蛋都是受过精的,等鸟儿孵得差不多了就能够孵出小鸟来了。

    林安晴没有太多的圣母心,却还是觉得为了口腹之欲,害得母鸟丢了孩子有些过于残忍了。

    和小年在梧桐山里头待到酉时,林安晴去捡了放下的捕兽夹。

    一只夹子扑空,一只夹了只兔子,林安晴翻开野兔肚皮一看,居然又是只母的。

    看来老天爷都不愿让自己吃兔子肉啊。

    将兔子的拿给小年,林安晴领着小年回家去了。

    梧桐山到桃花村得有一个时辰的脚程,等他们姐弟两个回去村里的时候,基本上家家户户都在准备晚饭了,也没人会关心他们去了什么地方。

    回到家中,果然就如同林安晴所预计的那样,杜明烨已经来到了家里头,

    见着林安晴,杜明烨故作不悦:“林姑娘可让我好等。”

    林安晴自知自己理亏,便赔笑着让杜明烨先坐,又让小年去请福贵叔,自己则连忙生火做饭。

    林立本来是想要来帮忙的,但林安晴怕着杜明烨等得无聊,又给自己做出什么事情来,便笑嘻嘻地让林立陪着杜明烨聊天。

    今儿在镇上林安晴买了大骨和猪下水。

    原本林安晴觉着猪下水林立未必会洗,所以便只央了哑巴阿爹洗大骨和鱼,没曾想,林安晴去地窖一看,林立竟然将两副猪下水都已经洗出来了。

    林安晴拿到鼻子面前嗅了嗅味道,止不住点头心道:林立可真是个有本事的,只瞧见自己洗了一回下水,就知道该怎么弄了。

    要知道当初林安晴洗大肠这些东西的时候可没少花心思呢!

    而且林立不仅将林安晴需要的东西都洗的干干净净,还都已经切好了。

    许是吃了林安晴这些日子做的菜,那些个菜的切法都是按照林安晴以前做菜的切法来的。

    大肠切段,心肺切薄片,大骨敲断,鱼肉也是切成了薄薄的一片。

    林安晴烧开了水,决定先将心肺用上次剩下的卤水先卤了。

    当林安晴用筷子捡起薄薄的心肺的时候,又是一阵由衷的感慨:都是同一把刀切出来的东西,咋个林立切得就这么均匀呢!

    这刀工放在现代比起那些个专业的厨师也是丝毫都不会逊色了!

    做好卤心肺,林安晴又将大骨剔了肉,然后将骨头合着蘑菇煮了一锅大骨汤。

    至于肥肠和鱼,林安晴则做了干锅和醋鱼。

    她琢磨着老是麻辣的口味,杜明烨也该是吃辣了,是时候换换口味了。

    从大骨上剔下来的肉,林安晴则用泡好了的竹笋炒了。

    说起来,这还是林安晴来到大元,头一回在自己家里头吃着炒肉呢!

    等林安晴做好这一切之后,福贵已经来了许久,而按照杜明烨的话来说,他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林安晴没好气的白了眼杜明烨,嘟囔一句:“你那么饿,咋不来帮忙啊?”

    话一出口,林安晴就后悔了。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中饭杜明烨几乎是将自己的家底都给掏空了,若是让他帮忙,指不定他能将今儿自己和小年找回来的野菜全都给霍霍了呢!

    因为见识过大元饮食的贫瘠之后,林安晴对自己那半罐子的厨艺很有自信。

    原本她觉得今晚的饭菜一定会让杜明烨和福贵叔赞不绝口的。

    但她失算了。

    福贵还是一如既往地赏脸,不住的夸赞好吃。

    但杜明烨挑起醋鱼,稍稍尝了一口,眉头皱的老高:“这鱼似乎缺点味道?”

    “啊?”林安晴愣住。

    醋鱼她的确是没有放糖的,毕竟自己家里到底比不过人家酒楼。

    虽说今儿她已经花了大价钱买了许多调料,但糖她却是无论如何都舍不得买的。

    要说这大元像明朝吧,也确实蛮像的,毕竟物价风土人情啥的都和明朝差不多。

    但偏偏关于糖这东西却实在是让林安晴联想不到任何一个她所知道的朝代。

    早前虽然狠过心买过糖,但是那东西太贵了,细细算下来,一斤居然比肉还贵!

    比肉还贵的东西当做佐料,林安晴无论如何是舍不得。

    “好像是糖味?”杜明烨眉头渐渐舒展开来:“家里没糖么?”

    “这还……真没。”

    林安晴点了点头,面上不动声色,但心里却对杜明烨刮目相看。

    按理杜明烨该是没吃过醋鱼才是啊,他咋知道自己做的东西就差了一味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