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桃花山下好种田 > 正文 第49章歪理连篇
    “哎,公子,话可不能乱说啊!”

    买卤肉的摊贩听了男人的话,有些发慌:“公子,整个桃花镇上就数我家卤肉味道最好,价格还最公道,您咋说贵了呢!”

    “老板,你觉得自己的肉卖的不贵么?”男人挑了挑眉,一副要好生说道的模样。

    林安晴见那男人的姿势,知道自己今儿是碰着个爱找事的了,料想这人已经摆好了架势,自己一时半儿也走不掉,索性就站在一旁看着男人和卖肉的争执。

    她倒是好奇,这两人能不能将几斤猪头肉争执出一朵花儿来!

    小年扯住林安晴的衣角,眼神里满是不安。

    林小年不比林安晴,打小他就没见过啥世面,就连桃花镇,也不过才来过几回。

    而且依照林立那股子小心谨慎的教法,他长这么大,连和人大声说话都不曾有过。

    林安晴觉察出小年的异样,不动声色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不必担心。

    小年点了点头,算是明白了林安晴的意思,只是还是下意识的朝着林安晴的身后躲了躲。

    ”哪里贵了?”

    卖卤肉的知道今儿自己是遇见刺头了,言语中也没了先前对待男人那股子客气劲儿了。

    “我且问你,你这猪头肉成本是多少钱一斤?”男人微笑,显然对卖卤肉的摊贩的反应很满意。

    “我这卤肉卖的又不仅仅只是猪头肉的成本!”卖卤肉的不乐意了。

    瞧这男人的模样,是打算在成本上做文章了,林安晴的脸上扬起一丝浅浅的笑,虽说猪头肉成本价极低,但是但凡知道卤菜的,也该知晓人卖卤肉卖的就不该只是成本了。

    林安晴而瞥了眼面带得意的男人,心说这人枉费穿得如此奢华,怎地说出这般没有常识的话来!

    “既然你说不出来,那么我说说猪头肉的成本吧!”

    男人脸上的笑意更浓:“我刚去问了,肉铺里的猪头一整个也不过二十文钱,老板,你这五斤猪头肉未免有点太黑了吧?”

    “我这猪头肉不仅仅……”

    卖卤肉的显然没料到男人居然去问过了肉铺子猪头的价格,一时语塞,老半天才想着要反驳,可是他的话还没说完,便被男人打断了。

    “你一定想说这卤肉你卖的不仅仅是猪头肉,还有卤料以及你做卤菜耗的时辰吧?”

    “可不是嘛,公子,你可算是讲点理了!”

    卖卤肉的头一回见着这么计较的,是真的急了,听着男人的话,也没多想对方是给自己台阶还是给自己挖了个坑,慌忙就顺着他的话给往下走了。

    林安晴见状,知晓卖卤肉的是上了那男人的当了,于是她只得在心里默默地期待自己已经付过钱的猪头肉给千万别给人抢走了才是。

    “我曾经见过别人做卤菜,也知道一大锅子卤菜用的卤料也不过只花得了十多文钱,至于你这耗费的时辰,咱们就按照平日里最常见的小工算,做个卤菜花五个时辰,二十文工钱也就差不多了。”

    “公子,账不是这样算的!”卖卤肉的听了男人的话几乎是要哭出来了。

    “老板,你等等,我话还没说完呢!”

    男人似乎很乐意瞧见人老板那欲哭无泪的表情,接着开口道:“这样算起来的话,你做一整个猪头的价格算起来大约需要六十文钱,这还是我给你多算了的。并且这里头可没算上你老板你将就用卤猪头肉的那卤水卤的其他菜。”

    男人顿了顿,饶有兴味地看着卖卤肉的摊贩:“而且我听说你们卖卤菜的用的卤水似乎都是重复利用的?如此,那卤料的钱似乎也可以不用算在里头了?”

    “公子你到底想说什么啊!”卖卤肉的已经确信男人就是个来找茬的了。

    可惜那男人说的话句句都是歪理,他虽然想要将男人赶走,可这里还有林安晴这么个买主,他实在是拉不下脸。

    “你这猪头肉卖我三文钱一斤。”男人微笑,很是得意的看着卖卤肉的摊贩。

    “三文?”卖卤肉的瞪大了眼睛,连忙摇头:“爷,三文钱我连成本都不够啊!而且这肉已经让这位姑娘买走了的。”

    卖卤肉的说罢,求救似的朝着林安晴看了过来。

    林安晴早就见不惯这男人如此抠门的模样,只是可惜一直没机会开口,眼下见着人老板已经开口求助了,她自然是不会置之不理。

    林安晴冲着男人报以歉意的笑:“不好意思,这位公子,这些猪头肉我确实已经买过了的。”

    “听了我刚刚的话,你还想要买这么贵的肉么?”男人不可置信的看着林安晴,犹如看待一个明知道吃亏还巴巴凑上去的傻子。

    “公子刚才说的话有理也没理。”林安晴依旧只是浅笑:“这天下间的熟食若都按照公子先前的算法,只怕根本就没有赚头可言了。”

    “哦?”男人挑眉,似乎在等待林安晴接下来的说法。

    “就好比离这儿最近的如意酒楼吧,随随便便一盘菜少说也得十文钱,依照公子的说法,它的成本可能不过两文钱,但是人酒楼有那么大块场子,加上人工运营以及各种招牌费用,总体算下来十文钱倒是真不能算是贵的!”

    “你……”男人听了林安晴的话很滞楞了一会儿,半晌他才问了句:“如此,你就愿意买这么贵的猪头肉么?”

    “就算我还想要,那么公子会让给我么?”林安晴算是看出来了,这男人说了这么一大堆就是摆明了冲着自己买的猪头肉去的。

    若是自己坚持还要猪头肉的话,虽然一定会得偿所愿,但却无疑会让人卖卤肉的老板为难,思前想后,林安晴淡淡笑开:

    “君子不夺人所好,既然公子要这猪头肉,我便将猪头肉让给你好了,我买点其他的就好了。”

    林安晴浅笑着摇了摇头,先前趁着男人和卖卤肉的争执的时候,她顺便瞧了眼人家摊上的其他卤菜,诸如猪耳朵、卤鸡、卤鸭什么的。

    “哈,老板,你可听好了,是这位姑娘不要的,如此你就将猪头肉卖给我吧!”

    男人听了林安晴的话,很是开心,他兴冲冲地看着人老板道:“这五斤猪头肉,我给你二十文如何?”

    “罢了罢了,你拿走吧!”卖卤肉的摊贩一心只想赶紧让这个在自己摊位前耍嘴皮子的男人赶紧走人,也没心思去给他计较那五文钱。

    男人给了钱,兴冲冲地走了。

    林安晴没了猪头肉,只得又买了一只卤鸭和一些卤鸡胗鸡翅啥的。

    原本这些东西人老板该是要收林安晴三十文钱的,可老板瞧着林安晴方才帮了自己说话,说什么也不愿多收,仍只收了方才猪头肉的钱。

    虽说比预计的要便宜了许多,可一顿午饭二十五文钱,也是让林安晴很是肉痛了许久。

    念着杜明烨说要让自己买肉,林安晴买了卤菜之后又咬咬牙,花了二十文钱去肉铺买了猪大骨和下水。

    在大元,这些东西平日里该是没什么人吃的,林安晴做梦都没想到二十文钱居然能够买到两副猪下水,和一副猪大骨。

    只是猪肉,现在的林安晴到底还是舍不得买的。

    一斤猪肉八文钱,比自己的鱼肉可贵太多了!

    将该买的东西买够了,林安晴手里头剩下的钱只有五两又四百五十五文钱了。

    “姐,这肉买贵了!”回去的路上,小年哀怨地看着背着木桶,手里还拿着几斤卤肉的林安晴,皱起了眉头。

    “啊?”林安晴将买的东西都放进了桶子里,有些重,听了小年的话,索性将手中的卤肉递给了小年:“来,帮阿姐拿着,这桶子可真是重!”

    “猪大骨买来做啥?”小年撅起了嘴:“又没多少肉,而且我觉得刚才那位公子说得挺有理的,卤菜确实要不了那么多钱的!”

    刚才那男人说话的时候,小年虽然没吭声,但是内心深处却是显然已经被对方说动了的。

    “啥?”

    林安晴愣了愣,半晌反应过来,小年该是被那人给说通了,她摇了摇头:“小年,人各有志,或许刚才那位公子说得有些道理,可是你也得要想想那老板卖卤菜到底要不要赚钱啊?就好比咱们卖鱼吧,若是有人按刚才那公子的那套说法对付咱们,你觉得咱们的鱼还卖的上价么?”

    “可是……”小年哽住,他眨了眨眼睛,若有所思。

    “按那公子的说法,咱们的鱼可是什么成本都不需要的,可若是让咱们白送鱼给别人,小年你愿意吗?那公子的说法不过是为了让自己获益罢了!”林安晴乘胜追击。

    “自然是……不愿意的!”小年嘟起了嘴,豁然开朗了!

    “可不就是么?”林安晴笑了:“那公子只站在自己的立场说人家不需要什么成本,对于别人背后所付出的努力视若无物,小年你信不信若是那公子自己卖卤菜,指不定得将价格定得多高呢!”

    “嗯,这个我信!”

    小年闻言,使劲的点了点头,小小的脸上扬起一丝淡淡的粉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