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桃花山下好种田 > 正文 第48章风姿绰约的公子哥
    林安晴依照水煮肉片的法子做了水煮鱼儿。

    钱掌柜尝了味道,止不住称赞:“这和肉片虽然做法相似,但味道却是大不相同的,比起肉片,我倒是更喜欢吃这水煮鱼。”

    林安晴闻言,浅浅笑了,每个人的喜好不同,对猪肉对鱼肉各有偏好是很正常的事情。

    只是,若老是水煮过去水煮过来,难免会让人心生厌烦。水煮的东西虽说好吃爽口,但却并不是所有人都喜好吃的,而且再好吃的东西吃得多了,总会腻味的。

    果然,林安晴还没来得及担心开来,钱掌柜已经将自己的担心表现了出来。

    “若只是水煮的话,我担心……”

    钱掌柜拖长了尾音,一面说着话,一面小心的看着林安晴的反应。

    林安晴对他而言,相当于是个福星,他虽然想从林安晴这里得到方子,却也害怕若是自己一个言语不当惹恼了林安晴。

    到时候林安晴若是跑到别的酒楼帮着别家对付自己,那对于如意酒楼而言,就得不偿失了。

    “我倒是会做一道醋鱼的。”

    林安晴闻言,微笑,她本想说自己会做西湖醋鱼,可一想这时候不定有没有西湖呢,也就没将西湖二字说出来了。

    “醋鱼?”钱掌柜皱起了眉头:“岂不是很酸?”

    “待会儿掌柜的尝尝就知道酸不酸了!”

    说话间林安晴已经挑了条鲢鱼,并且利落的杀了鱼。

    林安晴心中暗暗说了声,可惜自己的鱼儿都是些草鱼鲢鱼,没桂鱼,若是桂鱼的话,味道会比这些鱼儿要好许多。

    在鱼儿身上斜切了几刀后,林安晴将准备好的调料抹在了鱼的身上,又在鱼肚子里放上了一些葱。

    之后,她一面将鱼放在锅里头蒸,一面另起了个锅子,倒了油,再将备好的其他调料用热水泡了之后直接下了锅子,瞧着鱼儿蒸得差不多了,林安晴连忙将炒好的酱汁淋在了鱼儿身上。

    钱掌柜瞧着林安晴做的时候,早已经垂涎,此刻闻着那股子酸酸甜甜的味道,也顾不得烫和鱼刺,连忙拿了筷子夹了一口,塞进了嘴里。

    “林姑娘,这醋鱼可真好吃!”钱掌柜嘴里包着鱼肉,忍不住夸赞。

    “还有呢!”林安晴微笑着瞧着钱掌柜那狼吞虎咽的模样,对于接下来的清蒸鱼更有信心了。

    因为之前在林家已经做过,此番清蒸鱼做起来也算是得心应手。

    至于野物,林安晴并不打算教人厨子怎么做,她觉得这种野物,人大元的厨子的手段比自己这个在现代压根没吃过野物的人要厉害多了。

    而且带来的野物也不多,镇上爱吃野物的人不少,林安晴也不担心钱掌柜的野物卖不出去。

    清蒸鱼做好,林安晴见厨子也学得差不多了,她从钱掌柜那儿拿了卖鱼的三百七十文钱和菜方子和野物得来的三两银子之后便准备告辞。

    钱掌柜本想让林安晴再卖他几个方子,可是林安晴却是无论如何都不愿了。

    此番来的路上,林安晴便已经想好了,上次卖给钱掌柜的菜方子过于便宜了。

    而人都是很贪心的,若是自己一次性卖了太多方子给钱掌柜的,指不定以后他觉得不再需要自己的菜方子之后,就不买自己的东西了。

    这次卖了三个做鱼的方子,上次也卖了三个做肉的方子,虽说不多,却足够钱掌柜的酒楼红火好一阵了。

    若是一直吃一样东西是很容易吃腻味的,六个方子虽说不至于让如意酒楼的客人吃腻味,但却也是维持不了多久的。

    等到那时,自己倒是可以将心里头的方子再卖上一个好价钱。

    林安晴知道自己如此算计未免有些心思深沉了,可这段日子一来,体会到挣钱的艰辛之后,她觉得自己的这种想法并没有什么错。

    从酒楼出来,告别了福贵叔后,林安晴带着小年在街上寻了个位置将剩下的那桶子鱼摆好。

    因为之前林安晴已经来镇上卖了鱼,有上回买过的人瞧见林安晴又拿了鱼儿来卖,便上前去买了。

    至于价格,林安晴算做六文钱一斤,比起卖给钱掌柜的要稍稍贵些。

    林安晴琢磨过了,卖给酒楼便宜些,可以让酒楼以后也在自己这里买,如此一来,免得被外头卖鱼的抢了生意。

    而自己在街上散卖的价格虽然比上次稍稍贵了些,但是鱼儿味道鲜美,而且仔细算下来一条两斤重的鱼儿也不过十二文钱,好多人因着鱼儿好吃,还是愿意掏钱来买的。

    一会儿功夫,两姐弟已经卖了十多条。

    “阿姐,咱们就快要卖完了!”小年瞧着桶子里剩下的鱼儿,很是兴奋。

    林安晴却丝毫没有像小年那般乐观。

    此刻,街上的人比之先前已经少了许多,也就是说早起来赶集的人基本上都已经回家了。

    眼下还剩下了这么多鱼,价格又比上次高,桃花镇上的有钱人虽比桃花村要多少许多,但要天天都能够吃上鱼的却并不怎么多。

    林安晴看着桶子里的鱼犯了愁,这么多鱼,她还真是拿不准能不能够卖完。

    过了许久,买鱼的人渐渐少了起来。

    林安晴心下一横,吆喝了起来,说是吆喝,不过是念着她打小就听相声小品里唱过的《报菜名》罢了。

    “蒸羊羔。蒸熊掌……”

    林安晴一开嗓子,就引起了一些路人的注意。

    许是没人见过如此快速说话的人,一些路人好奇的凑近林安晴的摊子前,想要听个仔细。

    仔细一听,发现林安晴说得居然都是些菜,有好奇的便忍不住问林安晴知道那些菜该怎么做不。

    林安晴闻言,微微一笑,说:“那些个菜我倒是真有些不会的,不过啊,这鱼我可是知道不少做法!”

    那些看客闻言,很是好奇,连忙询问林安晴该怎么做。

    林安晴见人来了兴致,便笑着说,你得买才能够告诉你该怎么做啊!

    好奇的人听了觉着林安晴有意思,也当真有几个问价的,听着鱼儿价格不贵,也就顺手称了。

    由此,林安晴一面卖鱼,一面教着别人怎么做鱼,不多时就将鱼儿得只剩下了最后两条了。

    有人先前没买着的,见还有鱼儿,便想要买了,林安晴却是不愿意卖了。

    她没有忘记上次教自己该怎么卖东西的大山。

    林安晴上次答应过等下回赶集的时候,要给大山留下两条,虽然不确定他这回有没有来镇上,但她觉得自己不能失信于人。

    拉着小年在街上寻了一圈,还真让林安晴给找着了正准备收拾东西准备回家的大山。

    大山不愿意要林安晴的鱼儿,林安晴说啥也要给,见着大山推辞,索性将鱼儿扔进大山的背篓里然后带着小年一阵烟跑走了。

    “阿姐,为啥一定要把鱼给刚才那大叔啊?”小年见着林安晴一面跑一面笑,忍不住泛起了嘀咕。

    “这叫做知恩图报。”

    确定大山不会跟上来后,林安晴放慢了脚步,朝着小年解释:“刚才那大叔啊,我第一次来镇上卖东西的时候,可多亏了他,若不是他,我头一回带来的东西都不知道卖得掉卖不掉呢!”

    “啊?”小年闻言,不觉诧异。

    “刚才那大叔是个好人。”林安晴微笑,她先前没有将第一回来镇上的事情告诉小年和林立,也难怪小年会觉得奇怪。

    不过此番,她只是浅浅的说了下原委,林安晴并不指望才五岁的小年能够一下子就听得明白自己在说些什么。

    “阿姐,我明白了!”

    小年点点头,懵懂的看着林安晴:“我听阿爹说过滴水之恩,涌泉相报。”

    “啊?”林安晴愣了愣,她没想着林立居然还会用这种词语,不过一联系起先前林立所表现出来的种种不同寻常,她心底的诧异也就不那么多了。

    在街上卖鱼整整得了二百文钱,加上先前在酒楼得到的今儿一共得了三两又五百七十文。

    林安晴在心里头默默将先前卖东西得到的二两银子也算上,很是高兴。

    眼下自己居然已经挣了五两多钱的巨款了。

    虽说菜方子暂时是不会再卖了,但单单只是卖鱼和柿子就已经是一笔很可观的收入了。

    若是按照这个速度发展下去的话,很快就能够攒够修葺房子的钱了!

    “阿姐,咱们有钱了!”小年兴冲冲跟在林安晴后头,今儿一天得了许多银子,他是看在眼里头的。

    “对啊,有钱了,所以咱们得要赶紧去买个大桶子!”林安晴冲着小年笑了笑,拉着小年往卖桶子的地方走。

    花了四十文钱买了两个比先前的桶子大一倍的桶子之后,林安晴又拉着小年去调料店花了三十文钱买了许多调料。

    原本她买的调料是够他们林家吃上许久的。

    可这段日子多了杜明烨这么个张嘴吃饭,而且偏爱麻辣的,家里头的各种调料还真是不够了。

    见着天色不早,林安晴担心回家来不及做午饭,想着杜明烨和林立许是都等着自己回家吃饭,索性去菜场买了人做好的卤肉。

    原本林安晴是打算买了卤肉就回家的,没曾想再卤肉铺子那里发生了一件让林安晴哭笑不得小插曲。

    林安晴起初只打算买些卤猪头肉便回去桃花村,可偏生她同着人家卖家都讲好了价钱,也上了称,只差将肉拿走了。

    突然钻了个男人出来也要买林安晴已经称好了的猪头肉。

    林安晴瞧着那男人神采俊逸,似乎是个通情达理的人,便好心提醒:“公子,这肉我已经买好了的。”

    卖卤肉的商贩也是连忙给那公子哥儿道歉:“公子,这位姑娘的确已经将肉买好了,钱都给了,不如公子另外挑挑?我这里还有上好的卤猪蹄啥的!”

    “我就要这些猪头肉,老板你给我赶紧装好了!”

    男人皱了皱眉,面色不悦:“那丫头给了你多少钱?”

    林安晴一听那公子哥的话,心中骤然紧张起来,听这人口气,莫不是要出高价从自己这儿将猪头肉买了去?

    卖卤肉的商贩显然和林安晴想的一样,他欣然地看着那公子哥儿:

    “这里拢共五斤猪头肉,姑娘给了我二十五文钱。”

    “贵了!”男人眉头皱得更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