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桃花山下好种田 > 正文 第47章酒楼卖鱼去
    “哦,卖东西。”林安晴淡淡地应了一声,并不打算与何夕多言其他。

    乡下人到底是不会藏着自己的心思,林安晴瞧着何夕那副恨不能马上从自己嘴里挖出点什么东西的模样,已然知晓他的那点小心思了。

    “卖啥?”何夕眉头皱得更紧了,早前他就听着村子里传林家丫头这阵子不知道是走的哪门子好运气,得来了许多可以换钱的东西,这不,三天两头往镇上跑,听说还换了许多钱财。

    何夕是个勤勤恳恳的庄稼汉子,可这些年他老老实实种庄稼,收成却并不怎么好,听得人说林安晴近来得了生财的法子,自是好奇的想要一探究竟。

    若是知晓了林安晴生财的法子,他何夕也能够趁机发一笔财不是!

    只是,眼下他瞧着林安晴面前啥都没有,心里不免泛起了嘀咕,没想到这么个小丫头片子,心思倒是藏得蛮深的!

    “杜夫子前儿去山上打了猎,托我帮他拿去镇上卖,如此我也赚赚跑腿的小钱罢了。”林安晴识穿了何夕的心思,滴水不漏的将一切推给杜明烨。

    反正杜明烨本事大,也知晓自己的那些个小九九,索性这些个烂摊子就都给他好了!

    何夕闻言,虽然觉得林安晴的话有几分可信,却又有些不甘,本想继续追问,却是被叶七不无艳羡地打断了。

    “杜夫子倒是个有本事的。”叶七抱紧了抱着绣帕的包裹,浅笑:“村子里就他学问多,只是我年纪大了,不然的话,也真想要伙着村子里的那些个孩子一起朝着夫子看书识字!”

    何夕闻言,脸上的嘲讽展露无遗,他冷笑着瞧了眼叶七:“小七儿,就你这样的,也想要同着夫子读书,你教的起学费么?”

    “我……我……”叶七语塞。

    “你这样的,连芙蓉娘子都不稀得叫你识字呢!”何夕又是一通嘲讽。

    叶七的脸憋得更红了。

    “我哪里有本事教人识字呢,何大哥可别折煞我了。”

    芙蓉见着两人将话头引到自己身上,不觉浅浅蹙眉:“再说了我听闻杜夫子的学费挺便宜的,若是叶大哥想学的话,该是有机会学的。”

    林安晴早就看出了何夕有意在找人叶七的茬,本想找机会好好帮帮叶七呢,听了芙蓉的话,不觉从心底里觉得芙蓉真是个情商高的。

    短短一句话,既撇清了自己的关系,又鼓励了叶七。

    只是可惜了,若是自己,林安晴觉得自己一定还会加上一句嘲讽何夕的话的。

    “就是,啥时候学都不晚的!不过重要的是人想不想学了!”就在林安晴懊恼该怎么帮着叶七说话的时候,小年哼哼了一声。

    “何大叔,等到叶大哥有了学识,您想要学也是来得及的!不过啊,等那时候,叶大哥指不定成了秀才了呢!”

    “你这孩子!”何夕怎么也没想着自己会被一个小孩子堵地哑口无言。

    他和叶七一般大,在林小年的嘴里自己成了叔,叶七倒是成了哥,这娃儿是在笑自己这辈子都学不会认字么!

    何夕气得吹胡子瞪眼,都是乡下的人,学那么多字做甚?

    瞧着何夕气鼓鼓的模样,林安晴打心眼里觉得小年这孩子缺心眼,这种话居然也说得出口。

    不过,缺心眼倒是缺心眼,但是话却是实实在在的。

    不管啥时候,读书总是一件好事,胸无大志的何夕有啥资格去嘲笑心怀梦想的叶七呢?

    牛车很快到了桃花镇,何夕憋闷着一肚子的气刚准备下车,却是感觉到牛车一阵晃荡。

    林安晴诧异,刚想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却是瞧见不止福贵叔,就连何夕叶七连同着芙蓉,都诚惶诚恐地弯下了腰。

    就连身边的小年也是低下了头,一副恨不能将头埋在地上的模样。

    这是咋啦。

    见车上的人低眉顺目,林安晴也学着其他人的模样,弯下了腰,只是一双好奇的眼睛不住的小心张望。

    一阵浩浩荡荡的马蹄连着脚步将林安晴的张望打断。

    林安晴瞧见约莫三十来个官兵迈着齐刷刷的从他们身边路过。

    林安晴百思不得其解,怎地瞧见官兵就成这样了。

    正想抬头看个清楚呢,却是被芙蓉的手打了一下背,于是林安晴终于不甘不愿地和其他人一眼也变得低眉顺目了起来。

    官兵终于消失在了林安晴他们的视线里。

    牛车上的人除了林安晴都长长地舒了口气。

    何夕和叶七宛若劫后余生般惶惶恐恐地下了车,大力在府衙当差,由此芙蓉还得要坐一会儿牛车。

    而林安晴则是觉得自己带了这么多鱼,还是要先去酒楼里看看能够卖得了多少再去街上才行。

    “芙蓉娘子,咋的刚才你们瞧着那些个衙役都那样害怕呢?”林安晴到底是觉得好奇,憋了半天还是想要问个清楚。

    “丫头,那可不是衙役!”芙蓉没吭声,坐在前头的福贵倒是笑开了:“那都是官兵呢!”

    “官兵?”

    “可不是嘛!”

    芙蓉点了点了头:“小晴,你刚才没瞧见叶七的脸都吓白了?我听说他爹当年就是被当兵的给抓走了,现在都还没回来呢!”

    “啊?”林安晴愣了,她没想着居然还有这么一档子事情。

    “总之官兵咱们是惹不起的,瞧见了能躲多远躲多远吧!”芙蓉叹了口气:“若是运气不好,像叶七他爹那样被抓起来了,只怕是死是活都说不准了。”

    “哼,我以后也要当官,专治这些横行霸道的兵!”小年嘟起了个嘴,很是愤愤。

    “哎哎,我的祖宗,这种话可千万那个不能乱说啊!”芙蓉一把捂住了小年的嘴。

    林安晴听了小年的话没吭声,比起芙蓉认为小年是在说天方夜谭,她倒是觉着小年如此有志气是件好事。

    可巧了自己正打算着等家里头日子好了些之后就让小年读书认字,若是他有意入仕,那么他也算是找着了自己人生的方向。

    正巧到了府衙,芙蓉放开小年后,朝着林安晴告了别之后就下了车。

    “丫头,咱们现在去哪儿?”福贵放了芙蓉,寻了个偏僻的地儿将林安晴的鱼儿和杜明烨给的野物都放到了牛车后头。

    如此一来,待会儿林安晴也好从车上拿下来。

    “先去上次去的那个如意酒楼吧!”

    福贵叔的车现在就停在香满楼附近,可林安晴想着上次在香满楼吃的闭门羹,觉得还是先去如意酒楼碰碰运气会比较好。

    来到如意酒楼,林安晴原本以为来到如意酒楼会和上次一样等上一会儿才会见着人钱掌柜的。

    可她刚踏进酒楼,店小二立马就迎了上来,他朝着林安晴的身后望了一眼,什么也没瞧见,却也没表露太多情绪,只是热情地招呼着:“林姑娘,您来啦!这回带了什么好东西来?”

    “哎,我带了点鱼!”林安晴受宠若惊地应了一声。

    “鱼?”小二有些诧异,他招呼着林安晴去了里间入座,又上了茶,然后便去叫自家掌柜的了。

    她身边的小年瞧着眼前这个穿着整齐的店小二如此恭敬地招呼自家姐姐,没来又的打了个寒颤。

    “阿姐,上次你卖猪肉就是来的这儿吗?”小年好奇地打量着屋子里的摆设,瞧着都是些自家根本没见过的精贵玩意儿,眼里满是艳羡。

    “嗯,对的。”

    林安晴点了点头,虽说店小二的态度让她稍稍安心了些,但她难免还是害怕人掌柜的不买自家的鱼儿,那可咋办?

    不一会儿,钱掌柜就到了里间,他瞧着林安晴很是高兴:“哎哟喂,林家姑娘,我盼星星盼月亮,可算是把你给盼来了!”

    “盼?”林安晴挑眉,觉得人一大老板盼自家这么个乡下丫头做甚?

    “可不是盼么!”

    钱掌柜哈哈大笑:“姑娘你上次的那几个菜方子可真是好,我家厨子依照你给的菜方子做了菜,那些个客人一个个都是争着抢着走,我原本想着那一整头野猪,该是买多了,没曾想,一天不到,居然都给卖完了!”

    几个简单的菜谱如此受欢迎,林安晴是没想到的。

    她原本仅仅只是觉得在这个味觉匮乏的时代,那些个能够挑逗起舌尖滋味的菜谱可能会让部分人喜欢,却是没料到整整一头野猪,能让一家酒楼在一天之内卖完。

    “可不是么!”

    钱掌柜笑着点头:“虽说那天把我家厨子累得够呛,但是他瞧见客人爱吃,也是卯足了劲儿做。”

    说着话,钱掌柜忽然摇了摇头,显得有些沮丧:“只是可惜我家厨子手艺不如姑娘,若是姑娘做的话,只怕客人会更喜欢的!”

    “掌柜的谬赞了!”林安晴摆了摆手。

    对于自己的厨艺有几斤几两她是清楚的,胡弄胡弄外行也就罢了,人如意酒楼的厨子好歹也是专业的,怎么会比自己做的难吃呢?

    说到底不过是钱掌柜的谬赞之词罢了!

    “哎,对了,姑娘你这次来是又有野猪肉要卖给我么?”

    钱掌柜是为商之人,瞧见林安晴并不理会自己的夸赞,也觉得没趣,他好奇的看了眼林安晴的身边,除了一个几岁大的娃儿,并无其他。

    钱掌柜的不自觉皱起了眉头,难不成这姑娘是想要将孩子送到自己这里不成?

    “野猪哪儿能够天天都捕杀得到呢!”林安晴摇了摇头,见钱掌柜的说辞,知道有戏,不觉笑了:“不过野物倒是有些,还有些鱼儿!”

    “快,拿来给我看看!”听说有东西可买,钱掌柜很高兴:“姑娘将那些东西放在哪儿?可还是上次那老人家那儿!哎,姑娘你就是太客气了,怎地又让老人家在外头等着呢!”

    说话间,钱掌柜吩咐了店小二去请福贵叔进酒楼,顺便还吩咐了两个跑堂的跟着林安晴去拿鱼儿和野物。

    钱掌柜的意思是,林安晴的东西有多少他要多少。

    但林安晴觉得鱼不比猪肉,不见得人人都爱吃,而且关于鱼肉的方子她知道的并不多,于是她只拿了两桶鱼到酒楼里。

    可即便是两桶子鱼儿也足足有七十多斤了。

    “姑娘这鱼儿可真好,一个个的个头还真是匀称,瞧这模样,味道该也是鲜美的。”

    钱掌柜吩咐着小二将鱼儿上了称,见足足有七十六斤,夸赞之余,也是犯起了难:“只是这么多鱼,若是按照以前的方子做的话,只怕是……”

    “我知道掌柜的担心的是什么。”林安晴笑笑:“此番我也是知道几个做鱼的方子的,若是掌柜的不嫌弃的话,可否借小灶用下?”

    “当然,当然!”

    钱掌柜连连答应,并且很快的给林安晴腾出了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