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玄幻言情 > 我被死对头宠飘了 > 第30章 想退圈的第30天
    顾夜的脸色实在太难看了。

    安锋几乎是下意识就关上了包厢的房门。

    正在考虑从哪里突破最容易逃出门的颜言:……

    这下感觉更恐怖了, 逃都没发逃了。

    葛悯感觉到顾夜的杀气,本能的心里发虚, 但想到颜言的幸福,他还是压下了喘不过气的窒息感。

    “顾总。”

    顾夜看都没看葛悯一眼,只是盯着他们刚刚分开的手。

    葛悯有种被他当做死人的感觉。

    他知道顾夜动怒了,他应该害怕,他也确实害怕, 但为了颜言,他还是挡在了他的面前。

    他的举动让顾夜的脸色更难看至极。

    他迈动脚步, 朝两人走去。

    他走的每一步都好像死亡的倒计时,让颜言心被紧紧揪起来,葛悯也是靠着对颜言的感情强大意志力才支撑他面对顾夜。

    “让开。”

    顾夜的声音前所未有的冷, 冷到两人都有种身在冰窖的感觉。

    葛悯死死的抿住唇,迎面对上顾夜, 不肯让开一步。

    他不能让顾夜将怒火对准他师父。

    葛悯的坚决,让顾夜脸色更加阴沉, 他冷冷开口,“葛悯,你别让我对你动手。”

    颜言心里一惊,他最怕就是顾夜和葛悯对上, 顾夜会对葛悯不利。

    “葛悯。”颜言拉了拉葛悯的袖子, “你让开吧。”

    葛悯听见颜言让他让开, 心里又疼又酸。

    顾夜盯着颜言拉葛悯袖子的眼睛几乎要滴血。

    他还记得他们刚才说的话, 葛悯说要带他走, 他们还手牵手,他现在居然还拉他袖子?!

    如果说顾夜的脸色已经难看至极,那么顾夜的心则比之难受了几倍。

    他再也不能忍受他们这样站在一起,好像他们就应该站在一起,而自己站在他的敌对面。

    和他不属于一个世界。这是他最无法容忍的事。

    他伸手拉住颜言,将他一把拉进自己怀里。

    颜言的胸口和他撞在一起,不由庆幸自己个子还行,没比他矮太多,不然他的胸口这么硬,自己脸撞上去估计会很疼。

    颜言有点佩服自己,在这种剑拔弩张的情况下还能胡思乱想。

    “那个……”他试图说点什么缓和气氛。

    顾夜拉着他转身就往外走。

    “顾夜!”葛悯上前拦住,“你要带我师父去哪里?!”

    他本来想拉住颜言,可顾夜一个眼刀,他下意识就松了手。

    顾夜理都不理葛悯,直接打开门将颜言带走。

    葛悯要跟上去,门外的安锋反应迅速的拦住他。

    “葛先生,我无意这么说,但看在合作过的份儿上,我由衷劝您不要惹怒顾总比较好……”

    葛悯愤怒的瞪了他一眼,和师父有关的事,他不能讲过去的情面。

    “你给我让开!”

    安锋微微低着头,犹如一堵墙,坚守自己的职责。

    等葛悯甩开安锋,追出来的时候,顾夜已经开车带走了颜言,他着急上火的询问安锋,顾夜会把颜言带到哪里。

    可无论怎么问,安锋只回答他一句话,“我也不清楚。”

    安锋并没有骗他,事实上,顾夜有许多房产,还有酒店,会所等,他的确不清楚他会把颜言带到哪里去。

    颜言坐在驾驶位上,他想说点什么来解释刚刚的情况。

    他知道顾夜生气是因为听见替身想从自己身边离开,尤其还和别人离开。

    虽然颜言十分想吐槽,这个剧情怎么那么想自己看得言情小说。

    但其实,如果不是觉亏欠顾夜的感情,他根本不会理会顾夜会不会生气。

    而且不得不说,顾夜生气起来很有震撼力,眼下的气氛甚至让他有种开口就会死的感觉。

    很快,车进入了一个高档小区,缓缓驶入小区内一栋公寓的地下停车库。

    顾夜打开车门就将颜言拉了出来,紧紧牵着他的手,手心灼热的出汗。

    颜言几次想要开口说点什么,都被顾夜的神情吓住。

    终于来到一个陌生的门之前,颜言停下了脚步,说什么都不肯再往前走。

    “这是哪里?”

    陌生的环境,愤怒的顾夜,让他的恐慌指数突破爆表,再也止不住。

    “我们的家。”

    顾夜道,几个字仅让人听出了冷酷暴戾的味道。

    “我们的家?”颜言心想,谁跟你有个家了?

    他话音未落,房门打开,顾夜要拉他进去。

    颜言扒着房门死活不肯进去,他走觉得进去就再也出不来了。

    顾夜见状放开了他,在颜言松一口气时,将他一把抱起,直接抱了进去。

    “顾夜,你放开我!”颜言吓了一跳。

    他的目光扫过的地方,让他看清了屋内的环境,屋内的装修风格很温馨很舒适,倒真给人一种家的感觉。

    前提不是在这么诡异的情况下。

    顾夜将颜言放在沙发上,虽然看得出顾夜很生气,但放下他的时候却很温柔,没有像小说里写的那样扔在沙发上的。

    颜言没遇到过这种情况,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他努力想了想小说里的剧情,然后看了眼站在他对面,紧紧盯着他的顾夜,顿时冒出一身冷汗。

    按照小说里剧情,他可能会愤怒到要对他这个那个,来疏解自己的怒气!

    不不不,颜言赶紧安抚自己,顾夜不会背叛他心的晏语,不然也不会一直不对他做那种事。

    他心里忐忑不安,目光已经开始环视屋内哪里有他能逃出去的地方。

    忽然,顾夜在他身边坐下。

    颜言绷紧了神经,见他越靠越近,不由抓住了剩下沙发的垫子。

    他呼吸一促,低下头,这个沙发毛垫真的好柔软,摸起来好舒服。

    要是待会发生什么事毁了这条毯子,那就悲剧了。

    “你就没什么要说的吗?”

    顾夜忽然发问,打断了颜言的胡思乱想。

    “呃……”颜言这回不得不开口,“我和葛悯没什么。”

    “可他要带你走!”顾夜很愤怒,他的男朋友,葛悯凭什么要带他走?!

    顾夜这气生的理直气壮,他们已经在一起,葛悯这是要当第三者插足吗?是不把他放在眼里,还是太厚颜无耻了?

    “他……我没答应他。”颜言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毫无感情基础的他,完全不会处理这样的问题。

    “你还想答应他?”顾夜瞪了他一眼,眼神里竟然还有让颜言惊讶的委屈。

    让他脱口否认,“没有……”坚决不承认曾经产生了动摇。

    “哼。”顾夜听见他的话稍稍舒坦些,仍旧气得不行。

    他握住颜言的手不肯放,拿起湿巾又要给他擦手。

    颜言:……这又洁癖又独占欲的毛病,真的是……

    “葛悯喜欢你,你知道吧。”顾夜道。

    “呃……”颜言不知道该怎么接这句话,总觉得怎么接都不安全。

    “你要拒绝,知道吗!”顾夜没好气道。

    “嗯……”不是因为顾夜,他的确需要拒绝葛悯,不能给他希望,那是太对不起他了。

    顾夜将他手擦干净,仍旧板着脸瞪他。

    “你是有男朋友的人,怎么可以和别人手牵手。”

    颜言见他一脸被背叛的怒容,惊了一下。

    “男朋友?谁?”他什么时候有男朋友了?!

    顾夜脸色一沉,“我。”

    颜言:???

    他不是把他当替身吗?他以为这叫金主啊。

    难道现在流行称作男友?

    顾夜见他一脸想否认的样子,心里猛地一慌,担心颜言是否产生了动摇,想跟他分手?

    他越想越急,忍不住骂了他一句。

    “渣男。”

    颜言一脸懵逼,他这还是第一次被骂渣男。

    而且,被顾夜骂渣男,这感觉怎么这么奇怪。

    就好像自己把顾夜怎么地了,然后拔了什么无情抛弃他一样。

    可他哪里敢对顾夜做这种事啊!

    “你别想甩了我,不可能。”

    顾夜怕他真和自己分手,赶紧补充了一句,然后盯着他看了会,见他欲言又止赶紧站起身离开。

    颜言捉摸不透顾夜的想法,坐在沙发上懵圈。

    另一边,顾夜快步走到书房拿起手机给许子冼打电话。

    “啊?颜言要甩了你?这么快?”

    许子冼意识到自己说错话,赶紧弥补。

    “你别急你别急,会不会是你误会了,他不是这个意思呢?先把事情具体和我说一说。”

    顾夜板着脸将事情说了一遍,在没人看见的时候,他的眼眶都因为难受泛了红。

    “会不会是葛悯说了什么?让他动摇了?毕竟你们过去还算敌人吧,他是不是想到过去的事了?”

    顾夜脸色沉得难看,“葛悯以后别想出现在他面前。”

    “人家师徒,真要见面,你拦得住葛悯,拦得住颜言吗。”许子冼一语戳他的弱点。

    顾夜无话可说,但仍旧倔强道,“那也不给他们见。”

    “好好好,不给。”许子冼道。“要不,你想个办法,将他留在身边。”

    顾夜立刻问,“什么办法?”

    “装病博取疼爱,我觉得颜言这人说不定嘴硬心软,要不怎么对晏康和葛悯那么好。你对他示弱一些,说不定会有很好的效果?”许子冼琢磨了下说道。

    顾夜一听,挑了挑眉,冷哼一声。

    “我不屑做这种事。”

    装病博取疼爱的事,他堂堂顾氏集团总裁怎么可能会做,他的人生字典里就没有装这个字,太不符合他的身份和地位了。

    “得,那你当我没说。”许子冼道,他想了想顾夜的性格,向来霸道强势惯了,做这种事的确太过奇怪。

    两人说完挂断了电话,顾夜在书房里站了会,才走出来。

    他一走出来,就看见努力和门锁搏斗想要出去的颜言。

    颜言被抓个现行,吓了一跳,赶紧放开门把手立正站好,掩饰自己逃跑的企图。

    顾夜盯着他,盯得颜言差点冒冷汗的时候。

    忽然。

    顾夜微微垂下头,捂了捂自己的额头,身体微微歪了歪,一副虚弱的模样对颜言道。

    “我生病了,你来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