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玄幻言情 > 我被死对头宠飘了 > 第11章 想退圈的第11天
    颜言本是为了找个借口,根本没有想上洗手间的打算,但他还没走几步,就感觉到身后一股如同背后灵一样强大的压力,惊得他背脊发凉。

    他悄咪咪回头一看。

    恐怖的事情发生了,顾夜竟然跟来!

    颜言深吸一口气,只能一头钻进洗手间内。

    一楼洗手间原本人就不多,下班时间更是一个人都没有。

    颜言琢磨等顾夜走了再离开,结果不等放松下来,就见顾夜竟然跟了进来。

    “你跟着我干嘛!”

    本来面对顾夜他就寒毛一根根竖起来,何况在一个封闭的空间内,只有他和顾夜一对一面对面,简直太可怕了好吗!

    “你会逃。”顾夜道,幽沉的眸子盯着他,那眼神怎么看都像要将人吃了。

    颜言受不住他这样侵略性的眼神,慢慢往后退,恨不能瞬间离开他几公里远。

    他心里抖成筛子,嘴上倒仍旧倔强,“谁会逃,别小看我。”

    顾夜对他还不了解?上辈子就是这样,只要他稍微靠近一些,他立刻想办法逃到天边去。

    他当时给了他时间,结果如何,他现在想都不愿去想。

    “嗯,我等你。”

    顾夜道双手插在口袋里站在原地,像一座希腊的雕塑那样美轮美奂,只是,如果这雕塑不吓人,说不定会看起来更美。

    “等我干嘛。”颜言悄悄地用嫌弃的目光瞪他。

    顾夜默不作声,继续紧迫盯人,颜言忽然就有种不安全感,好像他这个眼神要把自己看穿似的。

    死变态,果然和过去一样不接受拒绝,不达目的不罢休,巨难缠!

    可颜言也是个倔脾气,不然上辈子也不会跟顾夜斗得死去活来也不对他认输。

    你让我跟你去吃饭我就去?我就不去!

    他心里无比坚定,身体却跟看见天敌似的本能不自在,手放在裤腰带上,难道真要上吗?可他上不出来啊。

    他深吸了口气,告诉自己要冷静,转头瞪了眼顾夜,“你站在这里我怎么解决,你出去。”

    顾夜没有回应,顺着他动作移到他腰带上的目光,缓缓上移,对上他的目光。

    “我可以出去。”顾夜难得好说话。

    颜言刚松了口气,就听他又道:

    “你别想爬窗户逃。”

    颜言:……

    他忍不住抖了抖眉,切,居然被猜了。

    颜言深吸了几口气瞪顾夜,不行,天快黑了,得赶紧把顾夜弄走。

    “谁说我要爬窗户跑,我为什么跑,你以为我怕你吗!”

    颜言对自己的魅力和诱惑一无所知,他以为自己超凶能镇住顾夜,看在顾夜眼里,却几乎要将顾夜的每一根神经狠狠挑起,最大程度挑战他的自制力。

    顾夜忽然朝他靠近,巨大的压迫感让颜言赶紧往后退,“干嘛!”

    顾夜手撑在他身体两侧的墙上,堵住他的去路。

    颜言简直要抓狂,贴在洗手间墙上绝对不行,可是,贴上另一边顾夜滚烫的胸膛,更要他的命。

    他离顾夜太近了,近得感觉到他的呼吸,怎么那么烫啊!

    顾夜低下头,呼吸微微急促,紧紧盯着他的双眼。

    “这个表情只能给我看。”

    颜言:???

    颜言:……

    顾夜竟然喜欢我凶他?被虐狂啊?

    可颜言想起他以前怎么将人玩弄破产,不禁抽了抽嘴角,不可能,他是施虐狂还差不多……

    颜言很笃定,他只是阴晴不定罢了。以前他们交手的时候,他就常常觉得自己不够变态而和顾夜格格不入。

    “真霸道,你管我怎样。”

    颜言哼了一声,抓住机会赶紧多骂他几句,谁知道他什么时候又不高兴他凶他。

    颜言生闷气的时候脸会微微鼓起来,红润的嘴唇也微微撅起,长睫如扇子一般扑闪。

    顾夜的心一下一下地被勾得汹涌欲动,他深吸了口气,在无法克制之前,放开手往后退了一步。

    “我出去等你。”

    颜言眸子一瞬闪亮:好好好!快去!

    顾夜又深深看了他一眼,然后头也不回转身离开。

    颜言看着洗手间的门在他离开后自动关闭,整个眉毛都愉快地飞了起来。

    把握时机,就是现在。

    颜言走到最后一个隔间内,把马桶盖放下,然后踩在上面爬上了挡板,再爬到窗户上。

    “这洗手间窗户建这么高干嘛?”颜言嘀咕道,低头一瞧,吓了一跳。

    不知道这楼到底是什么结构,这窗户竟然离地面竟差不多有两米高。

    但他一瞧下面是草地和泥巴地,放了心,调整好姿势准备跳下来。

    忽然,他感觉到一股浓烈的杀气,余光一瞥,脖子都吓直了。

    顾夜双手插在口袋里,就在楼下静静地看着他守株待兔,那微微挑起眉毛的样子,像极了等待猎物自投罗网的猎人。

    “你用洗手间的方式,有点别致。”顾夜道。

    颜言顾不得计较他讨人厌的讽刺,吓得下意识要蹦起来,竟然直接朝窗外倒了下去。

    完蛋,要吃一嘴泥了!

    这是颜言掉下去第一个想法,可当他感觉不对劲,后背不是软软的泥,是硬朗的双臂,他睁开眼发现自己被顾夜接在怀里的时候。

    颜言觉得,他还不如吃一嘴泥……

    顾夜低下头,幽幽地看着怀里的人,前不久刚刚死过一次,让他失去过一次,让他伤心欲绝此生无念的人。

    他竟然打算从这么高的窗户上跳下来,将自己的安全置之不顾?

    顾夜深吸了口气,狠狠克制想惩罚他的冲动,紧紧的抱住他,抓住他。

    颜言一脸生无可恋,居然掉在顾夜怀里?在顾夜怀里!还有比这更可怕的事吗……

    感觉到顾夜的手臂越收越紧,箍得他无法动弹,颜言呼吸都差点停了。

    他很清楚的感觉到,灾难发生——顾夜生气了。

    “你知不知道,你刚做了什么。”

    顾夜周身的黑气压越来越沉,居然将自己置身危险里?!

    知道呀,他没遵守承诺想跳窗逃跑。颜言抿了抿唇。没什么比让被顾夜抓到把柄更可怕的事了。

    顾夜的杀气越来越可怕,颜言感觉头顶都要被顾夜盯出一个洞了。

    事实上,他不看顾夜是正确的选择,因为顾夜现在的眼神,就连他自己都会感觉到危险。

    他实在太过动怒,想到他可能有一点危险,他的脑尽是疯狂的想法。

    “你以后再敢……”顾夜咬牙切齿。

    可怕!逃无可逃的颜言几乎是下意识,竟然将脸埋进了顾夜的胸口。

    就好像小动物遇到危险下意识将脸埋起来,以为看不见就躲避了危险,却不知道屁股高高翘起恰好暴露了目标。

    顾夜一怔,怒气戛然而止。

    他低头静静看着埋在自己胸口的颜言,周身浓烈噬人的气压从阴沉的黑,变成了愉悦欢悦的粉。

    他呼吸紧了紧,嘴角渐渐扬起,浑身产生一股轻飘飘被萌化了心的愉悦。

    顾夜眉尾抖了抖,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决不能姑息他这种危险的行为,必须给与严厉批评。

    “下不为例。”

    顾夜目光柔和,宠溺地好像将颜言捧在手心里都怕化了一样。

    算了,以后养在身边慢慢护着。顾夜想,绝不承认自己面对颜言意志力薄弱的事实。

    颜言悄悄抬起头,危险解除了???

    他见顾夜的确没在生气,缓缓舒了口气。

    然后说变脸就变脸,“放我下来!”

    和顾夜靠近他都要窒息,何况被他抱得这么紧。

    “我抱你去车上。”顾夜往前走。

    “不要!”颜言拒绝,被其他人看见他会想死的,他可不想和顾夜扯上任何关系。

    “你拒绝的太快了。”顾夜挑起眉,“嫌弃我?”

    颜言抿了抿唇,这语气……又威胁他。

    他颜言才不在恶势力面前低头!

    “才没有……放我下来。”

    颜言态度温和,算了,不跟他计较。

    觉不承认是他很清楚适度的重要性,顾夜这人他可以惹,不能惹火。

    顾夜满意他的回答,“不许再跑。”

    颜言简直想翻白眼,顾夜这人就是这样,想做什么就一定要做到,偏执狂。

    他点了点头,不就吃顿饭吗,随机应变吧。他不跑了,心累。

    顾夜将他放下来,嘴角微勾,“反正你跑不掉。”

    颜言下了地,感受了下双脚踩在地上的踏实感,然后,他大长腿一迈,就要起飞。

    可他虽然提了速,人还没跑一步,就被拉回了原地。

    顾夜幽幽盯着他,“你刚说不会跑。”

    颜言:呃……

    “本能,本能。”颜言沮丧的低下头,捂住胸口,都快有种得广泛前壁st段抬高型急性心肌梗死的感觉了……

    顾夜盯着他,他小脸微垂,眼尾扫过的浓浓的郁闷,垂头丧气的像耷拉脑袋的垂耳兔,让人想紧紧抱住他好好疼爱。

    顾夜伸手捏起他的下巴,又软又嫩,手感极好,顾夜笑容更深。

    颜言:???

    这个姿势很有点奇奇怪怪啊?

    他不悦的甩开他的手,“捏我下巴干嘛。”

    他怒瞪顾夜,顾夜你变了,居然捏男人下巴,你再不是钢铁直男了。

    见颜言又露出了那勾人的神情,顾夜神经跳了跳,眸子沉了沉。

    顾夜盯着他不说话,克制自己的冲动,牵起他的手迅速往前走。

    “你拉我手干什么。”颜言被他牵着手,浑身发毛,赶紧甩开。

    他见顾夜又用那种让他觉得被看穿的眼神盯他,不悦地凶他:

    “你又盯着我做什么,要吃饭就走啊。”

    顾夜深吸了口气。一而再,他忍了,可再而三,再忍,就太过为难他了。

    颜言正抓住机会多怼他几句,忽然见他漂亮的脸在眼前放大,然后他的腰被紧紧搂住,让他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往前倾倒。

    然后,他的双唇贴到了温热,他睁大双眼看见近在咫尺的顾夜,脑惊叹号来回敲响。

    终于吻到他,顾夜悬空的心稍稍放下。

    他起伏汹涌的情绪逐渐平静,一直阴冷的心触到了温暖。

    他爱他。顾夜想,未来美好的画面出现在他的心,他发誓会给他一辈子幸福。

    颜言深吸了口气,他终于明白顾夜为什么忽然出现,又忽然这样盯着他不让他跑。

    原来,竟然!

    他终于明白过来!

    搞了半天,顾夜是想包养他?顾夜在觊觎他的**!

    颜言抓狂,他都不知道该怪自己重生的身体长得太出色,还是顾夜死变态,竟然想当金主享受用钱玩弄的乐趣?

    颜言气哼哼,他可不是那种可以被潜规则,随意当玩物的人。

    他明天就退圈,然后跑到天涯海角,让顾夜做他的春梦去吧!

    作者有话要说:  前二十发红包~

    打滚撒娇卖萌各位宝宝们顺手点下作者作收好不好~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