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玄幻言情 > 我被死对头宠飘了 > 第9章 想退圈的第九天
    《跨界厨神》节目录制现场,付云生愤怒地盯着被顾倾城和评委选手们热情围住的颜言。

    他真是好生佩服颜言的好算计,居然连白城那样的人居然也能收伏,还害他损失惨重。

    可他不信他会一直输给他。他不是厨艺了得吗,他就偏偏要让他栽死在上面。

    俗话说,巧妇不做无米之炊,他期待看颜言如何反击他精心的设计。

    “这期比赛竟然是命题作业,每个人只能抽取一荤一素一味调料,真有创意。”评委和网友一致好评。

    顾桓宇抽到了牛肉,青椒,孜然,解峰是西红柿,鸡肉片和盐,都是家常菜食材。

    可等到颜言抽取的时候,所有人都傻了眼。

    羊肉、黑糖、榴莲?

    羊肉这么膻味,黑糖又甜腻到无法下口,榴莲更不用提,有的人爱极,有人味儿都不能闻。

    众人纷纷为颜言担心,顾倾城紧张道,“怎么会抽到这么难的材料,是不是付云生这个家伙又作死!大师,这怎么做啊。”

    齐声眉头紧锁地摇了摇头,“我也想不出要怎么做,这太难挑战了。”

    颜言站在食材面前微微皱起眉,好像为难的不知所措。

    早就担心的众人一瞧更是提起了一颗心,导播心疼的直骂:“瞧把颜言难的,哪个王八蛋安排的食材?好好的加什么榴莲和黑糖,有毒吧。”

    导播身旁的王八蛋付云生黑了黑脸,让你们骂,待会有你们失望的!

    颜言看着食材再次深吸了一口气,他是真的,真的,真的没有想到竟然会抽到这三样东西。

    如果不是太过确定付云生接触不到前世的自己,他会怀疑他是不是看过他私下独创的菜谱。

    其就有一道他原创的黑糖炖榴莲羊肉,他研究成功后只做过一次送给一位大人物,之后那大人物就给将他最想要的店铺送给了他。

    这食材对他来说,简直是送分题。

    没意思,他以为能有点挑战,颜言失落的摇了摇头,真是太没意思了。

    他皱个眉不要紧,却是急坏了直播间的网友,弹幕刷的飞起。

    “居然将我们言言为难成这样,设计的人你是存了什么居心!言言别怕,就算做得再难吃,你也是我们的偶像,我们一定不会离开你!”

    弹幕越是热烈表白,众人越是担心,付云生就越得意。

    在他恨不能见到颜言失势的期待,颜言的命题作业出锅了。

    榴莲的气味一瞬布满了整个演播厅,煮过的味道简直令人醍醐盖顶,有人实在忍不住这臭味,本能地捂住了鼻子。

    直播间一阵紧张。

    “看现场的反应,果然不好做啊,闻起来都这样难受,怎么可能吃得下去。”

    “所以我说你们吹人设吹的太过,作为美食业专业人士真是不得不再说,作为一位大师,应具备处理好任何食材的能力,光靠炒作上热搜不配成为大师。”

    “炒作你马呢,再厉害也不能化腐朽为神奇吧,哪个能把榴莲做成香的,专业杠精既然不喜欢干嘛老来看直播,有毛病啊。”

    齐声深深叹了口气,不住地摇了摇头,“果然,太难了。”

    顾倾城愁眉苦脸,心疼不已,“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但这不能怪他,谁也做不到不是,所以不能怪他做不好。”

    付云生翻了个白眼,心里骂顾倾城滤镜太厚,但很快,他感觉到了不对劲

    演播厅气味发生异变的时候,所有人一瞬绷直了神经。

    铺散演播厅的浓烈臭味竟然渐渐变化,榴莲的臭味不在,只留下那让触人神经让人上.瘾的香气,众人这才发现,原来榴莲也可以这么香。

    “好香。”顾倾城赞叹道,她最喜欢吃榴莲,忍受臭味,蕴含的香味显得可贵,可真正嗅到了干净的香味,那竟然是另一个境界。

    付云生黑了脸,香又如何,这东西混在一起根本不能吃。

    “做好啦~”颜言放下勺子,主持人和摄影师立刻凑了过去。

    只见锅内的羊肉骨肉浓香,焦糖色的汤汁浓稠的让人垂涎欲滴。

    汤汁是黑糖的颜色,香味是榴莲的香,羊肉的膻味从头到尾没有出现过,好像这羊肉天生就没有气味。

    主持人吞了吞口水,艰难的别开眼将进行下一环节——评委品鉴选手作品。

    实话实说,每个选手都很出色,评委们一一评价夸奖,不过心里猫抓似的期待颜言的食物,好奇到底能不能入口?

    顾倾城忐忑的夹起一块羊肉,想起这里面有羊肉榴莲和黑糖纠结了一下。

    颜言对她笑了笑,一对小酒窝甜得勾心,大眼睛如星耀璀璨,顾倾城深吸了口气,别说吃黑料理,就是颜言让她吃泥巴,她也得吃!

    颜控就是这么不要命,顾倾城闭上眼睛将羊肉放到嘴里。

    “呼——嗯——”顾倾城倒抽口气,猛地睁开眼睛,越瞪越大越瞪越圆,她呼吸急促,猛地用手指着碗里的东西,“都给我吃!大口大口的吃!”

    齐声赶紧尝了一口,一股爽感直冲向了天灵盖,那是吃到绝世美味的愉悦,他摇摇手不说话,只是不断的细细咀嚼,用尽脑细胞分析,怎么会这样?怎么可能是这个味道?

    到底怎么做到的?怎么做到!

    其他评委尝了一口纷纷竖起了大拇指,“羊肉的鲜味全部保留不说,竟然还被榴莲和黑糖添加了新的鲜味!不烂不老煮得刚刚好,我无法用语言形容,只能对观众说,没吃到这道菜,人生或许不算遗憾,但绝对不算完满。”

    付云生脸色越来越沉,偷偷让助理拿一碗给他,他不相信,这三样是他精挑细选搭配在一起的,怎么可能做得好。

    他忍着一股怒气将羊肉吃下去,捧着碗的手不受控制的抖了一下。

    “真这么好吃吗?”助理馋的要命。

    付云生脸色越来越难看,就像刚刚被憋死过一样,死都不肯说一句真话,看了眼直播间疯狂夸赞的弹幕,狠狠瞪了眼颜言,拿着碗转身离开。

    助理气得跺脚:……这么生气的话,把羊肉给我留下来给我啊啊啊!

    直播间质疑的人早已没有再出现在屏幕上,只有id死皮赖脸的被人翻出来嘲笑。

    在粉丝们的狂欢,颜言毫无争议成了这场冠军,并且成了整个节目冠军热门人选。

    至于原定的冠军顾桓宇,他在听见记者挑唆冠军之争时,清冷的脸立刻布上寒霜,冷冷丢下一句话:

    冠军不是颜言,那才是黑幕,输给他,我心服口服。

    记者们感慨顾桓宇与颜言关系好的同时,为了蹭到热度通稿大肆吹赞颜言的厨艺,一时间热门微博布满了颜言的名字。

    对于这种情况,颜言已经麻木,他只能拍拍胸口自我安抚的洗脑:

    不怕,不怕,顾夜会帮忙的,他这个偏执狂向来说一不二,说的话一定会做到。

    所以他会将封杀进行到底的,要相信他,相信他!

    ----------------------

    “顾总,几个拿过国际奖的大导对《云端上的厨师》表示了兴趣……”

    安锋话音未落,顾倾城端着一个小巧的圆形盒饭就冲了进来。

    “顾夜,你看我带来了什么!我这辈子就没吃过比这个更好吃的羊肉!不对是更好吃的菜!”

    顾夜靠在办公椅上的眼睛睁都没睁,用手指示意安锋继续。

    顾倾城直接一把推开安锋,“我特意给你留的,你尝尝,没吃过可要抱憾终身的!”

    “姐,我还在工作。” 顾夜冷淡地逐客。

    可顾倾城怎么能放过这个让顾夜解除颜言封杀的好机会。

    “绝对好吃,你姐不会骗你,你不吃我死都不走。”

    安锋无奈地想:大小姐真是浮夸,只要她喜欢,一定夸得最极致,他不知买过多少次虚假安利。

    饭盒被顾倾城小心地打开,香味像被狠狠压住的弹簧,一下肆意的冲破饭盒,布满了整个房间。

    “好香!”饶是安锋这种挑剔的人都震了一下,将目光朝饭盒移去。

    香味缓缓钻入顾夜的鼻子里,那味道特别而又熟悉,缓缓勾起了他的回忆。

    那是在一个大人物的家宴上,他神秘的对他们说,今天收到一份很贵重的礼物。

    然后他打开锅盖,一股臭味铺散开来,就在众人隐忍呼吸之际,臭味渐渐变成了异香,不属于人间,却不住勾着人上.瘾的异香。

    顾夜睁开眼睛,目光落在饭盒里,焦糖色的汤汁和鲜嫩的羊肉,和他记忆里的一模一样。

    他目光深远的盯着,徐徐地呼吸逐渐变重,他慢慢坐直身体,拿起了顾倾城给他准备好的勺子。

    安锋一怔,胸溢出激动,从晏大师死后,这还是顾总第一次主动吃东西!

    顾倾城期待两眼跟灯泡一样闪亮,“怎么样,好吃吧?”

    顾夜尝了一口羊肉,又尝了一口汤汁,忽然,他嗤笑了一声,笑声从鼻腔里发出。

    诡异难测的涵义,让顾倾城猛地绷紧神经。

    什么意思这是?!

    “谁做的。”顾夜问,声音平静又隐忍,像被碰到他最痛的地方似的。

    安锋和顾倾城惊悚地汗毛竖立。

    “怎……怎么了?不好吃吗?不可能吧!”顾倾城惊讶,就算顾夜不觉得的好吃,也不至于露出这么吓人的样子吧。

    “谁做的。”顾夜死死的盯着顾倾城,这句话像从牙根里挤出。

    顾倾城吞了吞口水,“顾夜,到底怎么了。”

    顾夜对安锋道,“一分钟内,我要知道答案。”

    安锋深吸了口气,跟了顾夜多年的直觉告诉他,事情大条了。

    “查什么查,你不会为个吃的跟人犯难吧!”顾倾城急急吼道。

    顾夜默默将目光移向她,顾倾城震动,自从晏语死后,他还从来没见顾夜情绪这样起伏过。

    “查到了顾总,是颜言。”安锋对跟颜言的热搜斗了好几天,战况激烈,听见这个名字简直要窒息。

    “颜言……”顾夜低声呢喃,像将这名字反复咀嚼,细细品味,狠狠吞下。

    “将他的所有视频调出来给我,还有他做这碗羊肉的视频,一个都不能少。”

    顾倾城又惊又急,“我警告你顾夜,颜言是我最喜欢的小鲜肉,你敢动他一个汗毛,别怪姐姐跟你没完!”

    顾夜不回应,一只手握住把手,一直手捏紧鼠标,沉默地点开颜言的每一个视频。

    他先看了眼颜言雕刻比赛之前,皱了皱眉,眼神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失落和难受。

    直到他点到雕刻比赛的视频,他的眼睛猛地一亮,然后越来越沉,慢慢沉入最深的深渊之。

    他死死的盯着屏幕上人的神情、动作,说得每一句话都细细留在耳。

    他紧紧捏住办公椅的厚实木质把手上,竟然被他捏出了裂痕。

    安锋心惊肉跳的看了眼顾倾城早已惨白的脸,摇了摇头,虽然不知这颜言触到顾总什么逆鳞?但这么严重,只怕不是封杀,是杀了吧。

    顾夜沉默又阴沉地看完颜言所有的视频,看了一遍又一遍似乎都不能满足,最后依依不舍的按了暂停键,诡异的笑了起来。

    安锋和顾倾城惊悚不安的看着他。

    的笑容从隐忍变得解脱,从喜悦变得兴奋,从克制变得肆意。

    他那笑容竟不是愤怒,更像是压在地底深处一万年,忽然冲破的狂喜。

    到后面他闭上眼睛,捂住双眼,不让眼底浓烈的酸涩吞噬自己。

    是他,顾夜很确定。

    这道菜是他的原创,他只做过一次,菜谱一直在他手上,不会有人拿到,也不会有人有能力做得出相同的味道。

    雕刻比赛之前的颜言更不可能做出。

    可雕刻比赛之后的颜言,顾夜死都不会认错。

    食物有厨师的痕迹,他至死都不会忘记他做菜的味道,他切水果之前喜欢转水果刀,做完菜满意会向左晃一下脑袋,擦菜刀之前会先擦刀柄,切菜之前在砧板上敲击两下的手指。

    每一个细节,早已深深刻入他的骨髓。

    “把他带来,立刻带来。”

    他要见他,一分一秒都不能耽搁。

    这回,休想再从他手里离开半步,他死都不会再让他伤一根头发。

    “不,还是我亲自去。”

    不给他一丝一毫再离开他的机会。

    作者有话要说:  剧情虚构,切勿轻易尝试,吃吐概不负责。

    前十八楼送红包~

    谢谢宝贝们的地雷鼓励,一下动力满满呢~

    轻描「我的伤扔了一颗地雷

    落落乐乐扔了一颗地雷

    憨憨家の止言呦扔了一颗地雷

    emmmm?扔了一颗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