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玄幻言情 > 我被死对头宠飘了 > 第2章 想退圈的第二天
    “知道顾总是谁吧?”罗双兴奋的指着热搜第二名#顾氏集团收购晏氏大酒店#。

    “最大的经纪公司顾氏娱乐就是他的,我这辈子要能进入他的公司,那真是死而无憾了。”

    颜言心想他岂止是知道,太熟悉了好吗。

    如果说颜言最不想见的人。

    前世害死他的没有血缘关系的弟弟晏康排第二,那顾夜这个人生最大死敌绝对独占鳌头的第一位。

    顾夜长相世间罕见的绝色,可越漂亮的人,往往越致命。

    他背景神秘,性格难以测度,阴晴不定,手段狠辣,诡变莫测,说话总喜欢伴着戏谑的嘲讽,说笑间将别人全部身家玩弄股掌,让人不寒而栗。

    最可怕的是,他连阴狠都要维持的优雅。

    为了保住晏家和整个美食业不被顾夜玩死,颜言身心疲惫。

    而且,他一死,顾夜就收购了他一手创办的晏氏大酒店,可想而知顾夜有多恨他。

    颜言上辈子就没斗过顾夜,这回重生成一个小人物,要是被他发现岂不是要被活活玩死。

    颜言很珍惜再次拥有的生命,决定以远离顾夜作为自己最大的人生目标。

    “颜言,你在娱乐圈的路已经被付云生设计上了绝路,顾总现在出现说不定是个生机。”

    罗双眼冒精光的盯着他,“如果能搭上顾总这艘宇宙飞船,别说一个付云生,就是整个娱乐圈想封杀你都没用,只要顾总帮你,你就能起死回生,你觉得怎么样?”

    颜言:……我觉得一点都不好。

    他见罗双要拉他去见顾夜,赶紧装晕,“哎呀,我头疼,好像还没恢复呢。”

    要是过去的颜言,罗双直接大吵一架,粗鲁的拉起人就走,可现在的颜言说话软绵绵,撒娇起来让人根本无法抵挡,罗双急得团团转也只能妥协。

    “怎么又头疼了?难道还没好?”

    “好像是的。”颜言捂住脸,然后他感觉到一点不对劲,眼前白皙的右手让他晃了晃神,过去因为练习刀工,被人偷换了菜刀导致食指缺失的位置,明晃晃存在一根骨节分明又漂亮的纤长手指。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摸过脸后,手上竟然浮着一层白白的不明物质。

    “这是什么?”从来没有化过妆的颜言有种不祥的预感。

    虽然医生说了没有脑震荡,但罗双还在担心他会不会有后遗症,刚要去喊医生,却见颜言忽然问,“镜子在哪里?”

    罗双一怔,“你头不疼了?要镜子干嘛?”

    颜言总不能告诉他还不知道身体长什么模样,睁着一双被烟熏妆弄的乌漆嘛黑仍旧明亮的眼睛不说话。

    罗双一震,他眼睛里一直有的戾气不见,看着他的时候,他竟然心软的什么都想听他的,立刻找来镜子。

    颜言对着镜子一看。

    !!!

    烟灰色爆炸头,厚重的白色粉底,熊猫烟熏妆,暗红色唇膏,骷髅耳钉,铆钉皮衣皮裤。

    这不人鬼不鬼的模样,让他前世培养多年的审美和品味几乎要窒息了!

    “我的造型团队呢。”颜言问。

    罗双眉头一抖,“你当自己天王巨星啊,哪来的造型团队。”

    “我要剪头发!”颜言不管不顾。

    他理直气壮的样子萌地罗双半天回不过神,温柔给他指了条明路,“去理发店呀。”

    “好!”颜言立刻出发,罗双赶紧跟上,操心道,“你钱包还没拿呢。”

    颜言刚出病房,走了没几步路,迎面走来一人,他远远一瞧,立刻转身往回走。

    “怎么回来了?”

    颜言顾不得罗双,赶紧找路逃跑,免得跟前世的冤家撞个正着。

    可颜言一直用的家庭医生,从来没来过医院,被四通八达的走廊绕晕了,转了一个拐角还是看见顾夜朝自己走来,眼见来不及赶紧找个房间关上门躲起来。

    “你不能再这样不吃不睡,都闹到要输葡萄糖的地步,要不是我硬拖着你检查,我都不知道你把自己这么好的身体折腾出了肠胃炎!”

    顾夜身边穿着医生白袍的许子冼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他是顾夜的家庭医生,也是他最好的朋友。

    顾夜冷冷的瞪了他一眼,“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

    许子冼知道顾夜根本不听自己的话,又气又无奈将手里的件袋递了过去。

    “查出来了,和你想的一样,的确是晏康动的手,费承天帮了忙。”

    顾夜的助理安锋非常崇敬晏语,恨不得撕碎了这两人。

    “这两人,一个是晏语捧在手里护了多年的弟弟,一个是他教导出来的下属,竟然联手害死了他。”

    顾夜微微勾起嘴角,走廊上的忽然四起的肃杀之气几乎能将人的影子都杀死在这里,路过的医生被顾夜惊得赶紧离开,甚至不敢和董事许子冼打招呼。

    “我一个都不会放过,我要慢慢折磨死他们,让他们尝尝我现在承受的痛苦。”

    顾夜的语气冷静又让人毛骨悚然。

    “你这样折磨他们,也是在折磨你自己。放不开晏语,你怎么面对未来的生活。”

    “他死的时候我就没有未来了。”

    许子冼和安锋心狠狠的揪了一下。

    安锋的电话忽然响起,他看了眼来电人,眼神阴狠。

    “顾总,是晏康,肯定是为了晏氏大酒店被收购的事。”

    “顾夜,你到底想怎么样?晏家所有的产业我都能给你,唯独他留下的不行。”晏康显然在努力隐忍愤怒,声音都压抑的变形。

    “你有资格和我谈条件吗。”顾夜冷笑,“晏氏大酒店是他一手创立,和你们晏家没关系,你不配拥有他的任何东西。”

    这话似乎刺到了晏康最痛的地方,彻底激怒了他,就在许子冼和安锋以为晏康会气得爆炸的时候,他却一反常态的冷静下来,甚至笑了一声。

    “顾夜,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杀他吗?”

    许子冼和安锋一下坐直了身体,紧张的看着脸色越来越冷的顾夜。

    “都是因为你啊,顾夜,谁让你要告诉他我背叛他的事,你让他和我决裂,让我彻底失去他,顾夜,我得不到,你也别想得到。”

    晏康报复性的冷笑,“他的死,你也有责任,顾夜,要恨,别放过你自己。”

    许子冼和安锋几乎要出离愤怒,晏康怎么可以这么厚颜无耻!

    意外的,顾夜却笑了。

    “晏康,我们来日方长。”

    顾夜挂断电话,冷静地对安锋微笑,“晏氏有不少米其林三星餐厅都是晏语一手建起来的,一个都别留下。”

    许子冼和安锋深吸了口气,不寒而栗。

    “如果,晏语还活着就好了。”许子冼真得不忍看顾夜越来越疯狂的阴鸷。

    他们说话间理办公室越走越近,颜言竟然隔着门板听见顾夜说:

    “如果晏语还活着,我死也要将他牢牢拴在我身边。”

    让他不会再被人害死,让他永远在自己身边。

    颜言寒毛一根根竖了起来,拴在他身边干嘛?一定是想狠狠折磨他!

    他就知道!这个死变态恨他恨得要死!他不能被他发现身份,绝对不能。

    “进去坐坐,我们好好聊一聊。”许子冼心酸涩又难过,叹了口气打开办公室的门。

    门口的颜言听见开门声,吓得呆毛都竖了起来。

    眼见没地方躲,直接在许子冼办公桌对面坐下来,脸朝下趴在袖子里,在黑色皮衣上留下一层浮白的粉末也顾不得。

    “你有病人。”顾夜淡淡道,“我先走了。”

    颜言激动:对对!你快走!

    “奇怪,今天我没挂专家门诊啊。”

    许子冼硬是拉住顾夜让他坐下,他看了眼颜言,见他趴在桌子上,似乎很难受的样子,即便不是他坐诊时间还是关心的问了一句,“你好,请问你哪里不舒服?”

    颜言:……我看见顾夜不舒服。

    “呃……”颜言想了想,一只手捂着胃,“我胃疼。”

    对,胃疼,常见病,绝佳的好借口。

    颜言故作虚弱的声音软绵又动听,让人一听就心生喜爱,许子冼挑了挑眉,虽然不清楚他的目的,还是推了推眼镜温柔道,“是吗?可我这里是神经科。”

    颜言:……失策

    他也不嫌丢人,捂在胃部的手缓缓上移,“其实,我头也有点疼。”

    许子冼嘴角微勾,充满了兴趣,安锋也觉得这个病人有点可爱,对他产生了好奇,唯独一直阴沉的顾夜置若罔闻。

    “是吗?我这里主治脑梗塞、脑膜炎、癫痫、脑瘫、老年痴呆,你是哪种问题?”许子冼故意逗他。

    颜言:……我去,这些病都好严重,装不了啊!

    “这样啊……”颜言虚弱道,“那我可能走错了吧。”

    他捂着脸缓缓站起身,在许子冼和安锋意趣忍笑的目光下,一步一步朝门口移去。

    他很庆幸,在他移动的过程,顾夜没有丝毫异动,但他和顾夜打交道太久,顾夜心思敏锐多疑,他绝不能大意被他认出来,为了不功亏一篑,他必须小心再小心。

    这样很好,保持,坚持住,距离门口还有一步之遥,胜利近在眼前。

    就在这时,罗双出现在门口。

    “颜言你在这里啊?好消息!付云生的助理打电话来让你回去参加比赛,你赶紧回去练道拿手菜,说不定有转机!”

    颜言虽然不想参加节目,但想到原主丑闻对其父亲开的餐馆不利,只能答应。

    罗双激动的说完,见到颜言身后的顾夜顿时更加惊喜,“你真的听我的建议去找了顾总,你们聊得怎么样?”

    这一瞬,不仅颜言屏住了呼吸,许子冼和安锋同样脸色大变。

    “原来你故意藏在许医生的办公室是为了接近顾总?”安锋冷冷道,“想主动献身,妄想勾引顾总人太多,你的手法倒是新鲜,可惜不自量力。”

    颜言见惯了安锋对自己毕恭毕敬的模样,还真没想到他嘴巴原来这么毒,果然是顾夜带出来的人。

    顾夜看也没看颜言一眼,他生平最厌恶算计他的人。

    “别让他再出现在我面前。”

    “是,顾总。”安锋立刻应道。

    罗双恍然大悟自己误会,竟导致不仅没绝处逢生,反而直接被打入了地狱。

    相对于罗双的惊恐和失望,颜言大大的松了口气。

    真是太好了!让他出现他都不会出现!

    罗双懊悔的想哭,“这下就是付云生肯放过你,你也只能等退圈了。”

    颜言眼睛一亮,“退圈?”

    罗双悔恨的不行,“我真是猪脑子,怎么没搞清楚就说话,刚没听他说的话吗,惹上了顾总,你被彻底封杀了。”

    颜言心大喜:还有这么好的事?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大家支持~

    炮炮大宝贝儿扔了一颗火箭炮

    顾哈哈扔了一颗深水鱼雷

    29936528扔了一颗地雷

    蓝冰封月扔了一颗地雷

    kissu扔了一颗深水鱼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