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错嫁权臣:此生岂服输 > 第一百九十九章,权势动人心.2
    最后决定她无法做到。

    从她女人的本心来想,她当然愿意跟风,让太子府上也不再选人;从她从小受到的教导来想,身为主母也好,身为太子妃也好,她不能让天下人说她嫉妒。

    并且联姻永远是利益上的一个手段,太子妃不能把这条路堵死,虽然以后可能用不上。

    英王妃就简单的多,李威本就不会考虑别人,岳繁京对于这道圣旨更多的是尊重,它将给贵妃娘娘带来好处,比如高贵妃从此可以少烦心。

    岳繁京这些日子帮着春枝弟弟树根和祁氏儿子张耀祖的秋闱,李威不能陪她游玩,岳繁京自己也可以主持,不过这算多事之秋,岳繁京觉得还是少出门的好。

    整个夏天,岳繁京除去进宫,就在家里呆着,会会客人,再就照看两个准备下科场的人。

    秋闱三场,第一场结束的那晚,英王书房里通宵达旦,全京里的土地庙及寺庙尼庵都受到监视,第三场结束的时候,全京戒严。

    张耀祖和树根回来,带着惊魂未定“拿人呢,好些考生在考场里就被抓走。”

    祁氏慌了,走到岳繁京身边“我的姑娘,有这么严重吗?”

    “嗯。”

    岳繁京回她一个字,语声虽轻却震撼人心。

    “你给我讲讲。”祁氏道。

    岳繁京微微地笑“这是殿下的事情,我没参与,我知道的是殿下告诉我的。”

    她清清嗓子“除去有人帮着太子姬妾周氏图谋太子妃地位,还有人插手到宫里,要把贵妃娘娘扳倒。”

    祁氏发出惊呼。

    “皇上因此重视,让殿下严查,这不最近的大事件就是今年的秋闱,明年的春闱和殿试,这批赶考的人里有不少曾出钱发誓愿,并且很灵验的得到秋闱的资格,他们接着又花钱发誓,殿下吩咐事先准备多一套试题,单独留这么一手,今晚被抓的人与他们所做的试卷有关。”祁氏明白了,慌乱稍微好些,对天祷告一声“今天收卷今天就看出好人坏人,这得多少考官才办得好,到底是殿下办差使,和别人就是不一样。”

    “考官是多的,不过并非从今天的试卷里甄别出来,多准备的那套试题,是在第一场里用得上。”

    祁氏听到这里,重新高兴,为儿子和树根接风以后,和张大父子走回房,她笑道“看看我的大姑娘,多得殿下喜欢啊,殿下什么都肯告诉她。”

    “是啊,”张大父子也笑。

    这一夜,京里乱嘈嘈的,英王府是少有的关门闭户安然高卧的人家。

    好几天过去,李威睡在刑部,家也没有功夫回,岳繁京每天把他的衣物让人送去,再送他爱吃的东西,伍婉芬也一样,王小古也是同样的没时间回来。

    闲下来,两个人就经常的在一起见面。

    ------题外话------

    检讨自从两年前的认识错误,这两年开书晕了头,没计划好就开,结果就是非我的茶,不是我的。

    期间可以看出来,也曾想努力的写好,可是拖来拖去害自己。

    想想,对不住一直支持的亲们。

    酝酿结文,输了就认,还可以有新文。

    。

    第二百零一章,结局

    “郭姑娘的亲事?”岳繁京听过不奇怪,伍婉芬接过表妹的捣乱大旗,这很正常不是吗?

    伍婉芬笑眯眯,扳着手指数说着“您已见过郭姑娘的表兄,小黄大人,您看他们是一对吧?”

    她殷切的等待着。

    岳繁京点头,眸中同样闪动调皮的光芒,被左右亲事的她可以左右别人的亲事,感觉有点好。

    她们就这样把郭姑娘的亲事定下来,至于郭夫人怎么想,貌似谁要管呢?

    为她找的女婿门户相当,人品有保证,就这样了。

    冬雪飘起,皇帝的怒火日渐增加,把李威送来的大量卷宗推倒在地,吼道“朕是皇帝,还是另有皇帝?”

    挫败感像潮水一样的袭来,淹到皇帝的胸口,又继续往上,让他觉得喘不过来气,让他把卷宗又拿起来看,他蹲在地上,一个又一个的翻看着,看着那上面熟悉的名字,有些已告老,有些还在朝中,他们的官职都由土地庙还愿而来,皇帝一直认为的慧眼不复存在,这让他难以忍受。

    他再次把卷宗掷在地上,目光冰冷的瞪着面前的太子和李威“严查,把这个人,这伙人找出来!”

    “是。”李威应道。

    太子则道“父皇,还在朝中的官员如何处置?”

    皇帝狞笑“你是想说有政绩的还可以留下。”

    太子谨慎的道“是,一下子全换,没有这么多的官员,春闱是明春的事情,等到殿试过后已经是夏天,新的官员需要历练。”

    不是一上来就能得心应手。

    皇帝并不为太子的话,也没有因为面前是太子而引起感悟,他是实实在在的被疲倦感打倒。

    敢情,这些年他自以为的政绩都由别人左右,那个看不见的幕后黑手。

    卷宗就像一把岁月的杀猪刀,强迫皇帝感到力不从心,他无力的挥手,坐下来嗓音带着虚弱“由你处置吧,这份儿人情给你做。”

    太子道谢过,和李威又请教一些事情,两个人退出,看着他们矫健的身影,皇帝再一次露出沧桑感,自言自语的叹道“反正以后全是他的,随他去吧。”

    三月的春风吹拂着常青国的大地,芙蓉见到马车到来,露出欣喜若狂,她小跑过来“王妃,你真的来了?”

    她和上回见到的不太一样,冲到矿山城的街上拦下岳繁京,她的衣着还算不错,今天的衣裳更加的破旧。

    岳繁京回想从矿山城出发,一路走来所看到的战乱,就决定帮她,不过要看她的忽律王子同不同意。

    王子府中,忽律王子听完岳繁京的话愕然“这怎么可以,你们不能夺走我的国家。”

    “我不喜欢打仗,因我生在边城见过很多流离失所,本来我想来看看给你一些帮助,得到你付得起的东西,可是你们的国家太穷了,既然不能照顾他们,又何必强留。”岳繁京道。

    忽律王子凶狠的道“那是因为国师和我争,你们肯帮我的话,用不了几年我就能让国家富裕。”

    “国师和你争,是认为你当不好皇帝,现在我也这样认为。”岳繁京对左右看看,辛蒙江送上一些纸张。

    ”这些是我一路记录,春耕秋收你都安排不好,这皇帝你还是别当了,当个一城之主也挺好,“

    岳繁京说到这里,停上一停,淡淡再道“再说,受人挑唆而打仗,你和国师都不想要这个国家,又何必留着。”

    忽律王子涨红脸“我没有,”

    “我说过,我生长在边城,那里常年在打仗,可是我们的城还在,每一任守将都英勇无敌,太子殿下亲临过,英王殿下”

    岳繁京轻轻地笑,她仿佛回到那年冬天,英王到来的日子“只有这样的太子殿下和殿下才应当拥有国土。”

    她起身来“你想好就回我话。”

    忽律王子呆在原地,芙蓉陪他发呆,只到一个人跑来回话“不好了,国师发兵又打近三十里。“

    忽律王子仰天长长的吼上一声“好吧,我答应你,不归我,我也不愿意归他!“

    数十日后,国师气急败坏的来见李威“殿下,你说两不相助,要帮也是帮我。”

    李威想了起来的神色“王妃去逛了逛,她说挺喜欢忽律王子的,而忽律王子愿意把国家献出当藩国,王妃就答应帮他。”

    国师气的说不出话,李威打着哈哈“下不为例,我会说她的。”

    国师甩袖往外面走,他的随从急了“下不为例,我们没有国家,哪还有下回。”

    国师回头再看李威,李威冷冷看他“不甘心?何不从你的另一个援兵说起。”

    “你,知道了?”国师大惊。

    李威冷笑“幽塞一直是发配之地,能滋生林中强盗,也能滋生更强的人,近百年来左右朝纲,代代左右朝纲,一代一代传下去自以为自己是民间皇帝,现在还想从你手里拿到一个国家,转过头就要进中原吧?”

    “你真以为他是在帮你?他帮你却让你和我结盟,借此想稳住我,顺利的得到你们的国家,能给他们,不如送给我国。”

    李威挥袖“国师慢走,本王不送,代我转告,后会有期。”

    目送国师离开,李威又站了会儿回房,就听到妻子和伍婉芬格格的笑声,李威也露出笑容,自语道“看样子,这是谢捣乱来信了。”

    进门,岳繁京笑盈盈“素娟也有了。”

    她,也有了。

    李威佯装不在意那信的内容,有时候他也要在乎下是不是挑唆的话。

    岳繁京念给他听“素娟说先要个女儿,因为她家最近疼女儿,她说无人能比呢。”

    李威撇撇嘴,眼光在妻子身上打个转“回信说她又胡闹了,最疼女儿的人是我们家,如果你先生一女,倒也有趣。”

    “那,不管得男还是得女,和她家比比?”岳繁京笑道。

    “比比。”

    李威悠然地道“我是不会输的。”

    他早就看永清侯不顺眼,等有了孩子刚好教训这对不像话的父女。

    ------题外话------

    就这样吧,完结。

    好些读者一直支持仔,仔万分的难为情。

    新书倒是手顺,如果还可以支持,或者愿意去看看,或者闲着呢,麻烦收藏。

    书名承平伯夫人的客厅。

    女主再嫁。

    男主类似赵赦。

    -----------------------------------------

    作者更多新书请上(n.)或百度搜索

    整理制作,版权归作者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如果觉得本书不错,请购买正版书籍,感谢对作者的支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