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六零种田记 > 第201章 礼物与广播
    腊月二十九,相比远在吉河省的小姨,邮局那边加班加点,在海市的杜岳平最快收到了乔佳月的包裹。

    此时海市经常有不要票凭证抢购的物品,大家都拼命地往家里屯东西,街上的人都是大包小包的,谁也没空去盯着谁看。

    除夕之前,杜家已经买了萝卜、地瓜、土豆、白菜等耐存放的菜,可以吃上大半个月了。

    因为这个包裹太大了,杜岳平跑去邮局扛不动,只好回家把大堂哥杜岳南给拖过来帮忙。

    杜岳南已经听堂弟说过乔佳月乔宏远两人,且他还寄钱和票券请人帮忙寄吃的事。

    他觉得杜岳平一定是被坑了,对杜奶奶纵容堂弟的做法无言以对。

    这个大包裹的最上面是一封信,信件很厚,杜岳平第一时间就拆开了。

    杜岳南看着麻袋里的东西,不由挑挑眉,干菜、萝卜干、地瓜干,都是些很普通的东西。

    下面是…嗯?雀麦?这东西军队里有,直到去年才退出食谱的。

    杜岳南越发觉得堂弟被坑了,雀麦是野菜,不值钱。

    然而杜岳平看完信,一溜烟跑过来,手往底下的雀麦里掏,掏出来一大包大米,一包草莓干,一小罐蜂蜜,以及单独包装的调料包。

    杜岳南懵了下,没想到雀麦里头还别有洞天,但不得不说,他对这兄妹俩的印象好了不少。

    此时,杜岳平已经拿了几包调味包跑去找杜奶奶,简要明了地说了用法。

    他还要帮着乔佳月把这个调料包给卖出去,一包卖三毛?他卖四五毛,肯定有人买。

    杜奶奶看到有卤味的调料,就不打算自己配了,当场就要卤一锅。

    大孙子好不容易请到假回家探亲,她要好好施展下厨艺。

    而这时,杜岳平又从雀麦里翻出兔肉干和鱼干,杜岳南顿时觉得脸被打得啪啪啪响,这兄妹大方又谨慎,他记住了。

    杜家开始卤肉后,整栋楼、整条弄堂里的人都要疯了,那香味太浓郁了,偏偏找不到来源,只能就这这香味下饭,假装自己在大口吃肉。

    杜家的邻居是知道怎么回事的,但他们都不敢过去,谁叫人家出了个解放军。

    他们在心里暗自诅咒,明明成分不好,杜岳南怎么进的军队?

    杜岳平吸着这肉香味,小胸板挺得直直的,这都是他的功劳。

    杜岳南看着小堂弟的模样,不由摇摇头,他翻了下自己带回来的东西,有一个五角星的胸章。

    本来要送给杜岳平的,现在还是送给那对兄妹吧。

    他看那调料包还有不少,可得叮嘱下奶奶,别让杜岳平拿出去卖了,一旦被抓,一顶投机倒把的帽子就坐实了。

    此后,在乔佳月不知道的地方,她的调味料渐渐有了名气,那些买过的人,后来都念念不忘。

    乔母忙完后,进入地下室,见四个孩子坐在桌前,听着广播里的内容。

    不过她仔细一听内容,脸色不由僵了下,他们听的竟然是宝岛那边的电台,此时电台放的是以前的故事录音。

    乔佳月看到乔母下来了,殷勤地倒了一杯蜂蜜水,然后悄悄地把自己准备好的礼物拿在手里,背在身后走到她面前。

    “阿娘,新年快乐!”乔佳月递上去一条红色的织金纱巾,纱巾的边缘是食指长的流苏,轻轻晃动着的时候,非常漂亮。

    乔母见了,先是惊讶,而后是欢喜,她摩挲这这条纱巾,忍不住亲了女儿一下,“谢谢月儿,我很喜欢这个礼物。”

    乔佳月抿着嘴笑了,转头递给乔宏致一个圆圈样的东西。

    “这是什么?”乔宏致好奇地拿在手里看来看去。

    “大哥,你自己摸索,实在不明白再问我。”乔佳月抿着嘴说。

    那其实是系统里买的仿古鞭子,轻便、弹力佳、有特殊性质,操作好的话,可以秒变武侠高手。

    乔宏远爱不释手地翻着,即使他现在跃跃欲试,但也知道时间地点不对。

    “二哥,这是给你的。”乔佳月递给乔宏远一根看起来平平无奇的笔。

    别看它很普通,实际上一天都在使用,它的使用寿命可达十年以上,还可以自由变换颜色。

    “三哥,这是你的。”给乔宏良的是一盒72色可溶性彩铅。

    之前乔宏良捡到的那些颜料、画笔,他一直都很珍惜,用的次数不多。

    而水溶性彩铅是另一种绘画工具,简单方便,她希望乔宏良可以尽情地去画他眼中的世界。

    “这是给阿爸的。”乔佳月给乔父的是一根钢笔,他原来的那根很旧了,写起字来还会漏水,字迹糊成一片。

    乔母欣慰地看着女儿把家里人都给照顾到了,她问:“月儿,那你自己呢?”

    “啊?我自己?”她摇摇头,“我不用啦!”

    “你这半年来也有进步,有改变,为什么不给自己一个奖励呢?”乔母反问道。

    乔佳月一时语塞,不知该如何回答。

    乔宏良默默地拿出一张纸,画的乔佳月坐在花园里弹琵琶的样子,“月儿,送你。”

    乔佳月看着乔宏良笔下的自己,原来在他的眼中自己是个温婉、认真的女孩吗?

    乔宏远没说话,递上一个制作精美的风铃,至于乔宏致送的,是他自己偷偷捏的,用土法烧的花瓶。

    乔佳月惊呆了,她没想到三个哥哥都给自己准备了礼物,一看就不是临时准备的,而是花了时间的。

    “谢谢哥哥们。”乔佳月垂下眼,拿手去抹眼睛,心里酸酸的。

    如此备受宠爱的自己,如何能不努力,让他们为自己而骄傲呢?

    今年新年天气不好,刮风下雨,阴冷刺骨,但谁也阻止不了孩子们拜年的热情。

    大家条件好了,待客的糖果、饼干、花生都多了,没几个孩子舍得放弃这些福利。

    即使泥泞的路面会打湿布鞋,裤脚会沾上泥土,甚至可能挂上两条鼻涕,但为了吃的,拼了。

    乔佳月跟着哥哥们拜完年回来,就脱了鞋袜在灶边烤火,听着大队里的广播,小声聊着天。

    大年初一,大队的广播会从早放到晚,就那两三个电台轮流放,革命歌曲、革命话剧、故事集等,听得大伙津津有味。

    为大队提供了的收音机的乔宏远又被大伙拿出来夸了又夸。

    今年春节没越过一月,而此时,中央广播电台已经能听到关于介绍、评论**通知事迹的文章。

    听得多了,大家也都好奇,这**是个什么样的人?这广播里讲的**故事挺不错的。

    对于**两个字,乔佳月前世可是如雷贯耳,从今年开始一直到她死那年,这位英雄仍然是人们学习的榜样。

    而且现在广播里已经有学**的通知,想必过不久,轰轰烈烈的学**活动就要开始了。

    而现在,大家还都把他当做广播里的故事,并不知道这个人,以后会影响到自己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