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六零种田记 > 第一百七十四章 难道是乔五姑?
    蔡名带着乔佳月在百货商场里转了一圈,见她什么都不买,只好买了半斤酥糖,就把人带出来。

    元宵节的灯会就在中山街,离百货商店其实不远,不过这会才中午,离灯会还早着呢,蔡名把乔佳月送回家,就去找了徐佳。

    可是到巷口的时候他就犹豫了,未婚男女送纱巾好像不合适吧,算了,他还是不要让人家误会了。

    想着,蔡名又倒回去,乔佳月见状,不由挑眉,这么短的时间,这纱巾是送不出去还是没送?

    她想了想,到底没问,她一个小孩子,不合适。

    晚上,中山街上,人山人海,乔佳月没想到有这么多人,她个子小,大人又只顾着抬头看,磕磕碰碰的,真是难受。

    蔡名怕乔佳月走失,把她抱起来,让她坐在自己肩膀黏上,顺着人流往前走。

    乔佳月眯着眼,看着周围的人的头顶,都以灰云居多,少数几个乌云笼罩,红云更是凤毛麟角。

    因为视野拔高,乔佳月能看到的东西更多了,这时的花灯并不如后世的千奇百怪,形状都是比较传统的,看着也没特别有新意。

    但是走着走着,乔佳月就见右前方那抬头看灯的女人很眼熟,但她很肯定,自己不认识那个女人。

    乔佳月捏着手指头,敛眉沉思,她终于想起来那个女人眉眼间的熟悉感哪里来了,乔爷爷就是这样。

    难道说那个女人就是乔五姑?乔佳月伸长脖子继续看去。

    那个女人穿着深蓝色的外衣,齐耳短发,个头跟乔四姑差不多,但要白净一些。

    乔佳月觉得奇怪,为什么在家里都没人提起乔五姑,而她前世没有印象不说,这一世都差点忘了还有这么一个人。

    那个女人似乎感觉有人在看她,就朝乔佳月这个方向看过来,不过乔佳月正好垂下头,就没发现这情况。

    这个女人不好相处,乔佳月心里想,希望她不是乔五姑,否则有这么一门亲戚,也不知是好还是坏。

    毕竟一个出嫁的女儿数年不与家里联络,可见其心之硬。

    因为那个女人的关系,乔佳月后面看灯都没什么兴致了,心不在焉的。

    走到尽头,蔡名才发现乔佳月无精打采的模样,吓得去摸她的额头,“小月,你可别吓我。”

    “蔡名叔,我没事,估计是人太多的关系,我一时喘不上气。”乔佳月摇摇头,解释道。

    蔡名一个大男人,粗心得很,哪里会想那么多,也就信了这话,“花灯看完了,我们回去吧,我阿娘应该煮了汤圆等我们回去吃。”

    回去的路上,正好碰上徐佳,她看到蔡名很是高兴,“蔡名哥,你也来看花灯啊!这是……”

    她记得蔡盛还没孩子,这个小姑娘肯定不是蔡名的侄女,那是谁呢?

    “这是乔佳月,小月,叫徐佳阿姨。”

    “阿姨好,我叫乔佳月,你可以叫我小月或月儿。”

    “乔佳月?好巧啊,我也有一个同事姓乔呢,她叫乔丽兰。”徐佳笑着说道,开始找话题跟乔佳月聊天。

    乔丽兰?乔佳月想起乔四姑叫乔丽娟,这世上没那么多的巧合吧?

    她心里不安,总觉得有些事情超出了自己能掌控的范围。

    心里记挂着事,乔佳月也就无心去回应徐佳话里的试探,蔡名要是对这姑娘有意思,自己会主动的。

    回到蔡家,蔡名急急忙忙让乔母去煮姜汤,他可是跟乔父保证过的,要把乔佳月养得白白胖胖的,这要是感冒了,他脸就丢大了。

    这一夜,乔佳月睡得不是很安稳,她做了噩梦,梦到晚上见到的那个女人满脸血地朝自己走过来,恶狠狠地说:“都是你这贱丫头的错!”

    乔佳月惊醒过来,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拉亮了台灯,从床侧的热水瓶里倒了一杯水,小口小口地喝着。

    这个梦太真实了,自己有点被吓到了。

    睡不着,乔佳月就打开权市的地图,上头有许多的绿点,大多数绿点都安静不动,但是在罗江边上,她见到了几个绿点在移动。

    罗江穿过权市,最后与其他支流汇合流入大海。

    这是乔佳月第一次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看地图,都说月黑风高时,杀人越货夜,这些人往出海口去,让她不得不多想。

    那几个移动的绿点与另外几个绿点汇合后,停了大约三分钟,便四散而去。

    乔佳月忍了许久,到底没去点那些绿点的查看名字,知道太多,有时并不见得是好事。

    后半夜,乔佳月就睡得不安稳,翻来覆去的,第二天哈欠不断。

    许阳光早早地来到蔡家,看到乔佳月从屋里出来,他的眼睛亮了下。

    吃过早饭,蔡名和许阳光带着乔佳月出去玩,两个人争着介绍权市有标志性的景色。

    乔佳月只选了开元寺,对于鬼神,她向来深信不疑,到了权市肯定要去拜一拜的。

    现在开元寺没被打入封建迷信一途,但乔佳月知道,再过两年,只怕这里也不清净。

    跪在大殿的蒲团上,乔佳月双手合十,虔诚地磕头跪拜,感恩上天,感恩一切鬼神,让她有机会改变。

    许阳光见乔佳月兴致缺缺,不想逛街的模样,他眼珠子转了转,建议道:“我知道有供销社的货车要去夏安市一趟,要不我们跟着去,下午回来?”

    蔡名是没有意见的,夏安市那边的鱼肉罐头还是很有名的,过去买一些带回来也是可行的,免费的车谁不想蹭呢。

    乔佳月自然愿意,她巴不得多开几个地图呢。

    夏安市是一处海岛城市,而这辆火车只到夏安市下的一个公社。

    说实话,如今夏安市跟对面的宝岛没打得那么剧烈,但三天两头的也有点动静,因此对进岛的人查得很严。

    不过对于乔佳月来说,在岛外也一样,地图一样能开,或许开出的地图的海岸线长了,海域也被点亮了,真是个大惊喜!

    到采购鱼肉罐头的时候,乔佳月坚持自己付钱,这可把蔡名和许阳光惊到了,没想到一个小姑娘身上还带着这么多钱!

    “蔡名叔,等我再长大一点,能跟你坐火车去别的城市吗?我想买其他好吃的罐头。”

    乔佳月买的鱼罐头大部分都被许阳光提在手里,她这略显天真的话让两个大男人都笑了起来。

    “这个简单。”许阳光说,“你蔡名叔在火车上工作,是有个家属福利的,你想坐多少趟都行。”

    蔡名瞥了许阳光一眼,怪他抢了自己的话,“行,等你长大了,我就带你坐火车去玩。”

    他现在已经是列车员组长兼宣传委员,手中这点权力还是有的。

    “谢谢蔡名叔。”乔佳月感谢道,心里想着,小红兵大串联是什么时候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