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六零种田记 > 第一百六十二章 重开集市【6月票40】
    乔父和乔佳月从海边回来后,就到了腊月,开始下起小雨来,淅淅沥沥的,屋里屋外都潮潮的,冷得不行。

    田里的小麦长出了一大截,相应的,杂草也长得有点凶,天气再不好,社员们也得到地里去除草。

    乔奶奶又到处说她老寒腿又犯了,痛得不行,孩子不孝顺,都没人问一声啥的。

    乔佳月忍不住想翻白眼,老寒腿犯了,您老人家还能四处跑抱怨?

    风湿病痛是大多数老人都会犯的病,但也没人像乔奶奶那样到处说,谁不是忍着,该干什么干什么。

    进入腊月后,大家都忙啊,那鸡鸭、猪都要加大喂食量,争取最后的十天半月内再长几两膘。

    至于兔子,该留种的留种,分笼的分笼,其余的都杀了,做成兔肉干。

    高玉莲如今不管食堂了,就带着几个妇女专门管兔子这事,她看了看,嗯,腌制配料没了,得再找队长去。

    其他三个生产队都跟着四队学,养兔子,做兔肉干,但是这腌制的配方就学不去。

    原因简单,配方掌握在队长手里。而实际上,这个配方是乔佳月弄出来的。

    乔母一听高玉莲来要腌制配料,就转身提出一个木桶出来,“都做好了,一直忘了给你拿过去。”

    其实是乔佳月昨天才赶出来的。

    高玉莲笑眯眯的,也不提配方的事,确实有不少人说过让乔父把配方公开,但让高玉莲给骂跑了。

    这是人家的秘方,留着以后用的,现在免费提供来做兔子让生产队的人沾光,已经是能做到的最大限度了。

    烘干机几乎没怎么停过,不是在烘干兔子肉就是在烘干香菇。

    怕两种东西串味,两个烘干机只能分开烘干,因此兔肉干的烘干速度就慢了许多。

    腊月十五一过,不用供销社的人来催,大队干部就组织起人手,先把生产任务交了,再然后是卖各生产队的产出。

    供销社那边早就有车子等着了,这些车子主要是送货到供销社,然后再把供销社这边收购的物品运送到城里去。

    说得夸张点的,送来的货可能还不到运走的十分之一。

    高山大队四个生产队今年的工分值又增加了,其中以四队的最高,可把四队的社员给高兴坏了。

    这些收入的主要来源就是养猪和鸡蛋、干香菇、兔肉干,其他生产队因为猪养的比较少,差了四队不少钱。

    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其他生产队决定了,明年继续跟着四队学习,四队做啥他们跟着做啥,瞧瞧这才多久,钱包都没那么瘪了。

    会计拿着算盘那边噼里啪啦地算着,边上还有几个人帮忙复核,要分钱了,真是太让人激动了!

    四队分钱分钱并不是以家庭为单位,而是以个人为主,至于个人要如何处置这些钱,其他人也管不了。

    一般来说,以家庭为单位会比较好分钱,但这对于某些人来说不公平,辛苦一年的钱被掌控在别人手里,自己要做点什么还得低声下气地去讨钱,好不憋屈。

    当然这样分钱也有坏处,那就是容易造成家庭矛盾,婆婆就管不到儿媳妇的钱,儿女的钱不想全部上交……

    但乔父觉得吧,无论是男女老少,至少都要有点钱傍身,仍旧坚持这种分钱法,谁反对都没用。

    今年三队也学乖了,账簿条目记录清晰,再没发生去年算错账的事件。

    但一、二队的一些年轻人却被四队的分钱法给刺激到了,要求生产队会计分开算,为此闹出了不少事。

    但这些都与乔父无关,他忙着呢。猪圈要扩大,粪池太小了,也得扩大,这如何设计,都是个问题。

    最近他跟着二儿子看书,发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东西沼气池,他觉得可以试试,父子俩没少就这事进行讨论。

    社员们拿到分红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往家里添购东西,而最大的事,估计就是添丁进口了。

    这饥荒刚过去,嫁娶的要求也少,主要是粮食和布票以及一定数额的钱。

    乔六安可算是要结婚了,对象是公社的一个姑娘,据说两人是同学。

    具体的乔佳月不清楚,但对于这个兄弟,乔父绝对会帮着操办的,看六安家里喜气洋洋的,女方应该是个不错的。

    日子定在了腊月二十八,很接近过年的日子,乔父有空的时候就和乔六安去供销社,添置些结婚的必需品。

    除了乔六安,娶媳妇的人家也不少,每天都有人去供销社,据说今年供销社有好多不用布票的布,可是让人高兴坏了。

    接着,有消息传来,公社要重开集市,腊月二十三到二十五,集市连开三天,允许各个大队去集市上进行交易。

    而大队要交易的东西,都必须提前登记提交公社,并禁止私下买卖粮食,一旦发现,就要抓去劳动改造。

    四个生产队的产出也不少,归类了一下,陈东方写了清单提交,很快得到了批准。

    二十三这天还没亮,社员们早早就起床,挑起前一天准备好的东西,排着队去公社。

    公社划分了范围,每个大队都有固定的位置,将生产队的东西放下后,除了负责的人,其余的人都去逛集市了。

    那么久了,集市总算又开了,谁都盼着能淘到家里需要的又便宜的好东西。

    这回乔佳月四兄妹都来了,四人手牵手,看着这人山人海的集市,都惊呆了,这要怎么逛?很容易走散的啊!

    兄妹几人想了个办法,拿了绳子把手腕绑在一起,然后一个摊位一个摊位地看过去。

    这一看,他们才发觉,他们高山大队带来的东西并不多稀罕,看看别的大队,小猪仔、鸡仔、鸭仔等,还有果苗、树苗等等。

    更别提什么地瓜酒、地瓜糖、麦芽糖之类的,只要给劳动人民们一点光,那产生的能量是无穷的。

    兄妹几人都觉得高山大队太过于小心翼翼了,看看别的大队,胆子可真大啊!

    高山大队带去的东西很快就卖完了,但却没赚钱还要倒贴钱,因为他们要买许多小猪仔、还有树苗果苗等,

    因着大炼钢铁砍了太多树,公社都下发了植树任务,高山大队没有树苗,可不得买吗?

    看看这些山下的大队,他们的消息是多灵通啊,早早就提前做好准备,可不就挣到钱了吗?

    说来说去,高山大队还是吃了消息不灵通的亏,可没办法,交通不便是硬伤。

    高山大队的社员们回去后,抓紧时间把种树,等开春了,还要再补种一批。

    而以生产队的名义买的猪仔,还没买小猪仔的社员们赶紧买回去,要知道现在没有粮食吃,猪吃的也是野菜,想要长膘可没那么容易。

    有时候一头猪养了一年都达不到任务标准,老凄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