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六零种田记 > 第27章 超出预计
    这些人都是小队的妇女,乔父这个小队长自然不可能亲自去盘问,他就把这事儿分配下去。

    或是她们的丈夫或是婆婆,总之得问出个一二三来才行。

    问题的答案汇总之后,乔父仔细琢磨了下,这些人回去后大多是劝说娘家人去扦插藤生野菜,说能填饱肚子。

    至于高山大队已经吃上雀麦的事,只有乔奶奶和乔三婶说给了她们的娘家王家知晓。

    想来其他妇女没说都是害怕其他大队的人来高山大队借粮。

    毕竟雀麦本小队都不够吃,怎可能再借人?

    而王家所在的内山大队,是在半山腰,然而这个大队却是整个公社出了名的穷和懒。

    更出名的是,内山大队外嫁的闺女大都很顾娘家。

    有人开玩笑的说,内山大队大半是靠外嫁的闺女养活的。

    因此,内山大队夜是唯一一个没发觉地里多了速生野菜的大队。

    而陆红中去内山大队的时候,也没细说,所以内山的人一直等到高山大队的闺女回去后才知晓那野菜长得快,味道不错。

    所以没来得及扦插的时候,内山大队已经将发现的速生野菜全摘下吃了。

    高山大队几个生产小队长再次聚在一起开会,讨论各自问来的消息。

    说到内山大队的时候,大伙都沉默了。

    内山大队穷和懒,高山大队也好不到哪去,要不怎会与内山做亲家呢?

    内山嫁来的媳妇们说的内容都大同小异,内山大队希望得到高山大队的接济,比如帮忙扦插雀麦之类的。

    好半晌,乔父憋出一句话:“内山大队的社员脑子里装不下那么复杂的事。”

    发现速生野菜能吃,生长速度快,他们第一想的不是扦插,而是全吃光,这智商着实让人无语。

    与其担忧他们会去公社告状,还不如担心他们来借粮。

    至于回去的其他大队的妇女,都没泄露速生野菜出现的具体时间,只说可以扦插野菜。

    这样分析的话,应该不需要太担心。

    不过乔宜兵依然着急,嘴巴里都冒泡了,公社那边没具体通知的时候,他心里就一刻也不得安稳。

    在高山大队的干部忧心秘密泄露的时候,乔佳月在家里,打开系统,又下了一个祝福。

    “祝福:县委承认速生野菜的存在,上报上级并大力推广。”

    “扣除精力点25,获得星点20000.”

    乔佳月盯着这星点看,她之前使用祝福的时候,星点向来不多,怎么这回例外?

    每日精力点充足的时候,她就会试着下各种祝福,得到的星点都不多。

    关于速生野菜一事,乔佳月一直很有信心,她祝福过好几次了,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此时,公社一得到陆红中上交的报告,就迅速地上报到了县委,县委开会讨论后,接着跟省委汇报,一层层往上。

    谁也不知道速生野菜在上层各个派系中经过了多少争论,最终推广一计脱颖而出,一纸最高领导人签署的文件,飞快地送至晋安县县委。

    县委还没来得及派人,军区就来了人。

    在晋安县,军队的权力是要比县委大的,尤其是某些事,县委都必须让步。

    因此县委的领导不得不与军队合作,派人到淘溪公社,迅速到各个大队剪够藤条。

    而到这时候,高山大队数量繁多的速生野菜到底引起了注意。

    也因此,派到高山大队的士兵是最多的,不仅剪下了大量的藤条,还挖走了大量的植株。

    高山大队的社员们心疼不已,看到大量的藤条被剪下,植株被挖走,眼睛都红得跟那兔子没两样了。

    他们不敢闹事,一是有士兵在那镇场,二是公社领导亲自到高山大队,慷慨激昂地陈词。

    说高山大队这为社会主义建设贡献了最多的力量,公社会取消之前的批评,恢复扣下的票证,在年末的先进大队评选中占有优势等等。

    速生野菜出现的时间早晚,已经不是关注的焦点,它们的生长速度才是关键。

    据说国家研究员派了人下来,要研究速生野菜,看能否嫁接地瓜或是土豆,做到一年四季都长。

    乔佳月看着几乎被剪得光秃秃的速生野菜,到处都是挖开的土坑,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

    她没想到上头的速度这么快,快得超过了她的预计,甚至动用上了军队。

    她本来以为,县委要推广速生野菜,应该是号召各生产大队,自觉剪下藤条、挖出植株主动上交公社。

    然而如此雷厉风行的行为,也潜在说明了一个问题,粮食危机比表面上看上去还要严重。

    本来小队食堂隔三差五地就能做一回雀麦面饼,而现在可好,连速生野菜都吃不上,只能再去挖那苦涩的野菜吃。

    一时之间,各个小队的社员们精神头都不好,做事有气无力的。

    乔佳月甚至在想,她是不是祝福过头了呢?

    祝福的方向是对的,可是事在人为,会做到什么程度,真的无法预计。

    或许这就是祝福与诅咒最大的不同吧。

    这时候,接连下了几场雨,各小队的社员们都忙着在稻田里忙活,挖水沟,堵排水口,忙活得不行。

    而速生野菜在几场雨后,一下子茂盛不少,郁郁葱葱,各小队欢天喜地的,摘了不少,食堂里做了一顿野菜团子,可把社员们喜的。

    果然,这时什么东西都不如吃的更能让人心情愉悦。

    这时到端午了,然而没粽叶也没糯米,根本就没法过。

    更别说,根据习俗,这日还要煮饭菜祭拜祖先。

    虽说要打倒封建主义,连祖先的牌位都被扔了,但对于大家来说,这些事是根植在血液里的,无法忘。

    乔父和高玉莲商量了下,这日每个社员的口粮增加二两,加了芭蕉芋和地瓜干,做成野菜团子。

    这日,没有社员在食堂吃饭,大家分了食物就回家。

    回去后,门窗紧闭,大伙把食物摆放在桌上,没香可点,只好拿树枝点了火充当一下,虔诚地祭拜,祈求祖先保佑,平安度过这个荒年,让全家能填饱肚子。

    这种事向来是乔父去的,乔母带着四个孩子在家里等他回来。

    因着乔母是外地人,对当地这些风俗不清楚,连本地话都说不大利索,加上乔奶奶不喜她,她索性就不去了。

    乔佳月支着下巴,她没打算拿粽子出来,不是怕被发现,而是家里人的肠胃消化不了糯米,还不如吃些别的。

    而现在的问题是,商城里端午特价,她看花了眼,要买什么呢?好些每一样都需要,怎么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