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六零种田记 > 第八百三十九章 不后悔
    两人转了一圈,乔佳月心里就有底了,打算回去规划一下,在什么地方种什么植物。

    最好再弄出一个适合小孩子玩耍的地方来。

    以前自己没孩子,倒不会想那么多,现在她做什么都要先想一下孩子了。

    想想也真是奇妙,没孩子的时候都不会想那么多,而一旦有了,想法自然而然就改变了。

    邓迎知道乔佳月想要种果树,自然是跟她有商有量的,不过有一些树木是不能种在庭院里的,涉及到风水的问题。

    过去虽说打倒封建迷信,但是该信的人还是会信,邓家可没有因为接受西方教育就把这些给抛弃了。

    乔佳月都打算好了,从商城里购买种子,一些比较有特色的作物种下来,如果效果好的话,那郊区的那些地也可以规划起来了。

    乔母这几天早上会去看看乔佳月,其余的时间就待在小院,要不去商场走走,买一些东西。

    因为来得太匆忙,许多东西都没带,她就打算买了材料自己动手做给乔佳月,反正小院这边什么工具都有。

    此外,她还给乔父打电话,让他在乔宏致联系家里的时候,吩咐他从港岛弄一些婴孩用的东西寄来京市。

    滚滚那时候是买了一些,但到底用得差不多了,而除了百家衣外,乔母也不想让外孙或外孙女用旧的。

    乔父把这事记下,然后跟乔母说了一件事,就是刘平安打过电话,说要带白玉姗去京市玩,想见见在京市的表弟表妹们。

    他就把小院的地址给了刘平安。

    他想着,乔母正好也在京市,姐妹俩见个面,有什么事当场就解决了。

    乔母一听,差点没忍住痛骂乔父一顿,他这是出的什么馊主意。

    但是木已成舟,乔母也不可能说为了避开白玉姗就临时找个地方住。

    她琢磨了一下,到底姐妹多年未见,决定到时候买只鸡并其他菜,做一顿好吃的。

    两人该说的说,该吵的吵,都一大把年纪了,闹得太过的话未免显得太幼稚。

    乔母去看乔佳月时,顺道把这件事跟她说了。

    乔佳月终于忍不住自己心里的好奇心,“阿娘,只有二姨了吗?其他人呢?”

    乔母笑着说:“都出去了,也不知道在哪,你表舅在美国那边并未发现他们的踪迹。”

    所以很有可能当年白外公一家并未往西方去,而是选择去了宝岛或是东南亚一带。

    白家当年在海市也是个不小的家族,家业不少,妻妾成群,子嗣众多,因此当年要离开时还分了批次的。

    就乔母知道的,当年只有她和白玉姗两个没有什么存在感的人留了下来。

    她不知道白玉姗后不后悔没跟着出去,反正自己是不后悔的。

    白家带着数代人积累下来的财富,只要没碰上什么意外,又不自己作死,选定一个地方后,肯定很容易就扎根下来的。

    所以这些年来,乔母几乎不跟孩子们提白家,除了他们出去的原因外,还有就是感情不深的原因,实在没什么好说的。

    反正乔母顺利长大,该学的都没落下,可惜的是,那么多同辈人中,亲近的人几乎没有,毕竟自己可以会威胁到其他姐妹的姻缘的,至于兄弟,哪有那么多心思分到姐妹身上?

    除了常吵嘴的白玉姗,也就和表哥郑如肃走得亲近一些罢了。

    “阿娘,那我们要不要也去见见二姨?”乔佳月想,也不知道这亲戚见面会不会尴尬。

    “需要的时候我会跟你们说的。”乔母摇头,主要是她担心自己和白玉姗吵起来,让女儿女婿见了笑话。

    乔佳月听乔母的话,没坚持,倒是给乔母说了几个吃饭的地方,当然,她都没去过,是穆书宛和邓先昌说跟他们说的。

    今年,京市终于出现了私营饭店,在第一家出现之后,其他家也陆陆续续地开业了。

    根据穆书宛和邓先昌的说法,有几家的味道还是很不错的,据说是一些民国时的大厨的传人。

    所以乔佳月觉得在外头吃划算,也就两三个人,没必要弄得浑身油烟味的。

    乔母把地址记下,却没打算听乔佳月说的话,她们真在那饭店里吃,万一吵起来呢,可不是把脸都丢光了?

    乔母看向乔佳月的肚子,伸手摸了摸,又捏了捏她的脸,“你又不吐,怎么回来好些天了,一点肉都没长?”

    穆书宛一天八顿地安排,份量都不少,乔母都没那么讲究,这样的补法,乔佳月应该被养得白白胖胖才对啊!

    然而白是有,胖却是一点都没见的。

    乔佳月捏捏自己的手臂,“没胖吗?我觉得有些衣服穿着都紧了。”

    她怀疑乔母和穆书宛是天天看着自己才没有感觉到自己胖的。

    乔母有些疑惑:“真的假的?”她打开自己带来的袋子,“喏,这是我给你做的几件衣服,都比较宽松,适合你穿。”

    天气冷了,她还特地做成夹里的。

    “说起来,前两个月小凤还给你和你的孩子做了几件衣服呢,可惜都放在大队里,要不我还能带来给你。”

    “小凤怎么想到做小衣服的?”乔佳月好奇地问,“她家现在还好吧?”

    “她说她做梦梦到你生了个闺女,就给做了几件小衣服。”乔母笑着说。

    他们家对生男孩那么执着,自然也不会因为乔小凤说梦到生女儿就对人家有意见。

    “不过她的公公婆婆倒是有消息了,据说是偷渡下南洋了。”

    “他们年纪不小了吧,都当爷爷奶奶的人了,没必要再去折腾吧?”乔佳月惊讶地说。

    “据说他们早年外出做工,因为烧了一家房子,就把大儿子卖了还债。因为这个儿子是在外地生的,没人知道。”

    “后来据说是这个大儿子下南洋发了大财,请人来接他们两口子过去享福。”

    至于这事情是真的还是假的,他人也无从得知了。

    “不是吧,还能这样?”被卖掉的儿子转过头来报答亲生父母的事也不算罕见,只是发生在身边,未免太戏剧性了一些。

    “他们老两口倒是走得爽快,把钱都拿走了,倒是苦了小凤他们一家子。”乔佳月是真的为乔小凤不值。

    在他们那,只要没分家,基本上一家子赚的钱除了留少数自己花用,其余都是交到公中由长辈支配,这也是为什么子女多的家庭容易有矛盾的原因。

    五指都不一样长,对儿女的宠爱也不可能均分,免不了有多有少,谁又乐意呢?

    “小凤自己有手艺,她男人又肯吃苦,日子不会差的。”乔母说,只是这件事情终究会成为两口子的一个心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