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六零种田记 > 第八百三十二章 父子间
    “我还想说他家平安也差不多大学毕业了。”乔父低声说道。

    “平安给我写过信,学习不错,今年毕业,应该是分配到电厂工作了。”对于这个外甥,乔母倒是愿意多说几句。

    “这工作稳定了,其他就好说了。”乔父说道,“他一个大学生,好好做的话,提干还是很容易的。”

    虽然现在许多国营单位的效益不好,但是电厂肯定是掌握在国家手中的,这个工作也算是铁饭碗了。

    乔母笑着点点头,她虽然跟白玉姗闹矛盾了,但也不会迁怒到孩子身上。

    “平时我给月儿他们寄吃的,也会给平安寄一些,他倒是懂事,也会寄一些他们那的特产过来。”乔母说道。

    以前政策没变的时候,就算家里有好东西,她也不敢寄,后来的倒是没有这些担忧了。

    对于这个外甥,乔母的印象不错的,如果不是白玉姗跟她提那事,她那时候去京市,就顺路拐过去她家了。

    乔母家的事情,乔父知道的只是一些大概,具体的有什么恩怨啥的就不清楚了。

    他也没想去细问,反正有什么事需要他帮忙他肯定会去做的,既然乔母现在不提,那就是不需要自己插手。

    两人说着说着,话题继续放到滚滚的身上,长牙了,用什么磨牙比较好,吃什么牙比较容易长。

    几个孩子出生的时候,正好是条件不大好的时候,他们长牙的时候,他们当父母的都没那么关注。

    等乔父乔母大包小包回去看孙子的时候,就发现大队里多了许多光头的小子,他们很是惊讶,这是做什么剃光头?

    没一会,他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不由有些哭笑不得。

    原来是双抢过后,大队为了犒劳社员们的辛苦,特地去请了电影放映队来放电影。

    而电影放的不是别的,正是今年大火的《少林寺》。

    这些小子看完电影以后,就跟着迷了似的,剃了光头,硬是要去少林寺学武术。

    他们并不知道这部少林寺讲的是哪里的故事,还以为是权市的那个少林寺,就结伴一起走路去。

    要不是被大人发现了,那几个小子绝对能走到权市去。

    这些小子被抓回来后,吃了几顿竹笋炒肉,总算没再念着要去少林寺,但却剃起了光头,时不时地摆个架势。

    乔父乔母听了哈哈一笑,他们在工厂里很少外出,附近的村子也离得远,并不知道还有这样的故事。

    但是这部电影很受大家喜欢倒是真的,厂里的工人们也经常聊。

    滚滚现在走路有些稳当了,此时门前的阴影地,严丹凤铺了张席子,让他在上头玩耍。

    他一看到乔父乔母回来了,马上就颠颠地跑过去,没两步就摔倒在地,吓得乔母一个健步上前把他抱起来。

    “阿爸,阿娘,您们回来了。”严丹凤跟滚滚后面,淡淡地笑道。

    “小良呢?”乔父眼巴巴看着乔母怀中的滚滚,先把东西给放进屋里。

    “他去山上担柴了。”严丹凤说,她第一次在乡下过日子,挑水砍柴等事情都不会做,所以乔宏良就把这些粗活全都包了。

    乔母逗着滚滚说话,问严丹凤:“在这里还习惯吗?”

    严丹凤笑着说:“习惯,除了中午热一点,其他时间都很凉爽。”

    乔母在给严丹凤坐月子那段时间内熟悉了不少,婆媳俩没那么生疏。

    两人坐在一起聊些滚滚的日常,而吴玉梅这段时间除了白天帮忙带下滚滚,煮下饭,其余时间都和白若笙住在村外的那栋房子里。

    那栋房子是当初特地给白若笙李答这些研究员建的,属于大队里的公共财产,现在并没有人住,主要放些工具、肥料之类的。

    现在白若笙说要做研究,大队部派人把房子给整理了下,怎么都要让他住好了。

    大队里对于这些研究人员最是看重,态度好得不行,巴不得白若笙住下来就不走了。

    乔父房前屋后转了下,就去山上找乔宏良了,帮他一把。

    等父子俩各挑着一担柴火回来,乔三叔并几个社员已经过在等着了。

    这次工厂招工,大队里有几个人考了进去,乔父这次回来,他们托乔父带了点东西,这些人就是来拿东西的。

    等人走了,乔父看向一旁在削竹子的乔宏良,问他:“几年不做农活,还习惯吗?“

    乔宏良看着乔父一眼:“不习惯,但偶尔做做不错。”起码他有其他的灵感了。

    这段时间内,他对造纸突然有了新的想法,最近就在倒腾这些。

    乔父闻言就没有多说什么,三个儿子中,他对乔宏良的要求是最低的。

    所以乔父也不要求他必须怎样,更不会念叨。

    如今乔宏良有妻有子,只要他好好地过自己的日子,那就行了。

    “如果家里缺什么就说,我托大队的人带回来给你。”乔父也不知道乔宏良一家子要留在大队多久,心里琢磨了下,是不是要把屋子再修整一下?

    乔宏良点点头,继续手中的活。

    乔父坐了一会,看乔宏良没有要跟自己说话的意思,心里不由轻轻叹了口气。

    对于这个儿子,他是亏欠的,这么多年下来,他也不知道要如何和对方交流了。

    乔父起身离开,也就没看到乔宏良停下手中的动作,抬眼看他背影的样子。

    乔宏良其实不是不喜欢乔父,只是不知道要说什么。

    他可以跟乔佳月说很多,跟两个哥哥、严丹凤都能聊不少,但对上父母,就以沉默居多。

    大队今年夏收的产量不错,扣除公粮,每一家留下来的稻谷并不少。

    如今大队里多了一个电动碾米机,碾上五十斤,就够一家子吃许久了。

    王秀红送了几斤糯米过来,感谢乔佳月和邓迎对女儿乔小凤的帮忙。

    虽然现在亲家两口子还没找到,但是女婿因为抢救及时好得差不多了,只要熬过去,这日子慢慢就好起来了。

    王秀红陪着乔母说话,不住夸滚滚聪明可爱,间或问下乔佳月的情况。

    前几天,她去看女儿,乔小凤做了几件小衣服,说是做梦梦到乔佳月怀孕了,生了个女孩子,特地给做的。

    乔母笑笑就收下来了,没有说乔佳月还没怀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