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六零种田记 > 第七百零一章 乔爷爷病危
    “难道我们有说错吗?她家那么有钱,不是该接济下我们几个穷苦家吗?”

    乔七婶看了乔母一眼,“不过是让二哥安排个工作,有那么难吗?”

    乔七婶的声音刚落,其人的神色就有些复杂起来。

    谁不想要工作呢,但问题是乔父那么多侄子侄女侄孙,帮谁好呢?毕竟工作个岗位是有限的。

    “啊,我先回去拿钱,月儿娘你帮我把几块布料留着。”乔大伯母觉得气氛尴尬,说完后就急匆匆走了。

    乔七婶是城里来的又怎样,一点脑子都没有,也不看看乔父乔母现在是她们能得罪的吗?

    乔大伯母一走,其他几个跟乔母交好的人一听,也纷纷说回家去拿钱,并顺便跟关系好的人说了下。

    有低价漂亮的布,哪个妇女不动心,一传十十传百,乔母家里一下子涌进来不少妇女,争抢布料,把乔七婶她们都给挤到了角落里去。

    乔佳月和乔宏致在一旁帮忙,忙得团团转。

    不到中午,除了乔母预留下来的东西,其余东西都被闻风赶来的社员们买完了。

    她们都深知这些好看的布料是供销社里买不到的,而百货商店的价格绝对比这高多了。

    乔母低价又不用布票卖布给她们,真的是非常大方了。

    乔七婶最后也没忍住,还是跟人挤了,买了几块布。

    送走这些人,乔佳月和乔宏致就坐在椅子上不肯动了。

    应付那些人真的好累。

    “都没做什么事,有那么累吗?”乔母笑着说,“等过两天杀猪,那会才忙。”

    乔宏致想起一件事儿,他转头问乔母:“阿娘,月儿的糖果饼干都定了吗?”

    乔母摇头,“还没呢,等你阿爸有空了,我们一起去。”但实际上,现在糖果饼干就那几样,没什么可以挑的。

    乔佳月听他们谈起这事,脸不由红了。

    他们这边是有习俗,嫁女儿发糖果,不过已经很多年没人这么做了。

    物资紧缺的时代,糖票难得,没几家能发得起糖,顶多就是请人喝碗稀释了稀释的红糖水。

    乔佳月觉得自家要是发糖果饼干,这不是明晃晃地告诉大家,他们家有前吗?

    “阿娘,我看还是别发糖果了,等以后大家都条件好了,我们再补发。”

    乔母看向乔佳月,并不怎么赞同她的说法,她的女儿,就该值得最好的。

    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突然有人跑来报信,说是乔爷爷出事了。

    乔母心里一惊,她早上和乔父去的时候,老人家还好好的,这是怎么回事?

    另一边,乔父也接到了同样的消息,说是老爷子从门口的阶梯上摔了下来,整个人有些不行了。

    乔父急忙往乔大伯家赶,见家里吵吵嚷嚷的,乔爷爷的儿孙围了一屋子。

    他刚到,就被乔七叔给拉了过去,原来他们几个在争论着要不要送乔爷爷去医院。

    去医院就要花钱,而老爷子的状况一看就不大好,去了医院也是白花钱,因此并可不是每个人都愿意的。

    乔大伯想着这还没分地呢,老爷子一定不能走,怎么都得撑到把地分了,留给他们大房才对。

    乔父没想到乔爷爷都这样了,他们几个兄弟还有心情在这边争论,当场就发火了。

    他转过身刚想喊个人去大队里借拖拉机,就听到拖拉机的声音,乔宏致站在拖拉机上,朝乔父招手。

    乔父啥都没说,进去屋里小心地用棉被包着老爷子抱到拖拉机上。

    乔三叔见了,沉默着没说话,拿了一床被子铺在拖拉机上头。

    剩下的人都安静了一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都上车了,他们担心乔爷爷会留遗嘱,他们可得在场才行。

    拖拉机的速度开到最大,到了县医院,老爷子就直接进了抢救室。

    一群大老爷们在外头沉默地或坐或站,心里各有各的想法。

    最后医生出来说,乔爷爷的情况不大好,可能有内出血,因为仪器有限,没法详细检查,只能先挂点滴。

    这住院加点滴,一天要花的钱并不少,乔七叔当即就不满意,嚷着要把老爷子给带回家。

    最后还是乔父给了乔七叔一拳才安静下来。

    乔爷爷在傍晚的时候清醒了,他看到几个儿子都在面前。

    他却对着乔父说:“我要见丽兰,然后你们送我回家,这医院一股怪味,我不舒服。”

    听了乔爷爷这话,好几个人的脸色当场就变了,他们没想到老爷子到现在还惦记着乔五姑。

    乔父什么都没说,吩咐乔宏致去权市跑一趟,把乔五姑一家子都叫回来。

    他有预感,乔爷爷的时间可能不多了。

    他对老爷子的东西一点兴趣都没有,所以老爷子要给谁就给谁,他一点都不在乎,只要老爷子不留遗憾就行。

    乔佳月和乔母都没有跟着上拖拉机,毕竟拖拉机就那么大,人多了更拥挤,再说她们也帮不上什么忙。

    乔母在跟几个妯娌说话,了解之前是怎么个回事,好好的,乔爷爷怎么会摔了呢?

    没人陪在老爷子身边是真的,而乔爷爷之前都中风过一次,手脚不是很利索,估计是上了门口的台阶后又后退还是咋的,就一脚踩空摔了下来。

    这种事是意外,但还是叫人心里难受。

    乔爷爷乔奶奶年纪都不小了,也比许多人长寿,从上次乔爷爷生病,大家就已经有准备了。

    乔佳月注意到乔奶奶一个人坐在角落里,面无表情的,似乎对乔爷爷的死活毫不关心。

    她看其他人好像没看到乔奶奶似的,她想了想,就把人给带回去。

    如果没有意外,接到消息的乔四姑很快就会过来,而她一向孝顺乔奶奶,肯定是不希望老人家去听她的子孙们讨论着老人过身后的事情。

    乔母给乔奶奶冲了一碗浓浓的红糖水,两人跟乔奶奶聊了好一会,终于觉得老人家有些不对。

    她们都有些惊讶,看乔奶奶前言不搭后语的样子,她是被吓着了?

    乔四姑到的时候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天知道她听到乔爷爷摔倒后的消息后有多紧张。

    她看到乔奶奶好端端地坐在门外晒太阳,喘了两口气,进屋找乔母了解情况。

    过了一会,乔四姑出来跟乔奶奶说话,乔奶奶看着乔四姑,她笑眯眯地叫了一声,但那并不是乔四姑的名字。

    乔佳月眼底闪过一丝惊讶,看着乔四姑笑着应着,陪乔奶奶说话。

    难不成乔奶奶已经有一点神智不清楚了吗?

    不过随后她就知道自己想多了,乔奶奶仔细看了乔四姑两眼,“丽娟,你来了,你爸摔了,你去瞅瞅他。”

    乔四姑陪着乔奶奶说话,“阿爸那边有哥哥他们呢,会没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