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六零种田记 > 第七百章 确定分地
    乔父看了乔高铁一眼,有些意外他会问自己这个,“我的一个想法,那就是把菇棚、养鸡场等包给社员,比如一年多少钱。”

    “这些钱就分给其他社员,同时,这些副业的盈亏也由承包的人自己承担了。这里头的风险肯定不小,就看谁有这个魄力了。”

    乔高铁心里隐约有个想法,但就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现在乔父一说,他就明白了,这个法子听起来就不错。

    “照你这么说,那砖窑也可以按照这样的模式来做吧?”

    乔父侧头看乔高铁,压低了声音:“你想要砖窑?”

    乔高铁不否认自己的目的,他点了点头。

    乔父不由皱了下眉头,“这有点难,你想别的吧。”

    砖窑的利润其实不小的,他感觉大队部肯定不会把这块让出去,短时间内应该还是大队的集体财产,但以后就说不准了。

    乔高铁还想说什么,就见乔正火转过头来看着他们,他就闭上嘴,专心听其他人讨论。

    又过了半个小时,这场会议暂时结束,他们打算明天上午再接着讨论。

    乔父和乔高铁并肩走在一起,“高铁,要不去我家喝一杯?”

    乔高铁想了想同意了,“行,我先回家说一声。”他家离大队部并不远。

    乔父又等了一会,才和乔高铁一道走,路过原四队食堂的时候,乔父问:“最近公社有在说归还财产这些事吗?”

    他指的是那些曾经被没收公用的房子归还给原主人的。

    乔高铁摇摇头,“没有听说,这个事儿有些麻烦。”所以他们大队应该也不会去当这个出头鸟。

    “迟早要还的,其他的东西不好说,但是房子这东西不一样。”有些是传承了好多年的老宅。

    而如今国家也不再抓着成分说事,等于以前的那些划分都不算事了。

    现在许多地方都在修正错误,其中就包括恢复名誉、归还财产等。

    不过胖子不是一口吃成的,这事儿有得等。

    乔父想到乔向白家的东西还在自己手里,他一直没还,就是怕他家守不住。

    毕竟乔向白跟蔡家不一样,蔡家的蔡名现在手中有权有人,蔡父是政府退休人员,现在又被返聘当老师。

    除非他们政治上得罪了什么人,否则没谁会特地去针对他们。

    乔高铁理解地点头,“这会难说,再过两年应该差不多了。”

    两人聊着就到了家门口,乔母听到声音就去开门,忙去热饭,顺道再炒两个菜。

    乔父和乔高铁都不是爱喝酒的人,一碗就可以唠嗑很久。

    乔高铁对未来的局势其实很关心,他想知道,在接下来发展中,他可以抓住什么机遇。

    他认为乔父是整个高山大队最有眼光的人,否则如何解释大家都还在田里刨食,人家就已经当上了厂长。

    乔高铁也是有几分野心的,要不然他也不会把主意给打到大队的砖窑上。

    “等分完田地,家里的情况稳定了,到时候你再出门,四处走走看看。”

    乔父其实很欣赏乔高铁,他并没有太把大队的民兵队长当一回事,因此也愿意拉他一把。

    “你先别急着干什么,先去感受下社会的变化,然后再来思考,最后做选择。”

    乔高铁若有所思,他觉得乔父说的有道理,与其盲目地去做一件事,不如自己去找出一条路来。

    “正瑜,多谢。”乔高铁端起碗,跟乔父的碰了一下。

    两人相视一笑,聪明人说话就不累。

    喝完酒,乔父喊乔宏致送乔高铁回去,自己则泡了个热水脚,和乔母说起今天的事。

    “看来没有意外的话,这两天就会分地了,我们分下来的地自己肯定是种不了的,你想好怎么处理了没?”

    乔母看着乔父说,毕竟他们正月里就要给乔佳月和邓迎订婚,然后赶往京市,之后要忙的事情还有很多,肯定没办法一一处理的。

    “到时候我看看。”其实乔父私底下觉得乔三叔挺合适的,但是乔大伯家人口多,如果他们知道的话,肯定会来争取。

    所以乔父打算等等,到时候再说,省了前期扯皮的事情。

    夫妻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乔父乔母先去看了乔爷爷乔奶奶,顺道把之前买的新衣服、营养品等东西给带过去。

    乔父看两位老人的精神还不错,就放心地去了大队部,继续昨天讨论的话题。

    高山大队的田地分散,基本上都是依照山势开垦出来的。

    不过经过这些年的耕种,肥力不算太差。

    即使如此,这些田地依然被分为了上中下三等。

    在座的都是老农民了,给田地等级是很轻松的事情。

    现在如果确定了分田地的方法,就要全员开会了,然后要制作抓阄的条子,总之,这些事儿都挺繁琐的。

    乔父不是大队干部了,他坐了一会,见大对不住已经有了决断,完全没他什么事了,他就走了。

    他难得回来一次,要去好几户人家家里坐坐。

    而另一边,乔母也把乔大伯母、乔三婶、侄媳妇等人喊来家里,每个人分了些衣服、裤子、鞋袜、布料等。

    乔大伯母眼睛都盯着桌上的那些营养品、糖果饼干看,而其他妇人就专门看那些衣服和布料,爱不释手。

    乔母自然是不会送的,她说得明白,其他东西谁还想要,可以买,价格比供销社要便宜。

    有人高兴,也有人不开心。

    “二嫂,你都是厂长夫人,送我们两块布料有那么难吗?”乔六婶看着乔母,觉得她也太小气了吧。

    乔七婶跟着附和道:“就是,二嫂,反正你有那么多,送我们几块也没事。”

    乔母的脸色沉了沉,这些人还真的是得寸进尺。乔六婶和乔七婶也不知道怎么就凑到了一起,妯娌中,两人好得跟什么似的。

    乔大伯母见状,有心想在乔母面前表现一下,“哎你们话怎么能这么说?月儿娘不是说了吗?这些布料都是低价给我们的,她一分钱都没赚还倒贴,你们是恨不得别人把好东西都送给你们是不是?”

    虽然她心里也这么幻想着,却不会愚蠢到表现出来。

    反倒是乔三婶沉默了许多,她退到角落里,眼睛盯着那些鞋子看,不知道在想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