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六零种田记 > 第682章 大人商量
    乔母听到广播喊自己去接电话的时候还挺奇怪的,毕竟前些天乔佳月才打过一次电话。

    当她听到电话那头的声音,忍不住惊讶地说道:“小良,怎么了吗?”

    相比女儿,儿子就没那么贴心了,主动打电话、写信的次数并不多。

    乔母接到电话的第一念头就是出事了。

    而事实上,接下来乔宏良说的事,也让乔母气得火冒三丈。

    “你说什么?乔宏良,你再说一遍!”乔母突然提高的声音,让大队部办公室里的人吓了一大跳,忍不住往乔母手上的电话看,这是咋了?

    “阿娘,我要当爸爸了。对象是我老师的女儿,我希望您和阿爸能来京市。”

    乔宏良似乎早就预料到乔母的反应,他并没有太大的情绪变化,无论当初是怎么样的,人家姑娘怀孕了,他就该负起责任来。

    乔母深吸了口气,“你把皮给我绷紧点,看我和你阿爸怎么收拾你!”

    她刚挂断电话,马上就有人来询问情况,毕竟乔母的脾气向来很好,能让她生气,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乔母笑着应付了几句,这种事怎么能往外说呢,那不是拜拜给人八卦吗?

    她想了想,用大队的电话给在工厂的乔父打了一个电话,让他和乔宏致回家来,有要紧事需要商量。

    乔父觉得有些奇怪,什么要紧事呢?

    不过他相信乔母,不会无缘无故让自己和乔宏致回家,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了。

    乔宏致刚从粤省那边回来,带了不少东西,正打算分成几份送人。

    他和乔父的想法一样,当即也顾不上其他,随便带上一些东西,就找了辆车把他和乔父给送回高山大队。

    因为路上耽搁了下,他们到大队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车子只送他们到村尾,如果再开进大队,那就声音绝对要吵醒不少人的。

    父子俩不想让人知道,就悄悄地进大队了。

    乔母晚饭都没怎么吃,就坐着发愁了。

    她虽然不知道乔宏良和那个姑娘是怎么回事,但是现在木已成舟,他们当父母要做的就是把这事儿给处理得尽善尽美。

    “阿娘,您把我和阿爸急急忙忙喊回来,到底是咋了?”乔宏良一推开大门,就连忙问道。

    乔母到父子俩回来,心里不由叹了口气,“你们也没吃吧,我去热下饭,我们边吃边说。”

    乔母的速度很快,不一会三人各端着一碗稀饭坐在桌前。

    她夹了一筷子萝卜干,却没什么心情吃,“白天那会,小良打电话回来,说他让一个姑娘怀孕了,让我们去京市。”

    “咳咳咳,阿娘,您说什么?”乔宏致被吓了一大跳,稀饭直接就从鼻子里呛了出来。

    他不可思议地看着乔母:“阿娘,您不是在骗我吧!”

    一旁的乔父放下筷子,也觉得这事儿很奇怪,“小良不像是会做这样事的人。”

    正如乔佳月所想的那样,他们都认为乔宏良能找到媳妇的可能性很小。

    “办公室里还有其他人,我就没有详细问,等我们去了京市就知道了。”

    “还好现在地里没什么活计,家里的这些家禽就拜托下三弟照看下,你们两个也把事情处理下,最晚我们后天就出发。”

    毕竟时间拖得越久,这变数就越大。

    乔宏良用力地点头,“我这里没问题,手头刚好没活。”

    “双胞胎现在能帮上一些忙,我离开工厂一段时间并不影响。”乔父说道。

    工厂有完善的运作体系,并不需要乔父时时待在工厂里,大部分情况都会有应对的措施,工厂的干事会根据情况处理。

    乔母扒了两口稀饭,想了想说:“那行,等会我们来谈一谈这聘礼和聘金的事儿。”

    乔父和乔宏致迅速地扒完碗里的饭,把饭桌一收,三人拿着纸笔开始算起。

    在乔母原来的想法中,第一个娶媳妇的会是乔宏致,所以目前手里的东西都是为他而准备的。

    “聘金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标准,京市那边跟我们这边不同,估计会更高。”

    “至于聘礼,起码也得三大件吧。”乔父想了想说道。

    乔宏致好奇地问:“阿爸,阿娘,我们这边的聘金多少啊?”

    “普通的人家就一百到两百,如果再好点的,也有四五百,反正看情况。”乔母说道。

    她说的这个价钱,是高山大队的里的一个价,若是其他地方,那就不一样了,毕竟每个地方的经济收入并不同,自然的,婚嫁上也就有差异。

    “那聘礼就是自行车、收音机、手表吗?”乔宏致又问,他依稀听别人说过这些,但不是很确定。

    “看情况,三大件一般都是城里人凑齐的,我们这边很少有那要求。”毕竟乡下人,票都拿不到,更别说那钱了。

    这些事情,父子俩都没有乔母清楚,毕竟只有妇女更关注这样的事儿。

    “不过京市那边可能不一样,我们就按城里的标准来吧。”

    乔母拿笔写下收音机、自行车、缝纫机三样东西,她想了想,又添了两样金首饰。

    乔父凑过去看了两眼说:“看情况,小良应该是在京市结婚,我们把钱带去就行,其他的到了京市后再说。”

    乔宏致却不赞成乔父的话,“阿爸,知乐收音机厂啊,曾经二哥在那边工作过,凭关系我们也能便宜拿到一台收音机,省得到了京市花那个冤枉钱。”

    乔母不由笑了起来,对乔父说:“看,还是你儿子知道省钱。”

    乔父笑了笑没说话,然后他又想到一个问题:“小良有没有说他媳妇肚子几个月了?”

    乔母愣了下,“我忘了问。”总不至于快生了吧?

    “这孩子的尿布、襁褓、小衣服都要准备,我们家里有适合婴儿穿的布料吗?”

    虽然他们不高兴乔宏良先上车后补票的行为,但是孙子孙女还是很值得期待的。

    乔母也才想到这个问题,她皱着眉头说:“如果我去要百家布,只怕全大队都知道这事了。”

    “有没有百家布没什么。”乔父到不觉得这个必须要有。

    他交代乔母说:“你先做几件小衣服,然后把我们的旧衣服找出来做一些尿布,我明天去大队开证明,再去厂里交代一些事,后天就出发。”

    “这个没问题。”乔母的手脚快,而且压箱底的布料也有那么几块,做婴儿的衣服够用了。

    乔宏致完全插不上嘴,不过他也琢磨着要送什么东西给乔宏良了。

    感谢三弟,让他身为长子的压力少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