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六零种田记 > 第640章 肥皂
    第640章

    乔佳月待在地下室里,继续研究自己的配方,既然打算办肥皂厂了,那自然要做好未来的产品规划。

    更重要的一点是,她还瞄上了出口的。

    只做内销的话,那利润或许有,但肯定不如外贸的,或许打开局面不容易,但不代表不行。

    在去年的时候,国家就有了不少相应的法律出台,就是为了鼓励国外的投资商来投资发展的。

    但乔佳月并不喜欢合资的企业,总觉得不纯粹,反正她手头有一笔钱,只要厂子盈利了,后续就容易了。

    乔父到地下室,发现女儿还埋头在纸上写写画画,那一大堆的化学公式看得他头晕,全都不懂。

    “月儿,过年了,别把自己逼得那么紧。”乔父以为乔佳月是担心厂子的问题。

    然而事实上,对于第一家非国营工厂,晋安县政府是非常重视的。

    他们这边因为地理位置、历史等因素,受南洋的影响大,对于做生意并不似其他地方那般排斥。

    而乔父已经有预感,接下来的几年,怕是又要兴起一股南洋热了。

    “阿爸,我没逼自己,只是给自己找点事做罢了。”乔佳月放下笔,抬头看乔父。

    现在大队里没有谁与乔佳月玩得好的,就算有,也早就嫁人生子了。

    乔父叹口气,“你有什么想法?”虽然舍不得女儿出嫁,但这个年纪确实不小了。

    “什么想法?”乔佳月一头雾水,她抬头看乔父,后知后觉明白他问的问题是什么。

    她笑着说:“阿爸,我不会急着结婚的,三十岁之前都不算晚。”

    “三十岁?那会不会太晚了?”乔父不确定地问道。

    “怕什么。”乔佳月挑着眉问道,她真的不着急。

    乔父摸了摸鼻子,好吧,他不适合跟女儿谈论这个话题,还是让她阿娘来吧。

    乔佳月见乔父准备走,忙喊住他,把自己的计划跟他说了一遍,“从港岛那边入手,文颖应该能帮上忙。”

    “让你朋友帮忙不是不行,但首先我们的产品必须过硬。”乔父知道女儿的某些人脉比自己强,能尽快打开局面自然是好的。

    “这没问题,这两天我就能做出成品来。”乔佳月拍了拍手,“阿爸到时要去拜年的吧,拿去送礼很合适的。”

    “这事不急。”乔父劝道,过年就该好好休息,吃吃喝喝睡睡,操心那些做什么。

    乔佳月笑了下,她只是想给自己找点事做罢了。

    乔父离开了地下室,乔宏良紧接着就下来了,乔佳月请他画几个图案,他都完成了,拿来让她过目。

    “三哥,这是什么花?”乔佳月指着一朵红色的花问道。

    “海棠花,这是打算印在肥皂表面的图案,我收养给上色罢了。”

    乔佳月就喜欢这种色彩鲜艳的,“这就挺不错的。”

    乔宏良不置可否,但他没有反驳,“这是我起的即名字,你看看。”

    “怎么都是以月开头的?”乔佳月疑惑地问,“用我的名字不好吧?”

    “用宏字就不错,听着更大气。”乔佳月觉得月什么的太俗气了,主要是名字带月的人太多了。

    “用佳期吧。”乔宏良拿出一张图,那是一个弯月的图案偏偏里头又蕴含有佳期两个字,再看其他线条,似字似图。

    “行。”乔佳月盯着这张图,越看越好看。

    因为乔佳月做的不只一种肥皂,所以关于图案、外包装、色彩等乔宏良都做了一套。

    他本身的绘画能力强,又受了国画的影响,画出的图很既大气又有国风,很让人喜欢。

    这个年,乔佳月和乔宏良除了出去拜年,其余的时间都在倒腾这个肥皂了。

    初六,乔父打算去晋安县,手上就提了一个袋子,里头整整齐齐地码着十块大小形状、味道、作用都不同的肥皂。

    他没想到乔佳月说到做到,还做的如此得精美。

    他和乔母看到的时候,都舍不得把这些肥皂拿出送人了。

    林国平虽然不再是革委会主任了,但是他主管经济,这也是个实权部门,这过年上门拜访的人就没少过,他忙得团团转,家里的炉子就没休息过。

    他看到乔父,热情地迎了上来,还拿出自己珍藏的好茶泡了起来。

    “这是我家两个孩子这些天倒腾出来的成品,你看看。”乔父喝了两杯茶,也没废话,直接就把手里的袋子放在了桌上。

    林国平看着一溜摆在自己面前的十块肥皂,看外包装上的名称,功能还都不一样。

    他目瞪口呆,第一次知道肥皂能弄出这么多花样。

    他一直以为一块肥皂就能把所有功能都给齐备了,原来不是这样吗?

    “这块洗脸皂,是针对脸部的皮肤特制的,它温和不刺激,祛除脸部污垢的同时,还有美白的功效,让肌肤更加嫩滑。”

    乔父回忆了下这些肥皂的功能,挑了一块组织语言介绍起来。

    林国平听得目瞪口呆,还有这功能?

    “我去试试。”吕苏紫突然走过来,伸手拿起乔父说的那块洗脸皂,拆开了外头的包装纸,露出了里头淡粉色的肥皂。

    她惊喜地说道:“竟然透明的,而且颜色好漂亮,我都舍不得用了。”

    她说着的同时,还拿到鼻间闻了闻,不知名的淡淡香气,好舒服。

    吕苏紫突然就期待了起来,她打了一盆水,弄湿了脸,然后拿着肥皂在脸上走了一圈,就拿手指搓起脸来。

    乔父见吕苏紫的动作,心里不由想到乔母和乔佳月用这洗脸皂的时候,哪有这么粗暴?

    以后做这个产品的时候,或许可以把使用方法写上去,以免有人使用不当,效果不佳或是有什么问题而怪罪到肥皂头上。

    吕苏紫搓着脸,然后捧着水洗好脸,看着一盆干净的水变色,她则对着镜子照了起来。

    “感觉脸上突然轻松了许多,而且滑滑的。”吕苏紫低声说了一句,走过来看着其他的肥皂。

    看着桌子上写着的各种功能的肥皂,她突然有种全部拆了用一遍的冲动。

    她对乔父说:“我敢肯定,你们这些肥皂做出来,肯定供不应求。”

    女人哪有不爱美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