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六零种田记 > 第615章 想太远
    而这时,远在苏市的孙娟看着终于拿到手的录取通知书,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

    三年了,整整三年,她终于考上了!

    这三年来,她没有一刻敢放松下来的,可以说是拿出了头衔粱锥刺股的大尽头。

    之前她的心大,填报的志愿都往好的填,这一次,她选了京市邮电学院,虽然没法去京大清大上学,但可可以离得近一点。

    这两年多来,她一直没跟乔佳月他们联系,他们兄妹还好吧,是否考上了理想的大学?还是说沉寂无声,只能留在那山旮旯里了?

    她收拾了行李,等父母过来就直接去京市,就不回家了。

    她只要一想起乔红旗折腾的那些子虚乌有的事儿,害得她爸爸没了工作,妈妈被调离原岗位,只能做辛苦的活计,她心里就恨得牙痒痒的。

    呵呵,不过仗着自己是在革委会工作吗?

    这两年来,孙父也不是闲着的,搜集了不少关于乔红旗犯事的证据,就等着自己考上大学,然后一把把她给告了。

    乔红旗在革委会那些年,得罪的人何曾多,害的人又岂是那几个?现在革委会的位置比较尴尬,权利不如以前,正是扳倒人的好时机。

    而且根据孙父查到的消息,那乔红旗在离开家乡改名前就已经犯了事,就不信这还弄不倒她了。

    孙父孙母未免夜长梦多,接了女儿就出发去京市。

    至于那些整理后的证据,在他们离开三天后,会有朋友帮他们交上去。

    现在可不是以前了,就不信乔红旗还能一直嚣张下去。

    话说乔佳月跟双胞胎吐槽了会,就钻进厨房去了,她这次回家带来了一些仙草,她打算煮一锅仙草凉粉。

    双胞胎已经许久没吃过这东西了,当即殷勤地上前帮忙。

    仙草里头一般会加入糖水、芋圆、薏米、红豆等,配料丰富,口味鲜美。

    乔佳月让双胞胎烧火,自己动手操作。

    仙草煮得快,煮好后过滤,然后倒锅里冷却凝结成块,而后再放到水井里镇着,要吃再取出来。

    红豆、薏米、绿豆等东西不好熟,乔佳月拿了个砂锅,把它们放炉子上小火炖着。

    现在做,晚上就能每人来一碗当点心了。

    完后,晚饭的任务乔佳月就直接交给双胞胎了,她今晚不想沾一身油烟气。

    乔佳月回了房间,打开收音机,挑了一盒磁带放进去,悠扬的歌声流淌着,她跟着哼着,开始挑衣服。

    顾文颖送的,乔母做的,乔佳月挑得眼睛都有些花了。

    她比划了这件又比划那件,最后挑了一件及膝的红色连衣裙,上半身是翻领带珍珠扣子的,长袖的末端和裙摆末端有少许碎花,给这间裙子添了几分活泼俏皮。

    选定了衣服,鞋子就白色的帆布鞋,最后,乔佳月把顾文颖送的那套化妆品翻了出来,眉笔、面霜、口红等。

    她每样都试了试,发现镜子里的脸变得变得好奇怪,她只好作罢,还是用自己做的润唇膏吧。

    乔宏远站在房门口看了一眼,看来妹妹很期待明天出游,莫名的,他心里有些酸,真舍不得把妹妹交到别人手上。

    他回到房间,往炕上一躺,罕见的没心情看书画图。

    乔宏良难得看到自家二哥这样,他观察了一会,才问:“二哥,你生病了?”

    要不如何解释一个学习狂突然躺着发呆的情况?

    乔宏远瞥了乔宏良一眼,懒洋洋地说:“没有。”

    说完,兄弟俩陷入了一阵诡异的长时间的沉默之中。

    沉默时,乔佳月那屋的歌声就愈发清晰,乔宏远才开口:“我在想,月儿要是嫁了,我们该送点什么。“

    “你想得太远了。”乔宏良不客气地说,“不会早,不如想想你自己什么时候结婚。”

    相比乔宏远,乔宏良更了解乔佳月的心思,如果他们三兄弟一直没对象,她肯定会肯定会拖自己的婚事。

    乔宏远闻言眉头就皱了起来,找对象?那还不如做实验呢。

    他翻身坐起来,不打算跟乔宏良说这个话题,拿了本书继续阅读。

    乔宏良也不理他,专心做自己的事,最近一样古纸的研究已经有了进展,等开学后就能开始尝试复原。

    第二天,邓迎也早早地起来,把他前一天选好的衣服和裤子熨了又熨,皮鞋擦了又擦,这才骑上自行车出门。

    穆书宛刚把那地瓜粉丝给泡上,见儿子早餐都不吃就走了,她不由摇摇头,儿子大了,留不住咯!

    陆镇平去开的院门,他见邓迎容光焕发的,不由撇了下嘴角,这样就把自家表姐给拐走了?

    乔佳月刚洗漱完,见邓迎这么早来,她惊讶地问:“你吃了吗?坐下来吃一点吧。”

    邓迎求之不得呢,当即就应下了。

    陆镇安赶紧去厨房那碗筷,他见自家哥哥郁闷的模样,就多问了一句。

    他听了后不由嗤笑,“这个姐夫我是能接受的,起码在眼皮子底下看了好多年。”

    陆镇平一听,觉得弟弟说得好像也有道理,瞬时就不郁结了。

    吃完饭后,乔佳月去换衣服,邓迎就迎来了双胞胎的拷问,差点没把他的计划都给问了出来。

    邓迎忙着应付双胞胎层出不穷的问题,无意间抬头,就看到乔佳月拉开房门走出来,他瞬时呆住了。

    红色的连衣裙勾勒出乔佳月玲珑的身体曲线,衬得她的皮肤愈发白,头发在后脑勺绑成丸子,只余少许碎发垂在耳旁,更添了几分温婉。

    双胞胎还是第一次看到乔佳月穿裙子,不过他们很快就反应过来,看一旁邓迎的呆样,都偷偷地捂嘴笑起来。

    陆镇安马上拿起桌上的照相机,把这一幕给拍了下来。

    邓迎听到照相机的声音这才回过神来,他低下头,揉了下发烫发红的耳朵,乔佳月真的好美!

    乔佳月朝相机看过去,见双胞胎还要再拍,忙阻止了,“在家里有什么好拍的,放下来。”

    陆镇平把照相机递给乔佳月,朝她挤挤眼,“月表姐,玩得开心哦!”

    然后他又转头故作凶恶地对邓迎说:“好好照顾我姐,要是少了根头发,有你好看。”

    “我会的。”邓迎看着双胞胎,认真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