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六零种田记 > 第611章 念叨
    杜岳平说完,对上双胞胎好奇的双眼,不由伸手抹了一把脸,年纪越大,碰到的事情就越多,并不如少年时那般无忧无虑。

    现在年龄、家庭的压力,让他觉得难受,尤其他是工作后再读书,读的学校也不算很好,对未来的迷茫,家中了肩上的的压力。

    “不说我了,你们呢?”杜岳平搬了家后,家里的信件都少了,还好乔佳月根据自己的来信找来了。

    若是真的跟乔家断了联系,他会后悔死的。

    “我们都忙,结婚这种大事急不来。”乔佳月摸了摸鼻子。

    要说乔父乔母不着急是不可能的,只不过他们顶住了外界的压力罢了。

    杜岳平听了,脸上不由露出羡慕的神色,“那不错,你们这次来能待几天?我请你们吃饭。”

    “明天就走了,下次吧。”乔佳月摇头拒绝了,他们也不能待太久。

    杜岳平觉得有些可惜,但杜奶奶还病着,他也就没再坚持,“行,那时你把小远小良他们都叫上,我们好好吃一顿。”

    “行,到时候联系。”乔佳月想,他们回来时经过海市,那会一起吃顿饭应该可以的。

    离开杜家回招待所的路上,乔佳月的心情也不大轻松,随着年纪的增长,每个人身上的担子都在加重。

    但愿曾经的小伙伴,还能保有原来的美好。

    第二天乔佳月和双胞胎准备退招待所时,陈绵大包小包、满头大汗地赶了过来。

    “幸好,幸好还来得及。”陈绵把东西都塞入双胞胎的手中,“这是我特地给你们买的一些海市的特产,你们火车上饿了吃。”

    乔佳月递过去一块打湿了的手帕,“擦擦汗,看你热的。“

    陈绵抿着嘴笑了,“我送你们去火车站吧。”她在海市待了这么长一段时间,实际上单独外出的时间并不多。

    昨天她和父母查了一个多小时的电车路线,来找乔佳月的、从火车站回去的,她同时还在心里推演了好几遍。

    没办法,谁叫她平时除了学校家里,就没再单独去别的地方呢?

    火车站的人挺多的,乔佳月没让陈绵送到站台,到门口就催着她回去:“这里人太多了,不安全,你先回去,我们再写信联系。”

    陈绵看了眼前面黑压压的一片人群,马上就有些胆怯了,“那好吧,下次我请你吃好吃的。”

    乔佳月看着陈绵上了回去的电车,这才和双胞胎往火车站内走。

    两个小伙子早就不是第一次挤火车了,很有经验地在人群中闯出一条路来。

    上了火车,表兄妹三人检查了下陈绵送的食物,都是不耐保存的,今天就得吃完,否则到明天基本上都馊了。

    因为是白天,火车上闹哄哄的,一群来自天南海北的人随时都能找到话题,聊得不亦乐乎。

    双胞胎的性格开朗外向,很快就和周围的人打成了一片。

    乔佳月坐在靠窗的位置,翻出一本书,沉浸知识的海洋之中。

    期间也不是没人搭话,不过最后都败在她的冷漠之下,谁喜欢看书的时候频频被被人打扰呢?

    从海市到京市这段路,热闹拥挤,乔佳月就没能好好休息过,下车的时候,她已经蔫成了脱水的小白菜。

    表兄妹扛着大包小包的,好不容易回到小院,两个哥哥都不在,不过院子里看着干干净净的,这个暑假他们应该都有住在这里的。

    厨房里有泡好的地瓜粉丝,烧好的热水,乔佳月早就腻了干粮,马上点火热锅,一个烧热水,一个煮地瓜粉丝。

    双胞胎进进出出的帮忙,吸着口水看着锅里地瓜粉丝,好想吃。

    乔佳月做好了地瓜粉丝汤时,双胞胎已经帮忙兑好了热水,她第一件事就是钻进浴室去洗漱。

    三人吸着地瓜粉的时候,院子门被拍响了,陆镇平兴冲冲地跑去开门,不一会,就和乔宏良一人抱着一个大西瓜进来。

    “三哥。”乔佳月甜甜地叫了一声,“你吃了吗?”

    “我吃了。”乔宏良默默乔佳月的头,看着她眼下的两个黑眼圈,“吃完了好好睡一觉,我去把西瓜放井里。”

    “二哥呢?还在做实验吗?”乔佳月把碗筷往水盆里一放,上前打了一桶井水,捧了一把洗脸,冰冰凉凉的,别提多舒服了。

    “嗯,他们比较忙。”乔宏良把西瓜放进网兜里,小心地吊在水井里。

    乔佳月闻言看了乔宏良一眼,他们?他在为邓迎解释吗?

    “忙就忙吧。”乔佳月打了个哈欠,“三哥,我去睡一觉,我们的行李里都是阿娘和四姑准备的东西,你看看有没有你想要的。”

    “你去睡,东西我会整理。”乔宏良拍拍乔佳月的头。

    “好。”乔佳月点头,她撑不住了,好困。

    乔佳月醒来时候,屋里黑乎乎的,她下了炕,手在墙壁那边摸了一会,找到灯绳一拉,屋里一下子光亮了。

    她吸了吸鼻子,嗯,肉香味,谁在做饭?

    大厅里,方桌已经摆上了,上头摆着几盘菜,乔佳月摸摸肚子,感觉更饿了。

    厨房里,乔宏远、乔宏良、双胞胎都还在忙着,热气腾腾的,瞬时让刚洗了脸的乔佳月停下了脚步。

    “月儿,吃饭了。”乔宏远端着一盆红烧鱼走出来,看到妹妹眼巴巴的样子不由笑了。

    乔佳月在饭桌前坐下,抬头一看乔宏远,嗬,她家二哥怎么瘦这么多?那眼睛都变成熊猫了。

    “二哥,你最近在干什么?没了健康的身体,你还怎么做研究?”乔佳月忍不住碎碎念起来。

    就在她念叨着的时候,陆镇安领着个人进门,正是邓迎。

    他听说乔佳月回来了,临时去买了只烤鸭,运气还不错,买到了一只,然而他才进门就听到乔佳月在念叨乔宏远,不由心虚了一下。

    乔佳月抬头一看来人,又来了一只熊猫,很好,还凑成双了。

    她不喜欢乔宏远和邓迎这种不要命熬夜的情况,她自己经历过一次,那种感觉真的很不好,对身体损伤很大。

    乔佳月说了几句就停下了,一件事情,她还不至于跟老妈子一样啰嗦个不停。

    饭桌上没人说话,大家埋头苦吃,等都吃饱了,双胞胎飞快地承包了洗碗这项业务。

    乔佳月泡了一壶茶,一个多月了,他们兄妹确实要好好聊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