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六零种田记 > 第536章 七月高考
    乔佳月送走乔小凤,很快就有人来问问题,越是邻近考试,一些人就越是紧张,学过的知识一下子就想不起来。

    如此反复,整个人都焦躁起来了。

    相比去年的那次考试,今年这场更受重视,因此考生们的压力也更大。

    大队里很重视这件事,白美兰以及几个老师都轮番上阵给这些学生做心理辅导。

    乔佳月看了两篇的关于缓解心理的文章,也上阵为这些年纪不小的考生们做辅导。

    此时小暑早就过了,天气很是闷热,高山大队还行,就正午那会惹得受不了。

    今年的高考在七月二十日到二十二日,而好巧不巧的,正好撞上了双抢。

    为了这些考生,大队里以往每年都会有的双抢动员大会都没开,广播更是一点声都没有,生怕吵了他们。

    从六月以来,大队都没怎么给考生们安排生产任务了,一切就是为了让他们能全心全意地复习好迎接考试。

    乔父特地看过天气,知道未来没有台风,倒是不用太担心。

    七月十八号下了一场雨,天气凉爽了一点,好在隔天就出了太阳,泥泞的路面经过太阳一晒,并不影响拖拉机。

    即使大队里在忙双抢,但是高考这么大的事,大队特地把拖拉机空出来,把考生们给送去考点。

    相比去年,高考的考场更加的规范,再也不会发生几个科目一天之内考完的事情了。

    所有的考场都严格按照国家规定的时间来考试。

    乔佳月没想到自己去年还是坐着车去考试的人,今年就变成了送别人进考场。

    考试的铃声响起,有参加过去年考试的人,一拿到新试卷,心里就不住有些凉,题目的量更多了,内容也更难了。

    然而他们都知道,今年这样的卷子才是正常的。

    乔佳月和白美兰坐在一棵大树下等考生们出来,本来还有另外两个社员的,他们要去安排其他的事儿。

    上半场考完,考生们陆续走出学校,每个人神态都比较放松,原来考的第一科是政治,这个只要大方向不错,大部分人的得分都不会低。

    有那离家近的考生直接就回去了,而路比较远的考生,只能在学校外面找个地方坐着,吃些干粮,然后复习着等下午的考试。

    高山大队早就花了些钱和粮票找附近的人家借了地方,可以煮点吃的和喝的给考生们。

    中途有其他考生来要水,高山大队的人都没有拒绝,赠人玫瑰手有余香,关键时候给人点帮助,也许哪天他们就需要别人帮忙了。

    吃完饭,白美兰又忙着开解学生,着重讲了几个要点,而乔佳月更是被人给团团围住,无比希望她说的例题都会出现在考卷里。

    三天的考试下来,别说是乔佳月,就是其他人都累得够呛,精神上的疲惫,真的比身体上的疲惫还让人难受。

    考完试后,考生们也没空去庆祝或是干嘛,因为大队还在双抢呢,大家几乎没能怎么回想自己考得怎么样,就投入了繁忙的劳作中。

    时间在忙碌中总是过得非常快,而这天气也越来越闷热。

    连续多天没有下雨,这天就跟蒸笼似的,让人心里烦躁,大队里的口角无端端多了许多。

    乔父看天气预报,知道三十号将有暴雨,好在到那时稻子都收了,还没完全晒干而已。

    二十九号是个阴天,大家都忙着在地里干活,争取要把晚稻秧给插好。

    乔佳月在房前屋后查看排水沟,确定猪棚、鸡棚有没有漏雨时,忽然听到有人在屋子前头喊自己。

    她应了一声,跑出来一看,却是许长平。

    许长平支好自行车,冲上来就抱了乔佳月一下,“佳月,好久不见,我好想你。”

    乔佳月反手抱住许长平,高兴地说:“你怎么来了?”

    “今天没太阳,我就赶紧来了。本来我打算一考完就来,可是一不小心中暑了,前两天才好。”许长平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不过今天还真的很闷热,真是好奇怪。”

    “可能要下大雨了,你进屋坐坐,我先去把屋后的鸡棚给加固一下。”

    “诶,佳月,我去帮你。”许长平坐不住,急忙说道。

    “对了,佳月,你说我该报什么哪个学校呢?”

    “嗯?现在就要报了吗?”乔佳月疑惑地问,说着话的时候,她手上也闲着,用锄头在鸡棚周围挖出一条沟来。

    “还没有。”许长平蹲下来,,“我觉得我这次考得比去年还好,多亏了你给的资料。”

    “而且,今年的录取只看成绩不看成分,我心里有几所学校备选,但还没想好。”

    “看你自己想要学什么,离家近还是远了,如果近的话,夏安市的大学就很不错。”

    许长平纠结了下,突然问:“佳月,京市那边好吗?”

    “那边啊,肯定比我们这边好,就是我们这的人过去,会不习惯那的生活。”

    许长平继续纠结,“今年能报的志愿比去年还多呢,我把我想要的大学全报上。”

    乔佳月回想了下,今年的报名确实如此,可以报重点大学、普通大学、大专、中专,所以这分数线如何划分的也很重要。

    “你在权市,有打听到什么消息吗?会送成绩单后再报志愿吗?”

    “没打听到。”许长平郁闷地说道,她家也没那关系打听。

    “那只能顺其自然了。”乔佳月说着,突然那豆大的雨点就落了下来,她就催着许长平进屋去。

    两人才刚进屋,那天一下子暗了下来,那雨越下越大,天地间一片白茫茫的,压根就看不清楚远处的情景。

    大约过了十分钟,乔母才到家,而乔父要晚一点,但他没能休息。

    他要去看看,还有谁家人没回来,这雨太大了,一路上他眼睛几乎都睁不开,太危险了。

    乔佳月和许长平在厨房里烧火,有些担忧地看着外头的大雨。

    “也不知道这雨要下多久,权市又要被淹了。”许长平郁闷地说道。

    “啊?城里还会被淹?”真的不怪乔佳月惊讶,他们大队的房子,屋子的地面都比外头高起码有三十厘米的,就是为了防止积水倒灌。

    “当然会了,城里的排水能力还不如村里呢,地势比较低的地方,这样大的雨,没淹个几天才奇怪了。”

    “……”乔佳月不说话了,她突然想起前世一次水淹屋子的记忆,那真的是一场悲剧,许多东西都泡坏了。

    “但愿这场雨下的时间不长吧。”乔佳月只能这样祈盼着。

    然而老天爷似乎没听到她的想法,这雨一直到晚上还没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