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六零种田记 > 第526章 风波
    从乔佳月带了烙饼分了后,整个宿舍的关系一下子都缓和了,就是邱红莲和姜红心说话都顺耳许多。

    郭钰凡本来也想学乔佳月送吃的,但让她家里人给阻止了。

    这送吃的,一个人做可以说是她自己乐意或是想缓和宿舍关系,但第二、第三人跟着做,就有点变味了,好像全宿舍的人都得送一次吃的才行。

    郭钰凡想想乔佳月入住第一天的事儿,应该如家里人说的那样,乔佳月给自己找一个台阶下,缓和宿舍关系。

    而事实也确实如此,宿舍关系感觉比以往和谐了。

    郭钰凡听别人说她们被舍友排斥,理由是她们太富裕了,被眼红。

    但自己并没那个烦恼,她不由将自己和那些人进行了比较。

    宿舍生活她不习惯,但并不像那几人一样使劲地抱怨或给人找不自在,顶多就是回家说两句而已。

    而且郭钰凡能感觉到乔佳月也一样不适应宿舍生活,但她们在一起时,好像都没谈过这些话题。

    由此可见,每个人的言行会影响自己的处境,还是要三思才好。

    乔佳月可不知道自己不过是送了一次饼,就引得郭钰凡想那么多,她如同其他同学一般,沉浸在学习之中。

    五月天气渐热,校园里的人们褪下了蓝黑灰的主体颜色,增添了不少鲜艳的色彩。

    不少爱美的女同学开始注重打扮起自己来。

    从头到脚,但凡能折腾的都不放过。

    而女生们讨论最多的就是穿布拉吉的人,从款式、颜色、布料、长度等,她们就能说上老半天。

    此外,就是衬衫了,颜色、材质、纽扣等,这些话题一下子取代了之前的还算火热的社团。

    乔佳月穿的衣服颜色都以素淡为主,郭钰凡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佳月,你为什么不给自己做两身裙子呢?”

    “衬衫配上长裙,多好看啊!你看有不少人都这样穿。”

    郭钰凡以为乔佳月不习惯露胳膊露腿的衣服,那还有别的款式啊!

    乔佳月沉默了一会,她的包裹里还有顾文颖送的裙子呢,可是她不喜欢穿,全都堆着呢。

    她不穿,但也不好卖掉,毕竟是顾文颖特地送的,她的一番心意,只能继续放在角落里了。

    “我不喜欢穿,不方便。”

    “你要干什么活吗?”郭钰凡不解地问,“要不哪里不方便?我认识个很不错的裁缝师傅,做工好,价格适合,我介绍给你。”

    乔佳月沉默了下,“以后再说吧,现在我没那么多时间。”

    郭钰凡闻言,也不好再劝,看乔佳月平时的衣服质量也不错,可见不穿裙子真的是个人喜好了。

    “那好吧,我本来还想说,我们俩穿一样裙子出去,一定很醒目。”

    乔佳月想了想,决定转移话题,“你知道我们什么时候期末考吗?”

    郭钰凡摇摇头,“不晓得。”她上前挽住乔佳月的手,“陪我去图书馆吧。”

    乔佳月想了想,确实该去找几本书来看看,若是一直不去,未免也太奇怪了。

    两人管好门,经过一些敞开门的宿舍时,看到有些心灵手巧的姑娘,正穿针引线忙着做衣服。

    看来爱美的人还是很多的。

    走在校园里,乔佳月扫了一下,学校的色彩一下子就明亮起来,成双成对的人似乎更多了。

    而在图书馆内,凑在一块看书的一对对也随时可见,什么时候学校里多那么多对小情侣了?

    郭钰凡一个个书架地翻过去,现在图书馆进了许多书,但能不能借到心仪的书可不好说。

    她对乔佳月说:“瞅到没,都在谈朋友呢。”

    “我以为很多人应该结婚了。”乔佳月低声说,毕竟许多人都无法抱着一个信念坚持。

    “都在老家,谁知道结没结婚呢?”郭钰凡嗤笑了下,“陈世美肯定有的。”

    乔佳月摇摇头,真的无法理解一些人的做法。

    她拿下一本书,稍微翻了一下,然后在里面看到了一封信。

    “钰凡,看看。”乔佳月把书递过去了。

    郭钰凡瞄了下,信都没开封,看收信人并不打算看,她笑道:“估计是谁写的情书,女方直接无视了。”

    呵,要是她,直接都丢了。

    “你要是有收到信,无视就行。”郭钰凡拍了拍乔佳月的手臂。

    “谁会做那么无聊的事?”乔佳月无语地说道,人都不认识,连话都没说过一句,这样就写情书,定然只看外貌,那也太肤浅了。

    那本夹着信的书又被放回了原来的位置。

    乔佳月和郭钰凡各自借了两本,就回宿舍,图书馆人太多了,这并不见得就能更专注了。

    没两天,宿舍里的除了胡爱兰和郑明心外,其他人都收到了信。

    乔佳月皱着眉头,今天有人突然塞自己手里的,她都没看清是什么人送的,真的挺烦躁的。

    有的女生会偷偷处理这些信件,有的会公开念出来给好友欣赏。

    然而很快的,有人的情书就被贴到了公告栏里,旁边还附有批判的大字报。

    乔佳月和郭钰凡去看过,一眼就看到个眼熟的名字,正是那本书里头夹杂的信。

    整个宣传栏都被贴的满当当的,也不知这些信是从哪里来的,展开的信纸上,全都被打了红色的大叉叉。

    而大字报上,则言辞激烈地说了谈恋爱败坏风气啥的……反正话不咋好听。

    有人看到自己的信被贴上去,气得上千撕了下来,涨红了脸几开人群走了。

    很快有其他人闻声赶来,这些信纸全都被当事人给拿走了。

    宣传栏上只剩一张白底红字大纸,经过的人一眼就能瞄到,那种感觉,让人好似又回到了十年前。

    校园里的氛围一下子紧张了不少,裙子似乎一夜之间消失匿迹,而成双成对的小情侣也不知是转入了地下,还是掰了。

    总之,这些对乔佳月都没影响。

    乔佳月在宿舍里,听舍友私底下说,是大二大三大四的工农兵学生闹的。

    她们宿舍里,姜红心收到的情书也被贴了上去,她自己倒是没太大感觉,没咋受影响的样子。

    不过郑明心可就没那么好过了,据郭钰凡说是她的丈夫给人写的情书也被贴出来,虽然署名用的是笔名。

    尽管她丈夫说是替人写的,但郑明心仍然不高兴,整个人阴沉沉的,丈夫就在她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有了二心,她能舒服才怪了。

    乔佳月就奇怪郭钰凡哪里来的消息,说得有板有眼的。

    郭钰凡却只是笑笑,并不说。

    不过这事学校并没有出面,也没有给出处理,时间一过去,这事就就这么不了了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