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六零种田记 > 第四百三十一章 技术
    彼时,工厂里,黄爱国带着这些人参观工厂。

    他们也来得巧,正好厂里在测试录音机和磁带的功能。

    这些人显然很感兴趣,而那两个外国人还拿着照相机四处拍着,不少工人都好奇地看着他们。

    乔宏远眯了下眼,“能请你们把相机收起来吗?厂里不适合拍照。”

    说的是中文,他还没想秀自己的英文。

    一直站在窗口看着外头两个女孩子聊天然后离开的顾文钟回过头,朝那两个外国人说了句英文。

    两个外国人似乎也意识到了不妥,放下了相机并道歉,只不过不那么走心罢了。

    这个录音机的体积不算小,但也不算大,长方形的四个角特地做成了圆弧状,主体颜色是暗红的,间有少许鲜红,视觉效果很好。

    磁带放进去后,先发出的是一阵嘈杂声,那两个外国人听了,不由轻笑一声,嘴里嘀咕了句类似痴心妄想之类的话。

    乔宏远抬头看了他们一眼,眼底闪过一丝凌厉,蠢货,真以为没人听得懂吗?

    顾文钟若有所思地看了乔宏远一眼,这个人不简单啊!

    磁带在录音机里缓慢地转着,发出轻微的声音,等了大约一分钟,喇叭里传出了一个清晰的女声。

    “我爱北京……”

    声音清晰,没有杂音,也没有间断等问题。

    录音的是厂里有名的小百灵,有个好歌喉,录音机里的声音跟本人的有**成像。

    大家都安静地听着,没有人出声打断。

    那两个外国人惊讶得合不拢嘴,想到他们刚才说到的话,有种被打脸的感觉。

    黄爱国也没有想到效果这么好,他之前试听的时候明明不是这样的。

    比他带回来的那台录音机还要好数倍。

    顾文钟也很惊讶,在港岛,录音机不算特别新鲜的东西,但这个质量,真的是好,如果体积再小一点就好了。

    他上前跟乔宏远交流,与顾文颖相比,顾文钟的普通话带的口音有点明显。

    乔宏远掩饰住自己的讶异,打起精神和他交谈。

    顾文钟要求缩小体积,厂里完全能办得到,一些繁冗的设置就没必要存在了。

    交谈中,乔宏远开始怀疑黄爱国买回来的录音机,是不是在国外已经过时了,只是他们不知道,还推崇着呢。

    他当初让人准备材料的时候,特地做三种体积不等的外壳材料,这会正好派上用场。

    乔宏远当场就重新组装了一台符合顾文钟要求的录音机,并放了磁带试音、试着搜索了电台,那声音质量以及电台的搜索速度,确实比市面上的要好。

    黄爱国目瞪口呆,这是什么情况?他看顾文钟很满意的样子,顾不得去想,心里马上就算起价格来。

    他知道顾文钟是从粤省那边来的,有贸易公司的介绍信等许多证明,显而易见的,这些录音机百分百是要出口的。

    交谈后,顾文钟表示很欣赏乔宏远,问他有没有打算出去外头奋斗,对于人才,他从来都另眼相待。

    乔宏远先是一愣,便礼貌地拒绝了,他暂时没什么兴趣。

    客人看过了收音机,剩下的就不是乔宏远负责的问题了。

    黄爱国厂里这几年,早就很清楚如何定价了,只高不低,他们的产品值得这个价格。

    只有价格高了,厂里才有收益,他可不想只保本而已,那办厂子就没有意义了。

    乔佳月和顾文颖回来的时候,时间刚好,顾文钟一行人正要离开。

    顾文钟看着比来时要明显开心得多的妹妹,不要愣了下神,有多久没看到的妹妹这样对自己笑了?

    乔佳月和顾文颖道别,她们已经约好了时间,过几天一起去高山大队。

    “二哥,怎样?”乔佳月提着搪瓷缸熟门熟路地进入乔宏远的办公室。

    “效果很好,你听听。”看到妹妹,乔宏远绷着的脸立刻就放松下来,话里带着丝丝骄傲。

    “大哥,你真厉害!”乔佳月听完后,竖起了大拇指,“要找齐这些零件肯定不容易吧!”

    “不容易,许多都是我们自己发明的。”乔宏远说着神色就淡了,“可惜没地方弄专利。”

    他们看的书多,早就知道专利是什么,可即便是国外,专利的制度也还没那么完善。

    乔佳月不由沉默,国家目前还没能缓过气来,哪有力气去考虑这些。

    他们国家许多科技的发展,其实都受到国外的限制。

    看美国都能登月了,还能够去探测其他星球,人家那技术,领先自己国家多少年呢?

    他们一切要从头开始,哪有那么容易呢?

    其实乔宏远怀疑,集体主义的思想深入人心,专利保护怕是没人能理解,要实行太难了。

    乔佳月和乔宏远聊了一会,黄爱国兴奋地走进来,“宏远,好样的,已经初步谈下来了,只等着签合约了。”

    “要出口到哪里?”

    “港岛那边,然后通过港岛卖到西方国家。”黄爱国是真的高兴,比之前收音机出口还高兴。

    收音机的制作毕竟已经很成熟了,可录音机不同啊,还有磁带,这都意味着未来会有无数的订单飞奔而来。

    根据他的预测,录音机起码能再繁荣个二十年,知乐绝对会做出最好的录音机的。

    “太好了。”乔佳月拍着手笑着说。

    乔宏远趁此机会跟黄爱国请假。

    为了磁带以及录音的事,他忙碌了许久,需要假期。

    黄爱国自然没有意见,这可是厂里的宝贵人才,请假这点优待还是有的。

    搪瓷缸里的饭菜都凉了,乔佳月就提议去国营饭店吃,然后给乔宏良送一份。

    “大哥,要不下午我们去百货那买些东西带回去?”

    “不用,我之前跟岳平联系过,他寄的东西应该到公社了。”

    话说,杜岳平高中毕业后,因为他家里人没人能回来海市照顾杜奶奶,便给他找了份工作。

    杜岳平在信里与乔佳月他们通信,也知道知青的日子有多难过,自是不期待下乡的事。

    后来他工作后又认识了个在知青办的朋友,才知道高山大队的知青们的生活已经是算好的了。

    不知有多少知青因为多少原因而命丧于异乡。

    他的年纪不小了,相亲了几次,也没成,杜奶奶一直念叨,他却总觉得感觉不对。

    他不由想到了乔家四个兄妹,丝毫都不急,自己也忍不住跟着他们学。

    今年,美越的战争终于落幕,这几年间,遭受劫难的也不只越国一个。

    戍守西南边境的战士饱经风霜,不过总算能陆续撤离了。

    杜岳南回了信,说下半年就能回来探亲,杜奶奶就一直忙着为大孙子找合适的相亲对象。

    杜岳平心里暗乐,自己可算是逃过一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