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六零种田记 > 第373章 跟想的不一样
    “你们…你们要干什么?”一个男知青被盯得心虚,不得硬着头皮说道。

    “你们这是不对的,你们高山大队竟然没把坟墓给平了开垦成田地,还去祭拜扫墓,这是封建迷信,必须接受贫下中农的教育!”

    平坟整地是在大炼钢铁前那会的事,有言论说地都让死人给占了,必须把坟平掉做耕地。

    然而对于南方这样山多地少的地方来说,平坟也增不多几分地。

    更重要的是,社员们的观念从来就没改过,不随便动坟,不论是自家还是别人家的。

    更何况,房子与坟墓比邻而居的情况也不是没有。

    所以当年闹得轰轰烈烈的运动,在高山大队是一朵水花都没有。

    现在这个知青说出来,社员们都恨不得用视线扎死他!

    他们世代居住在此地,即便是没有后人祭拜的坟墓,也不会发生把它们平掉的事。

    不过在建房子的时候,有的时候会挖出数百年前的枯骨,对此种情况,当地也有当地的做法。

    地基不会被放弃,依然会继续盖房子,但会把地基里挖出来的奉为此地屋主,年节都会祭拜。

    这些知青,不理解当地人对鬼神的敬仰,自以为是,殊不知却犯了人家的大忌讳。

    有一个人开头,继而有知青来支持这番言论,大意就是这几个老人封建迷信的行为不可取,必须在全大队社员进行面前思想教育。

    然而可惜的是,这些知青们的话,在许多老人都听不懂。

    大部分社员都只会当地方言,听得懂的普通话,也是以前听广播时常常听到的一些词句。

    倒是年轻人都听懂了,不过他们的反应却没如几个知青预想的那般,加入到他们的活动中,并且大义灭亲。

    他们把知青们的这些话解释给老人听,老人们看知青的眼神瞬时都变了。

    老人到了一定年纪就会为自己准备后事,有人要平坟?这是找打!

    “废话真多。”陈东方看着这些知青,不由冷笑道,在大队里待了这么多天,还没了解这是个什么样的大队吗?

    刚来的时候,他也不习惯高山大队的宗族作风,但是住久了后,他就觉得,就是宗族才好管理,团结一致对外,更安稳。

    他这个大队长都不敢管的事,他们几个外来的知青也敢去做,不要命了吧!

    现在不能公开祭祖、扫墓,社员们就偷偷去做,也不到处宣扬,大队部向来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站在前面的知青听到陈东方这话,不可思议地看向他。

    难道大队部都支持这样的行为?

    “我,我要去革委会告你们!”这几个知青这时候也意识到他们并不被支持,这里不是在城里,他们可以为所欲为。

    乔高铁叫来几个民兵,“把他们看起来,饿几顿就知道事了。”

    “你们不能这么做,这是犯法的!”一个女知青见状,忙大声喊道。

    其余知青都脸色发白,怎么会这样,这跟他们想象的不一样。

    黄春云不由后退了好几步,心里暗惊,还好自己没有参与进去。

    她觉得自己在四队的活很脏,自己的申请又没人搭理,一度很是怨恨。

    可是今天大队处理这事的方式,大大出乎他们的意外,也让黄春云等有点心思的知青都懵了。

    乔父警告地看了一眼这些知青,“你们最好安分守己,在这好好地过你们的日子,哪日能回城了,大队不会扣你们的介绍信。”

    “但谁要是像今天再闹事,就别怪大队部不客气!”

    这些知青不由睁大了双眼,眼底很是迷茫,他们做的不是最正确的事情吗?

    可是大队不支持,还限制他们的行动,现在更是拿介绍信来警告他们。

    他们没做错啊,一直都在响应号召啊!

    在他们的计划里,教育完这些扫墓的顽固社员,接下来就该把那些地主富农拉出来遛一遛了。

    尤其是那几个改造分子,一看就是反动资深分子,就该给予他们深刻的教育。

    乔宜兵扫了那些个知青一眼,对几个生产队长说道:“这些知青就是太闲了,以后多安排点活,看他们还有什么力气去折腾。”

    这些知青分别被关入了大队部的几间屋子,那曾经是小黑屋,收获时也是仓库,反正一屋多用。

    这几个闹事的知青在屋里先是喊着,最后又哭又闹,屋外守着的民兵都不为所动。

    而其他的知青,虽说没直接参与,但大队部认定他们都知情不报,给予扣工分的惩罚,并在完成任务之余,还要清理沟渠。

    黄春云等人自然是不想接受这个惩罚,却无力反抗,只能埋怨起那几个带头知青。

    这些知青被关起来后,大队部随后跟着开会。

    陈东方率先提出自己的想法,“这些人太吵了,凑在一起经常吵架,要不是就闹事,依我看,把他们分开才是正事。”

    “之前四队的那个黄春云不就在申请搬出去吗?这样吧,知青分到哪个生产队就住哪个生产队,杜绝他们凑在一起闹事的机会。”

    陈东方一口气就把自己的意见说了出来。

    跟这些知青做邻居后,他们一家四口这些日子以来,都没睡过几个安稳觉,太吵了。

    且他们再继续待下去,陈东方还担心两个孩子会被他们的言行、思想给影响到,简直是操碎了心。

    说起来,他还要感谢这些知青的愚蠢呢,闹了这一出事,正好有理由把他们给弄到别处去。

    乔宜兵双手十指紧扣,抿着嘴不说话,把知青分开,看似更容易管教,但也有别的问题,他们跟社员的接触机会增多了。

    乔宜生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几次欲言又止。

    倒是吕月华最先开口了,“我赞成把他们分开。”

    她身为妇女主任,跟这些知青有过接触,“别看只有五个女孩子,这里头就能分出好几个小团体,勾心斗角的。”

    “我怕再不把她们分开,就会闹出什么人命来?”

    “嗯?”其余人都一头雾水。

    乔正火拍着桌子大笑,“我说吕嫂子,你也太夸张了把,不过几个丫头片子,还能闹出什么人命来!”

    吕月华翻了个白眼,懒得跟乔正火说话。

    “而且你们没发现,最近往知青那边跑的女孩子多了不少吗?”

    乔秋雨是跑得最勤快的,她跟黄春云好,在那边待的时间也最长。

    一提到本大队的姑娘,在座的人一下子就回过味来。

    高山大队的姑娘不说眼光有多高,反正在相亲市场上还是很受欢迎的,但是这些知青的到来,还是引起了一些人的幻想。

    几乎每一个人都对城市有过向往,而对于未婚姑娘来说,进城最好的途径就是嫁人了。

    以前是没机会接触城里人,但是现在不一样啊,这些知青都是城里人,只要能成功,她们就能实现目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