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六零种田记 > 第三百六十六章 安置【8月票140】
    “走吧,回去说不定还能赶得上晚饭。”乔父朝这十个年轻的男女知青说道。

    一个看起来比较开朗的男生往前走了几步,笑着问:“请问,我们分到的高山大队是在哪里?离公社远吗?”

    “很远,你们别聊天了,留着力气赶路吧。”乔父淡笑着说道,等到爬山的时候,才是最考验人的时候。

    一行人来到山脚下,知青们看着那泥泞的土路,再抬头看山,好似看不到尽头,这得有多高啊!

    高山大队高山大队,这些年轻人突然就回过味来,脸色更加难看。

    因为刚下过雨没两天,路面还没干透,一旦落脚没踩好,鞋子上就会沾上许多黄泥,不蹭掉的话,脚下会越来越重,直到走不动路。

    才走了十分钟,这段时间内的走的路程,还不到乔父他们正常脚程的三分之一。

    期间充斥着知青们各种各样的声音。

    “啊啊啊,我的鞋脏了!”

    “呕,这些泥好恶心!为什么我们要走路?”

    “我不想下乡了,我要回去,呜呜呜!”

    ……

    乔父和乔高铁的耳边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声音,听着让人头疼不已,感觉好像有无数只鸭子在耳边嘎嘎嘎乱叫。

    有两个看着比较娇气的女生走着走着就不走了,开始发脾气。

    “这是什么破大队啊,怎么会在山上?”

    “我不走了!上午我们就走了很长的路,中午又没吃饭,没力气了。”

    “我们走不动路了,你们大队要想办法解决我们的困难!”

    ……

    乔高铁冷漠地看着身后的人,其他几个知青听到这两个女孩的话,似乎也想跟着撂挑子,并以此来威胁他们。

    他龇了下牙,“爱来不来,随便你们去哪,就走这点路就不行了,那还下什么乡,直接留在城里不就行了。”

    “自己落在山上,碰上野猪了,那谁都救不了你们。”

    乔父笑眯眯地说道:“走吧,耍脾气只会让你肚子更饿而已,你们再磨蹭,天黑之前都到不了大队,那就在山上过夜吧。”

    其他人没想到这两个大队干部是真的不把他们这些知青放在眼里,对弱小的女生也没有优待。

    有的人不满,也有的人心里偷笑,各有各自的心思。

    在山上过夜?走到天黑都到不了,还有野猪?知青们心里都有些害怕起来,他们都是城里长大的,顶多就是去过公园爬过山,何曾在这种荒山野岭待过?

    这些知青每个人带的行李有多有少,本来就不会走山路,还背着这么多的行李,气喘得不行。

    一路上走走停停的,乔父和乔高铁也不催他们,反正就是熬,也得把他们都熬到大队。

    他决定了,以后再有知青来,一样要走路来,拖拉机,呵,那可是大队的财产,宝贵着呢。

    乔佳月看着外头的天色越来越暗,乌云一片片压下来,好像又要下雨了。

    乔父和乔高铁说去公社接知青,怎么到现在还没回来?难道是路上出什么事了吗?

    “月儿,别看了,你阿爸还没回来就算了,我们先吃。”乔母在屋里喊道。

    “诶,好吧。”乔佳月回道,赶紧跑到屋里,“希望晚点再下雨,这天还冷着呢,若是淋着雨了,容易生病。”

    “阿爸他们没开拖拉机去,那些城里来的人,走山路肯定不快的。”

    乔宏远说着给乔佳月和乔宏良各夹了一筷子的菜,又给乔母拿了一个饼。

    “依我看,这些城里人的毛病肯定多,估计路上又折腾啥幺蛾子了。”乔宏致大口喝着稀粥,右手拿着雀麦饼,几口就吃下去了。

    乔母看几个孩子吃得香,笑着说:“先看看情况再说,也许这些知青没你们以为的那么差呢。”

    一直到晚上八点多,乔父和乔高铁他们才到高山大队。

    陈东方还没睡觉,点着火把来帮忙安置这些知青。

    “先安排住下,随便弄点吃的,其他的明天再说。”陈东方拿着火把照了下这些灰头土脸的年轻人,不由摇摇头,他们能待得住吗?

    男女各一间屋子,床是几张木板割弃来的,且连在一起,一翻身就会咯吱咯吱响,上头垫了厚厚的稻草垫子,没有被子。

    至于吃食,自然是最简单的雀麦地瓜野菜糊糊了,味道说不上好,但也不难吃,是社员们缺粮时最常见的吃法。

    但对这些知青来说,这顿迟来的晚饭,打碎了他们下乡的美梦,当场就有不少人在一旁抹眼泪了。

    白美兰帮着分发吃食,见状也没有出言安慰。

    她心里再次庆幸,自己和陈东方选择了来支援农村建设,两个孩子好歹还在自己身边,还能够照顾到,以后不用面临上山下乡这样的选择。

    这个夜里,不知要有多少知青难以入睡,睁眼流泪到天明?

    “阿爸,您回来了?我给您端饭菜去。”

    乔佳月往厨房跑的时候,乔母已经端着一盆热水出来,拧了一块毛巾让乔父擦脸擦手。

    “这些知青怎么样?”乔母问道,看着乔父擦完脸,把毛巾拧好,就催着他赶紧泡一泡脚。

    乔宏远兄弟三人都紧盯着乔父,期待能听到与众不同的的答案。

    乔佳月端着饭菜出来,乔父一碗热粥下肚,终于有心来回答孩子们的问题。

    “这些知青,都比较娇气,有些心眼,以后有得磨。”

    “大队还得开会,安排社员们带着他们干活,顺便监督他们。”

    “你们几点从公社出发的?”乔母问道。

    “午后两三点吧。”为了接这些知青,乔父和乔高铁午饭也没吃,饿着肚子陪那些知青回来的。

    “就那段路走了那么远,也太娇气了,岳平去年也是自己走上来的,都没花那么多时间。”

    乔宏致低声嘀咕道,心里对那些知青的好奇少了几分。

    “这些知青把下乡想得太好了,当成郊游呢。”乔父吃饱后,喝着热茶,说起这些知青也忍不住摇头。

    “不过相比其他大队,我们大队这几个算是可以的,起码没把口号挂在嘴边。”

    若是那些大队没压住那些知青,绝对要被搞得乌烟瘴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