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六零种田记 > 第三百一十六章 不差
    兰婆婆看到杨树带着几个人来家里,一点都不意外,她看了一眼,对杨树说:“你处理就行。”

    杨树点头,知道两个孩子的情况还不需要用到老人家出手。

    其实这步也可以不做的,吃药降温后,但孩子有很长一段时间将身体虚弱、或做噩梦罢了。

    不过这对双胞胎是乔父的外甥,杨树自然是要帮到底的。

    两个孩子被放入一间小屋内,其他人不能进去。

    杨树拿了炉子开始熬药,同时给双胞胎扎了几针。

    乔父对兰婆婆很信任,当初乔佳月发高热,最后说胡话了,也是老人家给治好的。

    “丽娟,爱军,没事的。”乔父安抚妹妹妹夫,兰婆婆手把手教出来的,医术绝对差不到哪去。

    乔丽娟心不在焉地点头,不停往屋里看,只见杨树把熬好的药分成两碗,然后分别给双胞胎灌了下去。

    过了一会,杨树朝门外说:“你们有多带衣服吗,等会汗发完,要换身衣裳。”

    “等两个孩子醒来,你们给煮点白粥吃,油腻的先别吃。”

    杨树知道乔父家今天杀猪,生怕他们要给孩子进补,什么骨头汤、肥肉瘦肉的都给孩子吃。

    这不但对治病无益,反而还会让病情加重。

    乔父点了下头,朝一旁的乔佳月和乔宏远说,“你们两个先回去,让你们阿娘再熬点白粥,顺便收拾间屋子出来。”

    乔佳月正要应下,就见兰婆婆笑眯眯地看着自己,她不由摸了摸鼻子,自己好像挺久没来找老人家了。

    “好的,我去去就来。”乔佳月想,等会求着乔母给自己一些肉,她好拿来送兰婆婆。

    毕竟当初那张药方,还有后来兰婆婆教给自己的那些方子,她可是什么要求都没提的。

    “咦,月儿,小远,你们怎么那么快回来了?你们阿爸呢?”乔母正在清理大肠,准备做糯米肠,看到两个孩子回来,不由惊讶地问道。

    “双胞胎病得有点重,带来我们大队看病了,现在在兰婆婆那呢。”

    乔佳月又问,“阿娘,杨树伯母说双胞胎这两天只能喝白粥,我要拿哪个米熬?”

    家里的早稻米还有一点,晚稻米也有,还有糯米、自己被包裹里的大米,乔佳月都犯了选择困难症了。

    乔母现在手上油腻腻的,即使洗干净了也有味道,只能指使两个孩子去做。

    “小远,把家里那个砂锅拿出来洗干净。月儿,舀一碗刚发下来的大米,粗粗淘一遍就行。”

    早稻米熬出来的粥汤水清亮,晚稻会比较浓稠,也会更软烂。

    一般来说,他们都是早稻米煮粥,晚稻米做干饭的,不过现在粮食产量低,也没那么讲究了。

    兄妹俩照做后,乔宏远点了火,开始熬了起来。

    乔佳月凑到乔母身边,“阿娘,这都年底了,兰婆婆给了我那么多方子,您说我是不是该给她老人家送点什么?”

    乔母一听这话,就明白了女儿的意思,她笑道:“你现在才记得?肉我都给你准备好了,在提篮里,你瞅着再自己添点什么。”

    女儿手上的好东西可是不少,看她自己安排了。

    乔佳月没想到乔母竟然也给兰婆婆安排了一份,她心里很是惭愧,同时更加佩服乔母了,要把方方面面都考虑到还不遗漏,这可不是件简单的事。

    “谢谢阿娘。”乔佳月抱住乔母,轻轻蹭了蹭脸颊。

    乔母举高双手,用手肘点了点乔佳月的额头,“行了,快去吧。”

    乔佳月应了声,跑到屋里,让乔宏远帮自己把提篮拿下来,里头有三根排骨,一块三层肉,一块猪板油。

    她想了想,决定再添一些草莓干、一瓶草莓酱,还有糖果、饼干各一斤,一尺深紫色的棉布,这样应该差不多了,不会太寒酸。

    乔佳月提着篮子到兰婆婆家的时候,双胞胎刚清醒,头发衣服都湿漉漉的,抱着乔四姑的手不放。

    “兰婆婆,这是我的一点心意。”乔佳月把篮子提到兰婆婆跟前,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总感觉自己的东西会不会给少了。

    兰婆婆笑了下,“你这孩子,太客气了些。”

    “这阵子你都没来,怎么样,是不是再给我背一遍?”

    “哎,那您听一听,看我背错了没?”乔佳月深吸了口气,开始背诵。

    徐煜的存在感很弱,他看着乔佳月提着一个篮子来到老人身边,两人说了什么,然后乔佳月的嘴巴就动个不停。

    因为离得有点远,他压根就听不清内容。

    他看向正在给双胞胎换衣服的乔四姑和陆爱军,他们紧皱的眉头已经松快了不少。

    而双胞胎这会还病恹恹的,但是哭闹的声音中气足了不少。

    长山大队的医生有那么厉害吗?

    乔父把诊费给了杨树,同时又从自行车上的竹筐里拿了条肉出来当谢礼。

    乔四姑和陆爱军不断说着感谢的话,然后一行人就离开兰婆婆家,走小路回家。

    徐煜离开前,又看了乔佳月一眼,不由垂下眸子,如果自己也有家人,那现在是不是也能如她这般快乐?

    乔佳月背完后,抬头看着兰婆婆,心里有些忐忑,老人家的表情有点严肃,该不会自己出错了吧?

    她迅速在心里过一遍,希望能找到错误的地方。

    “背得很好。”兰婆婆抬手摸了摸乔佳月的头,神色有些复杂:“先回去吧,过年后再来找我。”

    “婆婆有事要跟我说?”乔佳月敏锐地察觉到老人的意思。

    兰婆婆也不否认,“到时你就知道了。”

    “那我走了,婆婆有什么想要的吗?我写信请海市的朋友买了寄来?”临走前,乔佳月又问。

    “暂时先不用了。”兰婆婆摆摆手。

    乔佳月挠挠头离开,她没走小路,那就要从学校门前经过。

    白美兰又在骂陈柏了,因为陈柏太嗦了,为了自己的新衣服而念个不停,把白美兰给烦得不行。

    陈绵无意间往外瞅了一眼,看到乔佳月,她高兴地招了招手,“佳月姐,来我家玩吧。”

    “不了,绵绵,要不中午你来我家吃饭吧。”乔佳月停下脚步,反过来邀请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