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六零种田记 > 第309章 下毒
    有过这一次逃跑事件后,全大队社员对乔红杉都盯紧了一点,想要再次跑出大队的范围,可没那么容易了。

    等交完公粮,生产队先分了粮食,至于地瓜等粗粮,后续会再分一次。

    而乔正白也打算回矿上看看,是否开工了,同时领下这两个月的票券。

    乔父约着他喝酒,送给了他一些草莓干等自家做的干货,两人还是有不少话可以聊的。

    秋收后,大队的广播总算又恢复了,电台的一些节目都没恢复,相比没广播的无聊日子,真没什么好抱怨。

    社员们听到久违的广播,心情好了不少,做起事来效率都高了不少。

    秋雨淅沥沥地下,寒流南下,温度骤降,许多孩子承受不住,直接就发起了高热。

    而中学寄宿的学生几乎全部中招,毕竟被子薄而不保暖,要不是李清自己被冷醒,顺便去宿舍那边看了下,等到天亮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

    高山大队的卫生室里药品从来都部族,好在杨树和乔学兵都是兰婆婆教导出来的,用当地草药还是很顺溜的。

    虽说喝了药,但要一下子痊愈是不可能的,而且大半学生病恹恹的,上课哪有什么精神。

    大队部见生病的孩子多,索性广播通知,放假一周。

    与此同时,李答和白若笙也生病了,两人发了高热,吃了好些天的药,身子骨一下子虚弱下来,他们商量了下,便辞去了初中的临时老师工作。

    瞬时,盯上了这个工作的人更多了。

    乔建城平日里就没少往学校里跑,跟在李清后面免费帮忙,早熟悉了学校的一切事务工作。

    现在中学缺人,他忙让家里人也去帮忙活动。

    在那没多的申请中,李清肯定是选择自己最熟悉的人。

    其他人见状,都在心里暗骂乔建城奸诈,早早地做好准备,难怪那么容易就成了。

    乔秋雨和乔红杉当初的目标里,当初中老师赫然在其中,后来行动失败,她们也失去了竞选老师这一资格。

    乔建城成了初中的临时老师,同时给了其他人一个新思路。

    想要找到一份好工作,就得早早地看好,并且为之做准备,前期看着是白费功夫,有付出就有收获。

    所以乔父看着凑到自己跟前,积极为自己端茶倒水的乔志员,也有些哭笑不得。

    这家伙想要学拖拉机。

    乔志员想想自己跟乔志高没差两岁,人家现在开拖拉机开得风生水起,去其他大队办事,人家都得陪个笑脸,还能见世面,多威风啊。

    然而乔父并不松口,当初学拖拉机是全大队报名后筛选下来的,如果他现在再教乔志员,其他社员会没意见吗?

    乔志员也不气馁,他主要还是跟乔志高打好关系,自己都能考上高中,相信学拖拉机也不难,只要掌握住诀窍就行。

    除了乔志员,其他两个高中生也找到了事情做,不是去小学里当免费的老师,要不就是去菇棚帮忙。

    这样一来,就剩下乔秋雨和乔红杉没了去处。

    现在社员们对她们两个特别不待见。

    她们死活不愿意嫁人,大队也没法强迫她们,要不然有人说漏嘴,引起公社妇女主任的注意,事儿就麻烦了。

    不过,乔红杉一点都不稀罕大队里的工作,她左等右等的,就是没看到公社来人,不由焦躁不已。

    而家里对她的态度越越来越差,乔红杉终于爆发了,她在冬至前一周,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老鼠药,把全家人给药倒,然后跑了。

    这老鼠药不是服用后马上死亡的,加上稀释过了,乔红杉的弟弟乔红军撑着跑出去求救。

    瞬时,整个大队鸡飞狗跳,兰婆婆那么大的年纪,也从床上爬起来,帮忙配药。

    陈东方和白美兰认为事情严重,要拖拉机送去县城医院抢救,顺便报警,这可是恶性事件,不能姑息。

    大队干部跟着去了一半,匆忙之中,乔父还打了个介绍信。

    拖拉机的声音太大,经过公社果然被民兵拦下谈话,好在听说是送人去医院抢救,就没有过多为难。

    到了县城医院后,交钱,抢救等,大家跑前跑后的,最后乔父几人就缩在医院的木椅上,累得一句话都不想说。

    而大队里,等乔佳月反应过来发生什么事,拖拉机已经走了,她匆忙在系统商城里找了找,发现根本就不知道要买什么药。

    不同的老鼠药的成分不同,而且人体现在是什么状态,不是一粒药就能解决的。

    她想得有些太简单了。

    这天夜里,留下来的人同样睡得不安稳的,大家都在讨伐乔红杉的恶毒。

    也有人庆幸她没在水井中下毒,要不然被毒倒的可不只这么几人了。

    而乔高铁后半宿都没睡觉,带着民兵满大队搜查,这大晚上的,乔红杉又能跑多远?

    而且她都能对自己的亲人下手,那会不会对大队下手呢?

    只是出乎他的意外,一直到天蒙蒙亮,他们都没看到乔红杉的身影,这丫头可真的会跑。

    难道她大半夜的就跑公社去了?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乔红杉下毒的事儿很快就传遍了。

    而县城那边的公安接到报案后,很快也来大队了解情况,毕竟这个事情太恶劣了。

    而对于乔红杉在大队里做过的事儿,社员们绝口不提,万一外头的人都认为她是对的呢?

    公安这边了解了下情况,就把这个事儿定义为家庭矛盾,然后就走了,也没说要怎么处理乔红杉。

    过了两天,乔父开着拖拉机把乔红军一家子给送回来。

    社员们都很同情他们,带几个鸡蛋或是一点大米去看望他们,顺便一起讨伐乔红杉。

    只是这一家子即使经过抢救,命是保住了,这身体却大不如以往,压根没法干重活。

    大队开了下会,只能给予特别照顾,给比较轻松的活。

    乔佳月跟乔红军是同学,虽说对乔红杉很不喜,但还是和乔小凤带了点糖果去看他。

    他是个倔强的少年,脸色苍白,对来看望的他的同学就笑了下,然后缩着不说话。

    乔小凤和乔佳月也不是会说话的人,没坐一会就走了。

    “乔红军好可怜啊!”乔小凤小声地说道,她很容易心软,看到乔红军这样子,同情心瞬间就泛滥了。

    “可怜是可怜,可下毒的是乔红杉,养出这样的女儿,他们家难道没责任吗?”

    乔佳月是觉得他们可怜,但也没多同情,许多事,有因有果,能养出这么狠心的女儿,这当父母的也不咋地。

    乔小凤愣了下,“啊?”她从没这么想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