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六零种田记 > 第285章 躲过一劫
    第二天一大早,蔡母特地去国营饭店买了十几个肉包子,看着蔡名带着三个孩子离开,心里才松了口气。

    这时候还没有汽车来往两地,出行不是走就是靠自行车,因此便衍生了自行车载客的行业。

    蔡名找了个认识的人,请对方帮忙送孩子回去,没提钱的事,毕竟最近那些孩子闹腾的。

    投机倒把的罪可是不小。

    一路过去,道路两旁的田地里,农民们在忙着收割水稻。

    城郊的田地平坦,灌溉便利,然而没有机械,还是要靠人畜来劳作。

    再往前走,一些速度快的大队,水田已经整好,开始施肥、插秧了。

    而此时高山大队,正好是开镰后的第三天。

    上半年风调雨顺,水稻丰收,社员们都很积极,镰刀磨得敞亮,想着早点把水稻割下来,就能早点吃到新米。

    去年秋季发的稻谷,即使家里再怎么省着吃,也没法吃到现在,许多人家里早就是地瓜面配着雀麦吃了。

    只有那女主人比较节制的人家,还能留一些大米在这繁重的夏收中煮干饭。

    乔佳月和乔宏致一到村里,已经是中午了,兄妹俩见家里冷锅冷灶的,忙生火做饭。

    蔡名带着蔡萍帮忙,等吃过午饭,他还得赶着时间离开。

    乔母急匆匆地赶回来,见家里的烟囱冒着烟,她脚步一顿,嘴角勾起,两个孩子回来了。

    六月的天说变就变,许多田地离村子都远,都是家里煮了饭菜送到地头上。

    大家会找个阴凉处坐着,吃着饭,喝着溪水浸泡过的青草茶,再休息个一刻钟、半个小时的,然后继续投入繁忙的劳作中。

    所以为了方便,基本上都是做成咸饭,从南瓜饭、豆角饭、地瓜饭等几样轮流吃过来。

    “阿娘,饭和汤我都弄好了,您先吃点填填肚子。”乔佳月给乔母地上一碗丝瓜鸡蛋汤。

    乔母点点头,拿着碗就吃,乔佳月继续炒菜,这是用来招待蔡名和蔡萍的。

    乔母提着饭和汤急匆匆往地里去,临走前,她吩咐乔宏致和乔佳月不用去地里,去帮着生产队晒稻子就行。

    “蔡名叔,您和萍萍先吃,我去摘菜。”乔佳月说着,就去边上的菜园子。

    这会儿空心菜和红苋菜已经老了,过两天要挖了喂猪。

    细数一下,现在能吃的叶菜还真没有,要摘地瓜叶还得跟生产队打报告,毕竟自留地不允许种。

    乔佳月手快地给摘了一大篮的雷公根,这野菜滋味可以,然后掐了些南瓜花和嫩南瓜叶。

    南瓜叶、南瓜花也是别当成野菜的,除非没别的菜吃或想吃新鲜,要不然没人会去摘。

    此外,便是各种瓜,塞了两个麻袋。

    蔡名吃完饭,抹了一把嘴,“跟你们阿爸说,下次我再来找他喝酒。”

    他说着把两个麻袋绑在自行车后座上,他明天就得跟车走,不能留。

    “蔡名叔,路上小心。”

    乔母到地头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其他人都在吃饭或者已经吃完。

    她在一处偏僻的阴影处找到乔父父子三人,他们正聊天。

    “都饿坏了吧,快来吃饭。”乔母说着,把系得结实的布袋解开,往外拿碗筷。

    乔父刚掀开锅盖,就看到里头卧着的八个白胖胖的包子。

    “月儿他们回来了?”乔父愣了下,很快就反应过来。

    乔母也很意外,乔佳月没说还有包子,“是的,饭和汤都是她和小致做的。”

    她一看数量,正好他们一人两个,肯定是算好的了。

    也亏得他们几个的位置比较偏,周围没其他人,要不这肉包子非得吸引不少人过来。

    这人过来了,可不得分一点,最后落入自家人口中的包子只怕没两口。

    几人围坐在一起,先把包子给吃了,饭和汤没吃完没关系,晚些时候可以当点心。

    乔佳月和乔宏致吃过饭后,又把家里的猪、鸡鸭都给喂了,然后带着蔡萍去晒坝晒谷子。

    蔡萍已经经历过一次夏收,再看依然觉得惊奇。

    拖拉机已经把上午的收割的稻子运回来,一袋袋稻谷被拖下来,倒在水泥地上,形成一个小山包。

    几个孩子边拿着耙子把稻谷给摊开,然后用爪耙把混杂着的稻草给勾出来,扔到一旁。

    留下来晒谷子的孩子,不是年纪小就是家里受宠的,他们见乔佳月和乔宏致,没一会就围上来,问城里的新鲜事。

    乔佳月看了乔宏致一眼,拉着蔡萍后腿两步,这事儿她可不做。

    乔宏致自然是乐意跟人说起自己在权市的经历的。

    他也不提那些学生在做什么,而是专门说自己去国营饭店吃了什么,百货商店、书店、裁缝店等等,听得这些孩子羡慕不已。

    大队的拖拉机会去权市,然而车上位置有限,除非非常受宠的,否则大人都很少会带着孩子。

    “月儿。”陈绵戴着斗笠走过来,“你回来了。”

    乔佳月点点头,“走,我们说说话去。”

    白美兰没有下地干活,她也不缺这点工分,看到乔佳月和蔡萍,她就把陈绵给支开:“绵绵,你去给小月和萍萍泡两碗糖水。”

    “小月,你实话告诉我,权市现在是什么情况?”白美兰抓住乔佳月的手,压低了嗓音。

    乔佳月吓了一跳,“白老师,您想知道什么事?”

    “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

    乔佳月犹豫了下,便把那些学生的行为都给说了,包括他们莫名其妙昏睡的情况。

    “看来他们说的是真的。”白美兰喃喃说道,“所以,学校的老师都被批判了?”

    “嗯,尤其是语文老师和英语、音乐等老师。”政治老师不用说,肯定逃过一劫的。

    在乔佳月诅咒前,许多支小兵队伍早就已经批了不少人,其中就有一个国外回来的女老师。

    她教音乐和英语,生活过得比较精致时髦,就被当做典型揪了出来,而她的那些乐器、化妆品之类,也都被毁了。

    此外,还有人说这个老师的房间里搜出了自行车的零件,能够组装成两辆自行车。

    这个女老师当天就被赶去了郊外的牛棚,而她的那些东西,归处无人知。

    “哈哈哈,我是不是还要感谢他们了。”白美兰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乔佳月眨眨眼,不解地看着白美兰。

    “白老师,你没事吧?”

    “我没事。”白美兰嘴角微弯,心情很不错。

    当初以为下乡是受难,如今看来,祸福相依啊,他们躲过了一场劫难。

    这个大队偏僻,而大队干部也有本事,绝对不允许发生半大小子骑到头上去撒野的事。

    乔佳月在白美兰这里待了一阵子,详细说了那些大字、报的内容,把自己知道的能说的都说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