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六零种田记 > 第二百四十章 好奇心【7月票200】
    乔母打算先去问问乔大伯母,要不要一起。

    乔大伯母愣了下,就拒绝了,说东西没备齐,改日她自己再去。

    随后,乔三婶、乔六婶都是差不多的话,总之不那么乐意。

    对于乔七婶这个城里嫁出来的姑娘,她们其实都不怎么喜欢,觉得与自己格格不入。

    若是剖开内心去看,其实都是羡慕嫉妒着呢。

    乔母没想到那么多,她带着乔佳月到了乔七叔家,在门口喊了一声。

    乔七婶就抱着女儿出来了,看到乔母手中的篮子,她眼睛闪了闪,嘴角也上扬了几个弧度。

    “是二嫂啊,快进来坐。”乔七婶招呼的声音也热情了几分。

    妯娌俩坐下来,便聊起了孩子的事,除此之外,她们也没别的话题可说。

    乔佳月没兴趣去听两个女人的育儿经,她在看这个小堂妹,白白的,软软的,嗯,比双胞胎当初还要可爱。

    果然,这孩子的颜值跟父母的有关系。

    乔七婶试着问了下拖拉机的事,一说到要交钱,她脸色就有些不自然,他们那时不,当然没交钱,肯定是从分红利扣了。

    她心里暗暗嘀咕了几句。

    然后乔七婶又问起学拖拉机的是,她想着乔父都会开了,教一教弟弟也没啥。

    乔佳月听到这话,就笑着把当初考试的经过噼里啪啦说了一通,形容得要多难就有多难。

    乔大伯、乔三叔也都去考,可他们都没成功呢。

    乔七婶的脸色当场就绿了。

    乔母看了乔佳月一眼,知道了女儿的小心思,不想乔七叔来走乔父的后门呗。

    “月儿说的对,当初确实是这样,毕竟我们这条山路难走,要是不好好考一下,出事了怎么办?”

    乔父要培养是开车能手,而不是马路杀手,这年头,劳动力可是家里的顶梁柱,一旦摔了,那还了得。

    母女俩又坐了会,便辞别乔七婶回家了。

    乔佳月笑嘻嘻地说:“阿娘,刚七婶的表情好好笑。”

    乔母拍了下乔佳月的头,“就你调皮,以后可别这样了。”

    乔七叔乔七婶是利益为上的人,对他们有利的人,脸色会好一点,而别人一旦不愿意,马上就变脸。

    乔母都怀疑他们在城里是不是待人接物不行,被人撵回来的,而不是什么精简政策的原因。

    秋高气爽,秋风吹过,稻浪波涛起伏,此时稻子由青转黄,地里的水也在慢慢地排干。

    他们今年稻花鱼长得好,一只比去年要能重一两以上,社员们都很高兴。

    白若笙和李答对稻田不是很清楚,对于稻花鱼更是第一次接触,但他们都很感兴趣。

    房子盖好后,两人也慢慢地开始做研究,虽然没有仪器,但是出门就是地,挖点土放陶盆里,经过复杂的处理,也能变成自己想要的试验材料。

    他们现在在大队里晃悠的时间少了,但社员们碰上什么问题,都会找上门来,他们也会热心地帮忙解决孩子。

    而李答还跟高山大队建议,今年可以试着拿两块地来种油菜,油菜苗小的时候能吃,来年开花结籽后还能榨油。

    不过大队有些犹豫,因为他们很少吃菜籽油,更关键的是,种了油菜花,明年可能赶不上插早稻秧。

    因为温度低,等油菜花能收,五一劳动节都过了吧。

    李答觉得大队的考虑也有道理,便不再建议种油菜,反正种花生也一样,转而答应帮忙培育优良的品种。

    花生油可比菜籽油香多了。

    再说了,还有茶油、芝麻油之类的,多的是可以选择的作物。

    大队部很高兴,若是花生产量能提高,那扣除生产任务,自留的多了,无论是磨成粉还是榨油,都是好东西啊!

    因此,对于白若笙和李答,社员们都很尊敬,因为他们是真的为社员们着想,做事。

    听他们说,研究需要不少仪器,可惜没地方买,所以培育种子的进展很慢。

    大队不在意,有进展就行,慢一点没关系,他们有的是时间。

    转眼,稻子能收了,广播里播放着陈东方声嘶力竭的声音,都是老掉牙的内容了,社员们嘻嘻哈哈的,不是很在意。

    就是白若笙和李答也没闲在屋里,两人拿着镰刀,下地收割,速度不如社员们快,但也不算慢。

    如此积极的态度,更让社员们满意了。

    听大队部说,明年还要请他们去学校上课呢。

    因为有社员发现他们私底下有给乔宏远兄妹几个上课。

    社员们觉得乔佳月兄妹成绩那么好,那给自己孩子上课,自己孩子是不是也能学好?

    反正给几个学生是上课,给几班也是上,没多大差别,再说又不是不给工分?

    对此,乔佳月兄妹几个也不在意,他们跟这些人学习了多少,没人知道,反正以后再做什么有人可遮掩了。

    秋收后,晒稻子、收地瓜、秋花生、秋玉米等,大家都忙得不可开交。

    上半年的稻子受了虫害,产量跟往年没太大变化,但是下半年就明显了。

    社员们发现,每亩地多了差不多一百多斤的稻子,而田里跟往年不同的变化只有一个,那就是肥料不同。

    所以沼气池是真的有用,那肥料太好用了。

    之所以没发现,是因为自留地不大,大家都没注意到产量的变化。

    现在那些没有修沼气池的人真的后悔极了,当初怎么就不跟着大队部走呢?

    乔佳月看着有些好笑,这些人也真是的,都要看到切实的利益了才会动手,根本就不敢冒险。

    其实沼气池的关键,是他们放进去的那种发酵菌,这个菌群比较特别,能把排泄物、杂草等物分解成最适合作物的肥料。

    而这个发酵菌,可是每年都要添加的,根据沼气池的大小,选择添加数量。

    好在这个发酵菌的保存和培养都不是很复杂,不用特别极端的环境。

    白若笙知道了这个事,眼睛亮得不像话,挖了不少的肥料去进行对比。

    猪圈那边的沼气池主要以猪的排泄物为主,而社员家里的,就复杂多了,人畜、杂草、牛粪羊粪啥的都有。

    白若笙本来就是研究化肥的,看到这种沼气池分解后的肥料,怎能不起好奇心呢?

    尤其是在他知道沼气池还特地放入发酵菌后,更加好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