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六零种田记 > 第二百二十九章 惊呆了【7月票140】
    乔佳月在家里怎么都等不到乔父回来,心里很是不安,难道买个农药那么麻烦吗?

    虽然她已经给他施加了祝福,祝福也成功了,但凡事都有意外,谁都不敢保证。

    再说了,农药她可以在系统商城里买啊?再不行的话,找个配方,她来配置。

    乔宏远就说过,只要有配方,她的配置就非常精准,如果不知道配方,知道原理和目的,原材料又充足,也很快就能摸索出来。

    实在不行,她临时多去读一读化学类的内容,肯定能解决这一方面的问题的。

    乔佳月心不在焉地想着,只恨自己学习的东西太少,没能帮上乔父大忙。

    “阿爸,你回来了?”乔佳月一直在打瞌睡,死活不去睡觉,此时听到开门声,张开眼一看,就朝乔父扑过去。

    乔父停好自行车,接住女儿,然后在桌边桌下,接过乔母端过来的碗,开始吃起来。

    “确实有些问题。”乔父轻声说,“公社买不到农药,云美大队那边用的不是研究员研究出来的农药,对我们没用。”

    “阿爸,我来。”乔佳月知道,又到了他们兄妹发光发热的时候了。

    没想到乔父却摇头,“你们的成果,一直拿出来,总有人怀疑你们从哪里学来的。”

    “我现在找到了个办法,那就是给你们找个老师。”乔父说,“月儿,明天你跟我出去一趟。”

    乔母看了乔父一眼,没说什么反对的话。

    第二天,乔父天还没亮,就去敲响了陈东方的门,告诉他农药的事没那么顺利,自己还要再想办法,让他给社员们解释一下。

    陈东方满口应下,能不答应吗?

    这么辛苦的事,大半夜才回家,天不亮就出去,就是为了大队找农药,谁乐意去做?

    等自行车出了村子,乔父让乔佳月拿出一袋磨好的雀麦地瓜面,十斤大米,再加上他们从家里带的速生野菜扦插条、菜干等,东西就没那么显眼。

    路上,他跟乔佳月说了余家的情况,等会他们到余家的时候,她才知道该怎么称呼。

    乔佳月听乔父说余家在云美大队的境遇,就仿佛看到了上辈子的自己。

    幸好,这一辈子,全家安好,

    对于那个余家,这时,她也好奇起来了。

    到公社的时候,林国平安排的大夫已经等着了,是一个看起来不好处的中年人,姓楚。

    乔佳月看了一眼楚大夫头上的云,有点意思,类似心形,再看云的颜色,他的运气一定很好。

    “楚大夫,我那位叔现在躺床上不能动,很虚弱,还咳嗽,这是我从家里带的一些药,您看有用吗?”

    乔父把药递给楚大夫。

    楚大夫看了一眼,眼底闪过一丝惊讶,只有城里才能买到的药呢,“有用。”

    他的声音低沉,回答得言简意赅。

    两辆自行车快速往云美大队驶去。

    此行是否顺利,乔佳月也说不准,因为祝福并未显示成功。

    云美大队看到乔父再来,还带着陌生人,先是盘问一番。

    而那两个民兵贪婪的眼神,落在了乔父和楚大夫推着的两辆自行车上。

    乔佳月皱着眉头,心里不喜,她一进入云美大队,就看到这个大队的许多人头上的云有些奇怪。

    而且这些民兵头上的云颜色就没一个好看的。

    其实云咒,头上的黑云什么时候给与惩罚,乔佳月也不清楚,有的是即时的,有的是累积的。

    她坐在自行车上,好奇地盯着周围看。

    她发现有不少人看向他们的时候,本来头上的灰云瞬间变成了黑色。

    这样的变化,她就知道,是这些人对他们起了恶念。

    余崇明两口子不再,余美琴姐弟三个坐在灶前,看到家里来人,他们都礼貌地喊了声表舅和表姐。

    乔佳月没想到他们这么入戏,当即就从兜里掏出几颗糖果,分别塞到他们的手里。

    “美琴,先去熬一锅粥。”乔父喊道,然后和楚大夫进入老人的那间屋子,开始诊病。

    屋外,余美琴盯着乔佳月看,突然问,“你几岁了?”

    “我九岁了。”乔佳月说。

    于美琴愣了下,“那你比我大,我该叫你表姐。表姐,我叫余美琴,这是我两个弟弟。”

    她从父母认下乔父这门亲戚,就明白了,这家人是可以信任的。

    经历过这番风雨,父母看人的眼光显然更上一层了。

    “嗯,表妹好。”乔佳月想,这个便宜表妹看着还不错。

    余美琴利索地踩在凳子上做饭,乔佳月没有上前帮忙。

    一个小时候,余崇明和李莎回来,回来,乔父和楚大夫跟他们聊了聊老人的情况,又留下了一些药,以及一个中药方子。

    乔佳月让余美琴带她在大队里走走。

    云美大队里的速生野菜非常少,她看的最多的就是在那些比较破旧的屋子周围种的多。

    云美大队的大队部是砖瓦房,看着很是气派,而边上就是大队长、支书等干部的房子。

    乔佳月眯了下眼,这一路走来,她看到了许多人头上云的变色,他们对余美琴心怀恶意,甚至还有小孩子扔石头。

    余美琴咬着唇,什么都没说,眼神坚定。

    乔佳月没想到这种情况下,她还愿意带自己在大队里走。

    她默默唤出系统,诅咒:云美大队的社员们都突然肚子痛。

    诅咒失败!

    诅咒:云美大队头上云咒颜色深的人,即刻重伤。

    诅咒成功!

    乔佳月挑眉,她也搞不懂诅咒的意思了。

    她们往回走,看到两个半大的孩子牵着两头水牛慢悠悠地走着,突然间就摔倒在地,而那两头牛像是受到什么刺激似的,开始疯跑起来。

    一看到疯牛,乔佳月的脸色瞬间白了,拉着余美琴就往小巷子钻,这样宽度的小巷,牛是进不来的。

    那两头牛跑了一路,好似没有章法,但仔细看就会发现,平时大队里最为嚣张跋扈的那些人,统统都挨了一牛角或是以蹄子,更有被顶撞入水沟中的。

    许多人很快反应回来,开始尖叫道:“疯牛踩人啦!”

    两个女孩跑回家里,跟大人说了下情况。

    不知道过了多久,乔父和余崇明见外头没啥动静了才出去。

    云美大队一半以上的壮男子都受伤了,摔破相的不少,而更多的是骨折,初学、昏迷等,看着怪可怕的。

    云美大队一阵兵荒马乱,楚大夫作势上前看伤员,把情况说得非常紧急,不马上送医院,残废不说,还可能小命不保。

    云美大队的大夫早就被吓傻了,哪里还做得出判断,当然是听楚大夫的。

    不到半天的功夫,云美大队就空了大半的人。

    乔佳月都惊呆了,这个诅咒威力那么大吗?

    还是说,这是云咒积累下来发作的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