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万界毒尊 > 第1184章 无惊城
    萧易从灵岩城离开后,便带着杜熔和宴丹彤过了天火桥,来到万界森林。

    直到进了万界森林,萧易方才松了一口气。

    不离开沈神域,他的心,始终有些悬吊。

    他借鹿鼎之,灭了宴家,目的便是为了让这起事件,看起来只是灵岩城内的家族争斗,不会让人联想过多。

    否则,萧易亲自出打上门,即便没有惊动沈凉石,哪怕只是引起了神火卫的注意,也可能会牵出杜熔,乃至查到神风镇杜家。

    若是如此,终是麻烦。

    如今,灵岩城虽是鹿家的天下,又何尝不是他萧易的?

    萧易已经想好,以后每隔几年,就来找鹿鼎收一波好处带走……

    一城之利润,那可不少。

    “小……小兄弟,你究竟是谁?为何要救老夫?”歇息的时候,杜熔终于有会开口。

    之前在路上,萧易身形迅捷如同雷动,杜熔根本没有会开口询问。

    萧易轻笑道:“杜爷爷,你叫我小兄弟可不合适。我是你孙女婿呢!”

    “啊?孙女婿?阳阳那……那小子成家了?还有个女儿了?莫不是她?”杜熔指着宴丹彤惊喜的问道,“像,太像了!这姑娘还真的和阳阳有几分相像!”

    萧易脸皮一抽,神色一阵古怪,这宴丹彤和杜阳哪里长得像了?

    不过宴丹彤身为女子,肌肤嫩白,看着的确年轻的很。而且女性修者,一般都会服用一些驻颜的丹药,宴丹彤看起来的样子,也就二十八的样子。

    宴丹彤脸色微红,连忙道:“我……我不是您的孙女儿,我是您儿子的……朋友。”

    宴丹彤本想说媳妇的,可是这两个字,她终究说不出口。

    她早已不是杜阳的媳妇了。

    她也没脸再说自己是杜阳的媳妇。

    萧易淡淡看了宴丹彤一眼,冲着杜熔笑道:“杜爷爷,这位是您的儿媳。只不过她和您儿子杜阳之间的情感有些曲折,一时半会我也和您说不清。等以后,您慢慢就知道了。至于您的儿子和孙女,还有重外孙,如今都在神风镇。”

    “重外孙……”杜熔顿时老泪纵横,激动道:“老朽竟然连重外孙都有了。一晃数百年,阳阳这小子,真是出息了。”

    萧易讶然道:“杜爷爷,您对我岳父的事情,一点都不知道吗?”

    杜熔苦笑道:“不知道啊。老朽只知道自己被人打晕了,然后就被关起来了。直到你出现,将老朽救了出来。老朽到现在还云里雾里的。”

    萧易愣然,这宴家果真是霸道的很,连个解释都没有给杜熔,就把他抓了关了起来。

    萧易微笑道:“杜爷爷,现在没事了,用不了多久,您就可以和我岳父父子重逢,一家团聚了。但我们先不急着回神风镇去,我们先去夜神域一趟吧!您魂海之的神奴印,还是解了好。”

    杜熔脸色一喜,但又有所忧虑的说道:“可郭家的人,能同意吗?”

    萧易唇角微扬:“他们会同意的。”

    十天后。

    萧易一行人来到夜神域无惊城。

    “这里就是郭府了,老朽待了千年的地方。”郭府前,杜熔一脸感慨的说道。

    萧易眯眼道:“杜爷爷,这郭家待你如何?”

    杜熔笑道:“郭家主人相比一般的大家族,还是挺不错的。老朽虽是神奴之身,但也被委以供奉之职,更是许了老朽婚配,这才有了阳阳。郭家主人更是给了阳阳自由之身,这在别家可是没有的情况。一般而言,一旦被打上了神奴的标志,那基本就是世代为奴了。”

    杜熔脸上的笑容,有些自嘲起来。

    如今的他,竟会因为自己儿子没被打上神奴印,而感激主人家。

    萧易点了点头,这郭家确实算是挺有人性了。

    既如此,他也不会太为难郭家。

    “啊,杜丹师,您回来了?您可不知道,您离开的这些日子,家主都着急死了。”一名护卫打开府门,看见杜熔后,顿时惊喜不已。

    杜熔是个憨人,平时也没少帮助这些护卫,所以人缘倒是极好。

    “小宋,快禀报家主,就说老朽回来了,另外还有老朽的儿媳和孙女婿,也想见见家主。”杜熔对着那护卫笑道。

    小宋忙道:‘好,我这就禀告家主去。”

    若是杜熔一人回来,自是可以直接进入。

    但还带了两个外人,这就需要通报。

    很快,小宋便折返回来,笑道:“杜丹师,家主请你们快些进去呢!”

    杜熔连忙拱了拱,领着萧易、宴丹彤二人入了郭府。

    郭府大堂里,一名头发银白的老妇,眼神有些激动的不断向外张望着,直到她看到杜熔的身影,眼方才惊喜一闪。

    但很快,她的眼神又故作冷沉了下来。

    “老朽杜熔,见过家主。”杜熔匆匆迈着快步,到了堂里便是飞快行礼叫道。

    郭雨舒哼了一声,道:“杜丹师不辞而别,转眼数月了,老身倒是没想到,杜丹师还会再回来。”

    萧易一愣,没想到这个郭家的家主,居然还是个老妇人。

    杜熔苦笑道:“禀家主,老朽哪里是不辞而别,而是被人掳走了。幸得老朽的孙女婿出相救,这才化险为夷,平安归来。”

    唰!

    郭雨舒豁然噌的站起来,眼眸含怒道:“什么?你是被人抓走的?谁这么大胆,竟然掳我郭府的供奉?”

    郭雨舒怒气至极,眼神甚至冒出了杀气。

    萧易讶然,这老娘们的情绪,未免激动的有点过分了啊。

    难道……

    萧易的脸色,豁然有些古怪起来。

    难道枯树真有逢春时?

    这两个年纪一把的人之间,真有一腿?

    可萧易倒是没从杜熔身上感觉到这点。因为杜熔对郭家,似乎只有感激,没有其他情感。

    杜熔叹声道:“抓我的人是谁,老朽也不知道。也是老朽命大,正巧遇上了儿媳和孙女婿出,这才保得一命。”

    郭雨舒皱眉。

    “这天下竟还有这么凑巧的事情吗?”郭雨舒虽然年纪大了,可并不笨。

    萧易不想将杜熔和宴家的事情扯到一起,这才让一早叮嘱杜熔这样说的,如果郭家的人为难,他们也没有必要解释太多。

    毕竟,他事前也没想到,这个郭家的家主,竟然对他岳父的父亲有意思啊!

    或许是身份有别,尊卑不可逾越的陈规烂矩,将这二人的情感,一直彼此束缚在了心里,这才让两个老人没有真正走到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