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大虞奇侠传 > 第两百一十六章访名山求上古物
    林绍闻见陈秋水委屈的眼神,心一下子软了下来,下意识拍拍陈秋水的肩膀,安慰陈秋水“秋水,我也不是责怪你,而是这人命关天,不是一件小事,怎么能够随便说杀就杀。”

    “但是表哥,你应该知道,这一件事若是处理不好,就如同那说书人说的,导致京城更乱了,这就叫杀一人而天下宁,到了那个地步,只能有人当恶人了。”

    林绍闻没有回答了,他无法反驳陈秋水,他小时候受到的教育告诉他这样做是错的,仁者爱人,不能乱杀无辜,但是又如同陈秋水说的,这若是不杀的话,情况只会更加大乱。

    看着林绍闻纠结的样子,陈秋水对着林绍闻说“表哥,你若是现在想不明白的话,那么可以慢慢想,反正我们可以慢慢学。”

    林绍闻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第二天说书人再次来了,这一次说那位将军被杀了,他的属下逃走出京城。

    这些属下惶恐之中,其中一个读书人告诉他们,如今他们是逃不了,到时候京城大索起来,他们也只有被抓住的命,因此他们不如拼死一搏,趁着京城如今乱成一团,召集一群人,杀入京城,若是失败了,也不过是一个死,若是活下来的话,那么还可以继续享受这荣华富贵。

    听到这话,这些属下于是欺骗了当地人,说他们走了之后,官军到了之后,一定会大索三日,到时候他们也没有活路,不如和他们一起杀入京城,享受荣华富贵。

    这些当地人想到官军过后,如同蝗虫过境,于是也答应了,于是也就跟着这一群人杀了进去。

    然后他们成功了,成功占领了京城。

    说书人说道这里,停了一下,接下来说了这一群人覆灭的故事。

    这就比较平淡了,说书人虽然描述的天花乱坠,但是陈秋水却是意兴阑珊,没有在意。

    说书人说完这一折离开之后,陈秋水对着林绍闻说“表哥,你今天想到了什么?”

    “不知道,表妹你还是明说吧。”

    “唉,表哥,你不用心去学,怎么会明白呢?他们这群人能胜,就是因为团结一心,这件事就是我们昨天说的那件事,若是真的有那一天,你就要自己的属下和表哥你绑在一起,让谁离不开谁,你若是死了,他们就活不了。”

    林绍闻听到这话,突然福至心灵,对着陈秋水“但是秋水,你忘记了,你昨天说了,我昨天若是一网打尽的话,那么这些人不就只能死心跟着对方了。”

    陈秋水一愣,想了想说“这倒是,看来到时候,应该诛杀元凶首恶,对于其他人应该宽大为怀。”

    陈秋水说完,然后突然想起了什么,笑着说“表哥,看来这说书人没有白说,你也明白了很多。”

    林绍闻点点头,说自己也不是笨蛋,这说书人说的道理很简单,自己稍微想想就知道了。

    第三天,林绍闻从苏公子那里回来,陈秋水告诉林绍闻,自己要离开一段渐时间。

    林绍闻询问陈秋水好端端的为什么要离开,陈秋水告诉林绍闻,附近的风虚山有神剑的传闻,自己要去看看,而且自己呆在这里,也不太合适。

    陈秋水没有直接说自己要离开的原因,今天她无意之中听到了两个公主婢女的对话,说陈秋水一个女子,整天和林绍闻待在一起,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

    婢女都说如今公主还没有告庙,所以林绍闻不能娶陈秋水,等到三月告庙之后,陈秋水一定会嫁给林绍闻,听到这些话,陈秋水才醒悟过来,男女有别,自己虽然问心无愧,但是难免他人有些话。

    而且陈秋水突然也不明白自己的心意,她对于林绍闻从最开始的亲戚,又有了不同的认识,林绍闻对她的言听计从,让她很高兴,以前的她,再聪明总觉得没有用武之地。

    陈秋水心中也是乱糟糟的,想要出去走走,缓解一下心情。

    林绍闻不知道陈秋水的心意,挽留陈秋水,说就算有神剑,到时候神剑也会送到自己手中来,何必陈秋水前去呢?

    陈秋水再次漏出两个可爱的酒窝,对着林绍闻说“表哥,在这里我呆着有些闷了,表哥你是知道的,我这个人性子野,不能当大家闺秀,当然我也不是走多久,等风虚山的事情有了结果,我就会回来的。”

    林绍闻见陈秋水心意已决,也不在多挽留了。

    十五这一天,陈秋水再次恢复了侠女的打扮,带着自己的两把宝剑,前去风虚山。

    风虚山说远也不远,在贤贺府和怀化府的交界处,陈秋水一路上快马加鞭,只用了七天就到了风虚山。

    风虚山倒是巍峨,山脚下面有一个小镇,这一个小镇以前极为热闹,前来风虚山上香的香客都会在这里休息,但自从风虚山经过道门之乱后,风虚一脉被剿灭,这风虚山上只剩下残垣断壁。

    还好小镇和附近的居民都对风虚一脉保持敬意,所以这残留下的道观倒是没有什么损坏,时不时还有附近的香客进去上香。

    原本冷清的小镇如今热闹起来,这风虚山在去年就热闹过一阵子,当时很多武林人士认为这山中有神剑,但是找了三个月,没有任何发现,于是就放弃了。

    而最近,又是因为有一个人发现了一张藏宝图,地址在风虚山中,于是前来寻找,结果不幸被自己同伙算计,最后虽然杀了自己同伙,但也是身重重伤,命不久矣。

    也不知道他最后是抱着什么心态,将这件宣传出去,于是这些武林人士如同苍蝇一样涌了过来。

    陈秋水按照惯例到了当地唯一的一间客栈打听消息,但是这个客栈里面的里面的人都是沉默不语,大家都不开口说话,好像是哑巴一样。

    陈秋水出道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个情况,于是她主动询问小二,如今有什么情况。

    小二也是说了一堆废话,某某大侠到了这里,某某好汉到了这里。

    陈秋水听了之后,也就没在意。

    休息了一晚上,陈秋水找了一个当地人,这个人看陈秋水的目光一直不怀好意,但是陈秋水没有在意。

    陈秋水让这人带自己去一个僻静的地方,这人于是带着陈秋水从小路上面上山。

    这一路上不知道走了多久,这人带着陈秋水到了一个山洞之前,看着这个山洞,陈秋水询问这是什么地方。

    这当地人开口说“这里是思过洞,是风虚弟子犯错之后,到这里静思己过的,最后一个待在这里面的是风虚六杰的老幺。”

    陈秋水好奇说“我倒是听说过,这风虚六杰在魏末倒是一代人物。

    不过最后也是因为这六人,引发了道门之乱,让人可惜。

    这个当地人说“这倒不是六人,其实只有五人。”

    这人开始说起来,这六杰的老幺,真名姓已经不可考了,只是知道他的绰号叫做桃花公子,这位桃花公子犯下了大罪,就是喜欢上了六杰之中的老三,他的师姐。

    而老三要嫁给老大,在结婚的那天晚上,这位桃花公子就杀了老大,也逼死了老三。

    后来老幺被大家抓住,关进这思过洞。风虚众人以为这老幺一定会死在洞里,没有想到这老幺原本就是魔教长老的儿子,更是沈徽音的恋人,沈徽音将桃花公子神不知鬼不觉的救了出来。

    陈秋水听到这里,对着这人说“这位说来,你就是魔教的人了。”

    “不错,真是一个冰雪聪明,既然你这么聪明,就还是乖乖从了我,免得我到时候动手,伤了你如花似玉的脸蛋。”

    “你这人说的话真是奇怪,我自然是巴不得你伤了我容貌,怎么会担心这个呢?”

    这人脸色一沉,说敬酒不吃吃罚酒,施展擒拿法对付陈秋水。

    陈秋水见他武功不错,于是也不留情,直接将凝霜剑出鞘,这一出鞘,就斩断这人的一只胳膊。

    这人一是没有想到陈秋水剑术如此精妙,二是没有想到这一把神剑如此锋利。

    这人失去一臂,知道不是对手,于是挥洒了一包药粉,这是他的杀手锏,无论你武功多高,闻上一小点,就要昏倒在地

    不过这药粉没有什么用,反而让他丢了另外一只手。

    他不可思议地说“这,这怎么可能,你小小年纪,怎么会百毒不侵。”

    陈秋水没有回答,她点了这人的穴道,对着这人说“所以神剑你应该是不知道了。”

    “女侠饶命,女侠饶命。”

    “魔教余孽,有什么可以饶命的。”陈秋水一剑解决了这人,背后传来拍掌的声音,

    陈秋水转身看去,只见一个穿着奇装异服,眉心画着一个火焰的人从思过洞走了出啦。

    “看你的打扮,应该不是中原人士吧。”

    “在下颐教烈火长老,女侠如何称呼?”

    “女侠就足以称呼了,无需另外再有称呼。”陈秋水警惕地说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