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科幻空间 > 明日未临 > 第88章 挚友
    听到数据链传送到自己接收器的声音,苏眉只感觉全身打了一个机灵,她下意识地一缩,手却带倒了桌子上刚才喝水的玻璃杯,水洒满桌面,玻璃杯叮当落地,几个弹跳之后在墙角碎成碎片。

    苏眉恍然不觉,电脑桌上的水珠滴答滴答地滴在地板上。

    因为她耳边响起的并不是什么电子合成音,而是一个有些苍老的男子声音。

    冷静而锋利。

    苏眉全身紧绷,当机立断又啪啪存下来一个档,却听到对方继续慢悠悠说道:“所以说,你现在愿意加入我们了?”

    “约翰史密斯中校。”

    苏眉不知道他是谁,但是却知道他是这个游戏中自己遇到的第二个会说话的npc。

    真正活着的npc,并且还很有可能是这些狼群的首领。

    真正的头狼。

    她轻轻咬著嘴唇,虽然有存档,但是少女的心依然砰砰直跳,因为对方很明显将自己认成了约翰史密斯,毕竟她开着对方的机甲,这只头狼就算再狡诈强大,也无法想到在那座楼上约翰史密斯会选择死亡而将机甲让给了自己。

    “很惊讶吗?”对方不紧不慢地说道:“我可不是那些大脑已经萎缩成一个乒乓球的废物,只能记住无关紧要约定俗成的东西,你在那座大楼下干净利落地干掉了我的四个兄弟,我可是记得清清楚楚的。”

    苏眉打字询问交通委:“你能将我的声音调整成约翰史密斯的声音吗?”

    毕竟之前和约翰史密斯有过那么多的交谈,交通委应该已经记录了约翰史密斯的完整声线。

    苏眉连控制角色开口都不敢,因为她害怕会惊动到对方。

    现在对方要和自己交谈,很可能是因为他误认为自己就是约翰史密斯,如果发现自己已经鹊巢鸠占之后,很难想象对方不会直接让周围那些末日机甲把自己撕成碎片。

    毕竟自己身在狼穴之中。

    交通委给予了确认的答复,苏眉才敢操纵着角色回答:“所以说,你想要杀死我吗?”

    “不不不,我当然不会杀你,毕竟我是你当初最亲近的战友。”对方低沉说道:“沉睡了那么久,我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的名字,但是你的身手依然那么矫健,不愧是多次模拟战斗夺得冠军的男人。”

    “但是这一切,在这样黯淡的世界里,有存在的价值吗?”

    对方冷冷质问着那个已经做出了自己选择的军人。

    苏眉看着眼前的选择枝,然后慢慢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当然有。”

    通讯器对面传来对方放声的长笑:“所以你要试着把我们都杀光吗?我可是还记得你那个时候像尿湿裤子的孩子一样逃跑的样子,还是我要求他们不要追上你把你一块一块撕拆下来,因为我想等着你跪在我面前认错。”

    “没想到这一等,就是整整三十年。”

    “我都快老死了,你才刚刚在这个世界苏醒,看看这个操蛋的世界,我想你一定会很喜欢它。”

    “没想到你这样骄傲的骑士也会混迹于食腐的狼群之中,怎么,明白活下去才是这个世界的真实了吗?”

    “毕竟当你死去的那一刻,整个世界都会归为虚妄。”

    对方很早就发现了自己的异常,但是一直隐忍不发,尤其是自己居然没有链接他的数据链,而是其单向链接自己这边。

    看来,他就是真正的头狼,甚至是几十年前约翰史密斯的故友,随后的死敌。

    苏眉冷静看着自己面前的选择枝,明白只要稍微选错一项,就会爆发战斗,而这样先天不利的自己,是没有机会同时战胜周围那么多的敌人的。

    “我只是想多看看这个世界。”苏眉最终选择了模棱两可的回答,而不是怒骂或者说向着对方卑躬屈膝。

    对方哑然失笑,然后前方军舰的运输舱口慢慢打开:“进来吧,三十年不见,我想和你好好见上一面。”

    苏眉环顾四周,发现自己别无选择,便只能向着那个黑黝黝的洞口移动而去。

    ……

    ……

    当自己的双足踏在综合补给舰坚硬的地面时候,自己身后的舱门铿锵合上,周围的灯光大亮,光线在冰雪中反射,就好像是某个迪斯科舞池一样的错觉。

    这真的是错觉。

    苏眉告诉自己。

    “我就在这条路的尽头等着你,老地方,我希望你可以找到我。”对方的声音低沉响起。

    苏眉只能向前走去。

    这个综合补给舰似乎是特制的缘故,走廊和舱门比例都造的很大,可以让四米高的末日机甲自由进出,也可能是真因为如此,他们才选择这里作为了最终的基地,一路上苏眉看到了三三两两的末日机甲正坐在舱室中进行保养和进食,这个战舰中竟然还有一些机械臂之类的维修设备,至于食物什么的更是不缺,毕竟在这样的冰雪末世所有的食物保质期都贼长。

    没有人看苏眉一眼,这里的人际关系已经淡漠到了极致,真的是如同野兽和野兽之间的相处。

    她继续向前,最终来到了补给舰的尽头,虽然说约翰史密斯告诉自己这里有能够治疗阿瑶的医疗组件,但是在数据链彼此联结的当下,苏眉并不敢探头探脑去搜索,她甚至不敢关闭这个数据链,因为关闭就代表着自己要挣脱对方的监视,选择敌对与战斗。

    在当下的情况里,敌对和战斗几乎等同于自取灭亡。

    就算是说有存档的前提下也是这样。

    她还是牢记着之前路远给她的忠告,那就是不要放弃。

    这似乎是一条注定曲折离奇的剧情道路,能够探索更多的情报,对于苏眉来说也是乐意接受的事情,只是她的解说也随着事情的进展越来越少,因为这段剧情相对于让自己既定立场,真的不如让观众自己去发掘理解。

    道路的尽头是一扇装饰着厚重天鹅绒的大门。

    苏眉推门而入,瞬间听到了厚重的声音以无线电的方式传达到了自己的接收器里。

    “我会给他一个他无法拒绝的提议。”

    这里是一个独立的电影院,荧幕上是那个坚毅冷酷的男人,黑与白的西装是他最优雅的战袍,红色的郁金香点缀在胸前,含苞待放。

    “这是《教父》?”苏眉问道。

    “是的,《教父》。”那个黑色的机甲回过头来,冷冷与苏眉隔着厚厚的钢铁对视:“我最喜欢的电影,适合在迎接最好的朋友时候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