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大宋好官人 > 第三百一十二章:知我者
    做一个“私人教练”总比做一个护院要强,可惜张正书并不打算拜他为师。

    “不是不是,这么说吧,我就是想让你做这护院的头,带一带我家的僮仆,也好让他们练些气力……”这是张正书的目的,张家也是有不少下人的,可惜都是一些平头百姓,蛮力有些,但却不是武技。

    “原来如此!”刘忠大咧咧地笑道:“这算甚么事,我虽比不得禁军教头,可也是能教些拳脚的。”

    “还有其他护院,需要进行军事化训练才行。”张正书说道,“也要一并带着,也就是每日随我早起,操练就是了……”

    张正书不是十分信得过这些武人,有道是男人有钱就变坏,所以张正书契约里还有工作不认真,不卖力一样要辞退的条款。看似很苛刻,其实就是在提前打预防针。武人的堕落,完全不输于文人,看看唐朝就知道了,唐末那些节度使,哪一个不是整日花天酒地的货?张正书相信,一旦这些武人兜里有钱了,不是每日酗酒,就是去逛窑子,长久以往,被酒色掏空也不过是等闲。万一到了紧要关头,难道还有指望这种武人?

    想想也知道,是指望不上的了。

    所以,张正书认为军事化管理很重要。而且张正书还打算用轮换制度,隔一段时间就把武人调回身边,在眼皮子底下操练他们。

    “小官人,甚么叫‘军事化管理’?”刘忠有点费解地问道。

    张正书解释道:“就是像军队一样,每日出来操练咯!”

    “啊,小官人,你想练兵啊?”

    刘忠有点害怕,这个未来的反贼头子居然以为张正书要练兵造反了。

    张正书连忙止住他这个可怕的念头:“什么练兵,这只是锻炼身体,锻炼身体的事,能叫练兵吗?”

    “是是是……”刘忠哪里敢反驳,但总是感觉哪里有点不对劲。能对劲就有鬼了,要知道就算是禁军,也不是天天操练的,要是懒的话,五日一练也是有可能,还是走个过场而已。没办法,天天操练是要多吃饭的,你干活不要吃多两碗饭啊?汴梁城中,哪里有这么多粮食给禁军消耗啊!就算是赵煦登基之后,京中禁军也不过是两三日一练,最多也就认真点,跑个阵形,练个枪法,再来个军体拳。

    好了,这样的大爷军队,你也别指望能练出什么精兵来。能做个样子就不错了,要是敌人真的打到开封府附近,以这样的禁军,多半是要gg的了。所以,练不练没关系,还是老老实实花钱买平安吧,起码几十万的岁币,真的比每年几千万军费划算很多。

    刘忠的不安是有根据的,禁军都做不到天天操练,凭什么张家的护院和僮仆要天天操练?这不是狼子野心吗?万一被人揭发了,那真的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了!

    “放心,我大宋不会这么不讲道理的……”

    张正书虽然这么安慰刘忠,但其实他自己也有点慽慽,不敢确定。毕竟这是在汴梁城中,四处暗探耳目众多,最关键的是听王庆说还有两个亲事官蹲点在京华报社附近,观察报社里的一举一动。

    签好契约后,张正书把其中一份契约交给了刘忠,说道:“明天收拾好行囊就过来上工,记得早点过来,不然赶不上早饭了。”

    刘忠千恩万谢地走了,张正书才松了口气。虽然现在的刘忠是一个憨厚的汉子,但张正书却知道他正史上的名头,那可是反贼头子一个啊!跟一个反贼头子打交道,这确实是一件很刺激的事。好在,那句话说得没错“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像刘忠这样的“屠狗辈”,确实是很讲义气的。

    忙活了好几天的招聘,总算是落下了帷幕。

    十八名武人也悉数招到了,剩下一些张正书觉得还算可造之才的,还顺带给作坊招了个工。于是,作坊又多了好些个免费的武人。这可是一举两得的事,而且作坊的工人,比做护院的还要高。

    张正书也佩服自己,居然能想出这一招来。

    用习武之人来做工人,也就他这个从后世的过来人想得到了。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估计那窃贼会很郁闷,怎么一下子闯进了阎王殿之中,被一堆武人围殴了?想到这个场景,张正书就乐不可支,自得地摇晃着头说道:“神来之笔啊!”

    “甚么神来之笔?”

    一个清脆的声音自身后传来,张正书扭头一看,一张未施粉黛却尤比雪白的脸蛋落在视线之内。

    “姝儿!”

    张正书轻轻巧巧拉过她的柔荑,好在此刻周遭没人,不然以曾瑾菡的脸皮,是绝不可能给张正书这么做的。“你这人,好生不害臊,一来就占人家便宜……”曾瑾菡嗔怪道,但好似打情骂俏的意味更多一些。

    “占自家娘子的便宜怎么了,谁管得着啊?”张正书笑嘻嘻地说道。

    曾瑾菡啐道:“呸,没个正形!”

    “好姝儿,这几日来真的累垮我了,早知道就不招什么武人了,说得我口干舌燥的……”张正书略带诉苦的口吻说道。

    曾瑾菡偷笑道:“那是你活该,有那么多人不用,非得招武人,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

    “你是不知道啊,我大宋武人不少,更兼刀剑泛滥,伤人杀人之事时有发生。我这是防范于未然,万一被强人闯入家中,岂不是要遭殃?”张正书确实挺怕这事的,就好像后世米国一样,走在街头你都怕哪个神经病持枪射杀路人。每年米国的枪击案还算少吗,不知道多少人冤死在枪支泛滥之下。

    大宋跟后世米国一样,是不禁刀剑的,这就有很大的安全隐患了。在汴梁城中还算好,可是在张家庄呢?在李家村呢?防患于未然是没错的,而且是必要的。

    “好罢,怎么说都是你有理!”曾瑾菡啐道,但其实她也知道,张正书心中是有一个武侠梦的。“别道我不知晓,你就是想学武了,别说你不是啊?”

    张正书嘿嘿一笑道:“知我者,娘子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