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大宋好官人 > 第八百零二章:鞭炮烟花
    张正书没说话,只是笑着看着她。因为张正书知道,曾瑾菡确实没看过金鱼是怎么在水里游的,以前宋朝那种金鱼缸,只能在上面看金鱼,能和玻璃金鱼缸相比吗?制造这个金鱼缸,张正书都要花去了二十天的时间!因为它,甚至银行的开业都推到了八月底了。

    不过,推迟一点也有好处,起码那些“行钱”的素质提升上去了。

    还有一点就是银行的宣传得到最大化,原本一些高利贷,听说张家要转型做银行,也留了个心眼,看看这个所谓的“银行”到底是怎么运转的。

    当然了,这段时间银行也不是光耗着的,那些“行钱”已经开始走夫人路线了。这不,汴梁城中的官员家中,早就被这些“行钱”摸透了,甚至还见到了这些官员的妻子。当说明了来意之后,“见钱眼开”的这些官员妻子,已经心动不已了。虽然还有顾忌,不敢立时投钱,但也留下了话“若银行真个能保证每年有十一的利息,把钱放在银行中,又有何不可?”

    世间不止有一个聪明人,很多人都看到了张正书和皇城司的关系,也猜测到了张正书的真正身份乃是一介皇商。

    皇商啊,那代表着什么?

    代表着张正书的银行,是不是也是官家的产业,只不过是托了张正书的名而已?所以,才有了这种欲拒还休的态度。不管怎么样都好,这些“行钱”的行动都是有意义的,最起码把银行的宣传,深入到了富人阶层之中。

    还有一些消息灵通的官员妻子,就比较模棱两可了。她们知道,自己的丈夫要准备着手对付张正书,她们怎么敢去“资敌”呢?

    所以,也有不少“行钱”是吃了闭门羹的。

    “呸,今个是我求你,明日是你来求我!”

    这些“行钱”本就是地痞流氓,游手好闲的,做了“行钱”之后,迫于张正书的契约威力,才收敛一二,笑脸相迎。如今差点没撕破脸,他们自然是要骂人的。好在张正书的威慑力还在,他们也只能撂下狠话而已。

    只不过,这句话不幸言中。

    这些张正书都有所了解,但他没什么表示。聪明人,自然会有聪明人的做法,没人是会和钱过不去的。当他们看清了事实,就自然会来了。

    张正书静静地看着这办公层的布置,突然,下面传来了一阵锣鼓声。

    “郎君,开始了么?”

    曾瑾菡有点期待,拉着张正书一起到窗台旁看着。张正书有点感慨,这种铁窗,是他小时候的记忆,但是在宋朝这会,已经是很高端的技术了。铁窗一旦关起来,就能起到一个防盗的作用,窗台下方,有延伸出来的,漆上了树漆的阳台,这种风格和后世老式房子非常像。窗台上养着几盆花草,看起来显得很小清新。

    但是,这种小清新的意境已经被破坏了,随着锣鼓声响起,人流量瞬息间多了起来。

    曾瑾菡觉得就好像过年一样,大声地叽叽喳喳说个不停“郎君,你看那舞狮,好生精彩啊,两个怎么能跳得那么高啊?叫甚么名堂?”

    “那是‘采青’,看到没有,那木杆上有着一封利是,他们要拿到那封利是,不然这趟算白跑了。”张正书笑道。

    “啊,这么危险呐?”曾瑾菡有点同情心泛滥了,“他们已经表演得很精彩了,郎君你就赏点钱吧,不要让他们做这样的动作了……”

    张正书倒是对他们挺有信心的“看看吧,他们不成了我也会给钱的。”

    说话间,这几个“狮子”已经开始张正书指定的特技表演了,比如上肩,叠罗汉,上杆,梅花桩……惹来一阵阵喝彩声。曾瑾菡也看出来了,这些舞狮者技艺高超,虽然这些动作很新颖,但也难不倒他们。

    张正书却开始东张西望,盼着那些税务所的官吏快些来。他们不来,怎么引爆“银行是当今皇帝罩着的”这个轰动新闻?

    有了皇帝这块金字招牌,何愁银行生意不好?别的不说,银行的信用问题,就立马得到解决了。

    想想看,官家都说银行好了,百姓会怎么看?这可不是正史上的宋徽宗年间,皇帝还没惹到天怒人怨。虽然百姓痛恨贪官,但也觉得是那些贪官蒙蔽了皇帝,皇帝一时不察而已。换句话说,皇帝在民间,还是挺有信用的。最起码,皇帝要比县令、知府公正多了——虽然这只是百姓的臆测。但不管怎么说,这是一步妙棋!

    “郎君,你怎么了?”

    曾瑾菡敏锐地察觉到,张正书好像有点心不在焉的模样。

    “没什么,我就是在想,那鞭炮能不能响……”

    张正书顾左右而言其他,随便扯了个借口。这时候生产的鞭炮,因为技术问题,经常会出现哑炮,烧到一半就停了。

    曾瑾菡也是知道鞭炮的,超市开张那会也用过。因为这鞭炮提前出现,所以这一年过年的时候,鞭炮声几乎响彻全城。因此,鞭炮作坊也大红大火。可很少人能拿到这个秘方,甚至张正书的这个作坊,也是要严格看守起来的。

    无他,实在太危险了。

    一旦鞭炮作坊遇到明火,那简直是场灾难。如果把这个技术泄漏出去,不止是安全问题,甚至会引发战乱。毕竟鞭炮用的火药配方,再加以变化,那就是黑火药的配方了。于公于私,张正书都不敢泄漏出去。

    好在,张正书的鞭炮作坊里,也推出了烟花系列,更是受欢迎。这样一来,技术升级之后,即便别人拿到烟花配方,也难以配制出杀人的黑火药来。总的来说,还算是能接受的。

    “郎君,这是我们作坊生产的物事,你都没信心吗?”曾瑾菡偷笑道。

    张正书也笑了起来,但笑容中还是带着点担忧。

    鞭炮问题那是小事,其实火药配方什么的,并不算稀奇了,西夏、辽国都有。为啥?因为黑火药打出去,是有不少残渣的,比如什么“毒烟球”、“蒺藜火球”等等,都是把火药都发射出去了。只要党项人、契丹人捡起来研究一下,立马就知道火药是由什么组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