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大宋好官人 > 第八百四十二章:酒壮怂人胆
    李师师就喜欢看张正书这般指点江山,挥斥方遒的模样。这样的张正书,身上好像围绕着一道光,让人不知不觉间被他所吸引了。

    也许是注意到李师师在看着他,张正书说得更加起劲了,甚至把休闲会所未来三五年的发展计划,都好像水银泻地一样,倾吐而出。也许张正书过后会纳闷,为啥他这么冲动?其实还是想要显摆的虚荣心在作怪罢了。如果李师师别有用心的话,已经可以按照张正书所说的话,着手去准备这个休闲会所了。

    以李师师现在的号召力,无需打广告,只需要口口相传,瞬间就能引爆市场。

    可惜的是,李师师并没有这么做。因为她知道,即便照做了,也未必能成功;成功了,也未必能持久。休闲会所的点子,出自张正书,也只有他才知道待得李师师名气下降之后,怎么维持住休闲会所的热度。

    有小聪明的人,或许会贪一时之利;大智慧的人,向来是都是看好一个人的。

    李师师是有大智慧的,或许算是张正书见过的,在北宋最有眼光的女子了。这一点,连曾瑾菡都比不上她。为何?想想看,在正史上李师师遇到赵佶都几岁了?偏生李师师还是用魅力,让赵佶对她死心塌地。名妓能做到这份上的,千古就此一人。

    但现在,因为历史的偏差,李师师并没有发现赵佶,却意外地碰到了穿越人士张正书,她的心思就活泛起来了。

    如沐春风般的谈话享受,很快张正书就在李师师的引导下,把郁闷的心情抛在了一边。两人就在房间里,无所不谈了起来。一边谈,李师师还不动声色地劝酒了,张正书不知不觉间喝了不少和乐楼的黄酒。

    黄酒这东西,喝的时候没有感觉,只是后劲太过绵劲,也许是心情作怪,很快张正书就醉眼朦胧了。

    “嗝……我说师师姑娘啊,你是我见过的,长得最好看的女人了……嗝……”

    人喝醉了,就容易说实话,比如张正书。

    李师师也有点微醺了,听了这话,脸上的红晕更甚。

    “张小官人过誉了。”

    “我……说的是实话,我上辈子加这辈子,都没见过像你这么好看的女人……”虽然舌头在打结,可张正书还是坚持自己的观点。

    李师师的脑筋还算清楚,她无法理解什么上辈子这辈子的,只是以为张正书在夸张,啐道“你还说,你这人口不对心的,你若是真认为奴家长得漂亮,为何平日里都视而无睹的?天底下,也就你一人,见到了奴家的真面目!”

    “嗝……我这不是怕吗……”

    张正书感觉脑袋混混沌沌的,但不知道为什么,精神还是有点亢奋。

    “怕甚么?怕你家曾小娘子么?”李师师的芳心一动,猜测是因为曾瑾菡。

    但实际上,张正书哪里会怕这个?“不是……是因为他……”

    “他?”李师师有点想不明白了,到底是谁啊,能让张正书怕成这个模样?还想继续套话的时候,张正书已经醉倒了。

    “小官人,小官人?”

    推了推张正书,可惜并没有什么反应。不知道为何,李师师的神情有点娇羞。或许,这才是真正的李师师,一个刚刚才十六岁的女孩子。“这人真个无礼,能在人家闺房之中喝醉的么?”

    这时候,若桃进来了“姊姊,他……是怎生回事?”

    “还能是怎么回事?就是心情不畅,喝闷酒醉了而已。”李师师淡淡地说道,“他看起来活得潇洒,其实……也是可怜人。还说想要自由,天底下,谁是真正能自由的哩?”

    “自由?”

    若桃神情古怪,不太能理解这个词。

    “好了,先扶他到卧榻上罢,等他酒醒了,就会离去了。”李师师叹了口气说道。

    这时候,若桃突然捉狭地说道“姊姊,这可是大好机会啊!”

    “甚么大好机会?”李师师有点不解地问道。

    若桃好像洞悉了一切事情,煞有介事地说道“姊姊对这张小官人是念念不忘的,若是趁此机会成了张家的人,这张小官人岂能对你无情?必然会想方设法为你赎身,最后你就能嫁入张家,做张小官人的小妾了!”

    听了这话,李师师的心猛地跳动了好几下。“呸,你这小浪蹄子,自己想做张小官人的小妾,偏生要拉上我!瞧我不教训教训你,让你知道好歹!”

    若桃夸张地说道“姊姊,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说罢,却笑着逃离了这房间,还顺手把门关上了。

    “做他的小妾么?似乎也不错啊……”

    看着张正书枕在桌子上的脑袋,傻乎乎的模样,李师师的母性开始焕发光芒了。“他……真的是谜一样的人物哩,想不到居然还真的做了官,确实是有大本事的。可……我就想找一个胸有抱负的英雄啊,能庇护我这小女子,不受尘世之苦……”

    就在这时候,张正书开始说梦话了“西夏算个……什么东西?要人没有,要钱也没有,要是给我领兵,不用一年我就灭了它,还用磨蹭这么久。那些朝中……的相公,前怕狼后怕虎的,要是怕得来,战机早就没了……辽国有什么好怕的,辽国还怕我们去打它呢……要是能训练出一支精锐步兵,步步为营,利用水泥快速建立起堡寨来,骑兵有个屁用,眨眼间就能把幽云十六州拿回来了……”

    李师师的身形定住了,不敢置信地看着还趴在桌子上的张正书,心道“他的心,居然这么大?”

    “赵煦,你小子……真个是没胆的,那些文官要闹,你就任由他们闹,不理会就是了。那些武将在外,你也不放心,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御下的……要是你再大胆一点,给足了西军权柄,西夏早就灭国了……”

    李师师有点无语了,真的是“酒壮怂人胆”啊,喝酒前,张正书是大宋的,喝醉了之后,大宋就是张正书的了。

    “幸好是在这,不然的话,这话说出去就闯大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