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大宋好官人 > 第八百四十三章:我没醉?
    李师师一边说着,一边好笑,然后她很快就笑不出来了。

    “若桃那小妮子,怎么就跑开了?我一人,如何能把他扶到卧榻之上?”

    对比了一下自己和张正书的身高体重差距,李师师觉得此事很悬。可现在也没办法了,李师师只能试图拍醒张正书“小官人,别在此处睡,易着凉啊!奴家扶你到卧榻上就寝吧?”

    已经醉得不醒人事的张正书,被摇晃得有点难受,最后还是醒了过来。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绝世的美颜,张正书自嘲地笑了笑“卧槽……又做春梦了啊?话说回来,为啥梦里面的女人都这么漂亮?”

    说着,张正书伸手想去摸一摸李师师的脸,但因为头重脚轻的,阴差阳错就把手搭在了李师师的肩膀上。李师师脸上既羞且喜,半晌才柔声说道“小官人,你醉了,奴家扶你去歇息……”

    “我没醉……我跟你说,当年在大学的时候,我一人吹了十六瓶啤酒!”张正书大言不惭地说道,但舌头的打结,聋子都听得出来了。“特么的,那群无良损友,一个个就会拼命灌我酒。当我不知道啊,他们想灌醉我然后光明正大撩那些学妹。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的尊容,那些学妹看得起他们?要钱没钱,要帅气也不帅气……”

    虽然不太明白张正书在说些甚么,但李师师却还是笑出声来“小官人,你说些甚么胡话啊?《大学》不是《小戴礼记》的第四十二篇么?学妹又是谁?”

    可惜,张正书已经沉浸在自己的回忆世界里,自顾自地说着胡话,根本没听到李师师在说什么。

    也许是还有点意识,张正书自顾自地站了起来,虽然摇摇晃晃的,却坚强地还是没有倒下。

    “别扶我,我自己能走……”

    迷迷糊糊间,张正书看到了一张床“好像很软的样子。”

    “诶,小官人,你不能在这里睡的,这是奴家的床……”李师师急了,她很想去拉住张正书,可张正书的动作却非常蛇皮走位,摇摇晃晃地躲过了李师师的抓拿,“嘭”的一声倒在了李师师的香床之上,还喃喃地说道“好香啊……”

    李师师脸色有点羞涩,还从未有过这么一人胆敢在她面前如此放肆的,但奇怪的是,李师师完完全全没有一丝生气的迹象,反倒是娇羞不已。

    “小官人,奴家扶你到卧榻上再睡好不好?”

    李师师的声音很温柔,动作也很温柔,但很可惜,她的力气不大,根本拉不起已经睡得很沉的张正书。

    尝试了一会,累得李师师娇喘连连,可张正书却惬意地发出了一声呻吟。

    也是,有美人“温柔”地拉扯,就好像在按摩一样,能不惬意吗!

    “小官人,你真是个难缠的冤家啊!”

    李师师看着熟睡中的张正书,感叹了一声,正想把纤纤素手抽回来的时候,却发现被张正书反手拉住了。

    “娘子,为我宽衣……”

    听了这句话,李师师的脸“腾”的就红了,啐道“要宽衣找你的娘子罢!”说实话,李师师是有点吃醋了。这么平平常常的一句话,就已经暴露了张正书和曾瑾菡小夫妻俩的日常,想象着他们这么恩爱,向来平淡得与世无争的李师师却不知为何会恼怒,也有点委屈。

    “娘子?”

    张正书睁着朦胧醉眼说道“为何还不动手啊?”

    却不料李师师那边传来了抽泣声,这是李师师料想不到的情况,明显张正书把她当成了曾瑾菡。可怜李师师,哪怕是入了娼籍这么久,也不曾被人这么对待过。可张正书不仅突破了所有人都不敢突破的这一步,这叫心高气傲,又眼界甚高的李师师怎能不气苦?要知道,李师师虽然是菁楼女子,可一向洁身自好,而且来客一般都以礼相待的。

    但不知为何,李师师还有所期待,希望张正书能够清醒地对她说出这句话来。

    虽然李师师梨花带雨了,奈何张正书已经喝醉,哪里还有怜花惜玉的心思?半天等不到回应,他的手又开始不规矩了。自己开始扯衣裳,没办法,酒醉后穿着这身衣服会觉得不舒服。结果还不到几秒钟,反应过来的李师师不知道哪里生出来的力气,猛地把张正书推了一把然后跳开了,小心脏“砰砰砰”的乱跳,好似她自己做了亏心事一般。

    “呸,还以为是正人君子,不曾想也是登徒子,若桃说得真没错!”

    李师师红着脸越过了屏风,抚着胸口,好久才平静下来。

    可想到刚刚那好像触电般的感觉,李师师浑身觉得燥热了起来。身为行首,虽然只卖艺不卖身,可对于周公、之礼,男人身躯,她还是很清楚的。

    “我这是怎么了?”

    想着少女的奇异心事,李师师越想越是脸红。

    “姊姊,你怎么了?”

    这时候,若桃闻声而来,见李师师这个模样,捂着嘴惊讶地问道“姊姊,你该不会……**了吧?”

    “你才**了!都怪你,一声不说就跑了,害得我费尽力气才把小官人……扶上床……”李师师明显有点结巴,可惜若桃经验少,一点都看不出来。要是知道李师师心中所想,或者按照她的表现推测,不难得出一个结论——李师师怕是真的动心了。

    “我这不是要去拿一碗醒酒汤嘛……”

    若桃嘟着嘴,有点委屈地说道。她也没想到,就这么离开一会,会发现这么戏剧性的变化。

    “好罢,你去喂他……我没气力了。”

    李师师继续红着脸说道,若桃都看呆了,不知道为什么今日李师师这般迷人?

    若桃嘟着嘴说道“怕是张小官人还是喜欢姊姊你去喂他的……”

    “呸,你这小妮子,小官人早就睡过去了,还能分得清你我?”李师师啐了一口,“快去快去……”

    “唉哟,姊姊,我突然忘了还要打盆水过来给小官人净脸……”说罢,若桃逃也似地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