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玄幻言情 > 狂武战尊 > 第一章 九霄神龙塔
    “九霄神龙塔,十方镇狱功。”

    秦羽感觉到自己的脑海之中多了无数的信息,而这些信息是来自他生前视作无上珍宝的一座无名小塔之中。

    “可惜,到死了,我才明白这无名宝塔叫做九霄神龙塔,而这里边的最大秘密,乃是这十方镇狱功。”

    九霄神龙塔,这乃是上古龙族,以亿万生灵之力,打造的一座天地囚牢,要镇压诸天神魔。

    至于龙族为何如此?秦羽得到的信息中没有,而这十方镇狱功,却是铭刻在这宝塔之上的无上法决,以此来化作囚狱之力。

    “一座神龙塔,一篇镇狱功,就能建立一个可以囚禁诸天神魔的牢狱,看来,这其中必然有什么大秘密,而以此功法,我必定能堪破虚空,成就那无上的至尊。”

    “只可惜,我身已死,这残念,也不知道能存在多久,我秦羽,恨啊。”

    天古葬地与冥族一战,秦羽若是战力不足饮血而终,那么秦羽的心中,也不会有多少怨恨。

    冥族入侵,攻势强大,而秦羽根本没有想过活下来,可是秦羽没有想到,在自己生命垂危的时候,一柄长剑刺入了自己的胸膛,刺破了自己的命魂。

    而这出手之人,正是自己最喜爱的小徒弟聂长风,而聂长风早就暗中与冥族勾结,想要夺取自己视若珍宝的九霄神龙塔。

    命魂被破,秦羽知晓自己根本活不下来,不息燃烧本命精魂,以重伤之体施展禁忌之术,以九霄神龙塔器,最终自爆,将所有人,都一起葬下了黄泉。

    这一战,神哭鬼号,万界恸哭。

    这一战,天古葬地被打穿,无数强者别葬下。

    秦羽感觉到自己迷迷糊糊的,这残念,最终要消散。

    “咦?不对,竟然有灵气在游走,虽然很弱小,可却是真的……不对,那一战我与九霄神龙塔一起自爆,体魄瓦解,根本不可能有灵气游走,哪怕是一丝。”

    “可若我没死?这……这根本不可能。”

    秦羽的眼神暮然睁开,发现自己竟然躺在一张床铺上,而自己的身体,竟然变成了一个少年的身体。

    “羽儿,你终于醒了,你可让娘担心死了,下次千万别这样吓娘了。”

    秦羽立刻打了一个激灵,赶紧朝着自己身边看去,入眼的果然是一个妇人,眼睛红红的,布满了血丝,眼睛周围肿胀,好像几天几夜都没有合过眼了。

    “这是怎么回事?我不是应该葬身在天古葬地了吗?”秦羽心中大惊,而这个时候,妇人慈爱的手,已经来到了秦羽的脸上,慢慢的婆娑着。

    这肉体接触的感觉极为真实,使得秦羽全身一颤,不可思议,而看着自己的身体,秦羽终于明白,自己是回到了二百年前。

    秦羽赶紧连忙查探身体,确定自己直接回到了二百年前,今年的自己,只有十五岁,前几天和自己的堂兄秦川争吵,没想到对方暗中下黑手,竟然将自己打伤,送了回来。

    这一次重伤,使得母亲这里,整整五天五夜没有合眼,一直在照顾自己,而自己脱凡三重天的实力,也消失的全无。

    “九霄神龙塔,十方镇狱功,囚诸天神魔,恒古不灭。”

    这个时候,秦羽脑海之中,再次传来了九霄神龙塔的信心,秦羽赶紧内视丹田,却发现九霄神龙塔正躺在自己的丹田之中,闪出一丝光华,便沉寂了下去。

    “原来如此,因为我催动九霄神龙塔自爆,而九霄神龙塔恒古不灭,这才带着我重生到了二百年前。”

    秦羽恍然明悟,重重的出了一口气,有了九霄神龙塔伴体重生,这一世他必定能堪破那虚无飘渺的,将亿万冥族,还有前世背叛自己的人,都踩在脚下。

    什么是大机缘,以身自爆,葬敌千万而不死,这就是大机缘,秦羽不由得心中感慨。

    “羽儿,你爹不在,你可千万再出事了啊,要不然娘真的活不下去了,倒不如死了算了。”妇人一片拥有婆娑着秦羽的脸,一边哭泣着。

    秦羽心中一软,无比的心痛,虽然获得了逆天的机缘,得以重生,可是要秦羽看着自己的母亲痛苦,秦羽不禁握紧了拳头。

    “这一世,我要我娘不在掉一滴眼泪,我要我爹,完好无损从落云谷走出来。”秦羽暗自发誓,随后赶紧坐起来,开口道:“娘,羽儿没事了。”

    “羽儿。”看到秦羽醒来,妇人立刻扫去脸上的阴霾,一把将秦羽抱在怀里,带着哭腔笑道:“羽儿,你没事了,这真是太好了,”

    秦羽微微一笑,用自己的袖子给妇人擦了擦眼泪,笑道:“娘,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嘛?”

    妇人林梅婉儿一笑,说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你要是真出事了,我都不知道怎么向你爹交代。”

    提起自己的爹秦战,秦羽眉头稍稍一皱,问道:“娘,爹他为什么要去落云谷?据我所知,哪里根本不是什么善地。”

    前世的时候,秦羽根本不知道秦战去了落云谷,而是在家族覆灭之后,他才得到了一些消息,可那个时候,秦羽杀入落云谷的时候,秦战早就死亡,连尸首都没有找到。

    而当年,秦羽也遭人追杀,不得不从落云谷退出逃走,后来实力强大之后,冥族入侵,这件事情,也不了了之。

    想起自己活了一辈子,竟然连自己的爹是为何死的都不知道,秦羽心中就愧疚不已:“唉,爹,孩儿对比起你。”

    “你是怎么知道你爹去了落云谷?”林梅稍稍一惊,为了不让秦羽担心,这件事情她一直都是瞒着秦羽的,想不到秦羽现在还是知道了。

    “我是从别人哪里听说的。”秦羽自然不能说自己重生,而是找了一些理由搪塞了过去,接着问道:“娘,我爹到底为何要进入落云谷?”

    “唉,既然你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那娘也不瞒你了,如今我们武阳城秦家一脉落寞了,你爹为了保住我们武阳城一脉在秦家宗族的地位,答应前去落云谷,寻找一件宗族失落的东西。”

    秦羽一听,这件事情果然和宗族有关,只是这件事情,对秦羽的打击很大,因为秦羽知道,就是秦战去了落云谷不久之后,秦家宗族,就对自己这一脉动手,使得武阳城秦家一脉覆灭。

    “我们和宗族同出一族,这宗族之中,有人心狠手辣,竟然要灭我武阳城一脉,不杀了此人,我秦羽不配被人称为羽魔帝尊。”

    前世的时候,秦羽战力强大,杀了诸多的冥族,被冥族称之为“羽魔帝尊”,声名显赫。

    “娘,你放心,爹不会有事的。”秦羽安慰道。

    林梅见秦羽没事,一直紧张的情绪突然放松了下来,身体有些疲劳,和秦羽唠叨了几声,便就回房休息了。

    “想要改变前世,不再看母亲受苦,家族被灭,必须在这之前,拥有足够的实力。”

    等到林梅离开之后,秦羽身体坐正,而后开始调戏,进入修炼状态。

    凤自涅槃生,神源凡人起,武者修炼,这第一境,便是脱凡境、而后才有灵轮境,神丹境,真灵境,地泉境,天河境,轮海境,尊者境,通天境……

    而秦羽这一次受伤,体内修为全无,这第一层,便是要从脱凡境重新修炼而起,在脱凡境,讲究的是体魄熬练,褪去凡胎。

    “十方镇狱功,此功法一旦修炼到巅峰,可以追星摘月,抬手间挥断苍穹,覆灭万古,镇压诸天神魔。”

    看着洋洋洒洒的几千字的修炼口诀,秦羽内心激动不已,即便是前世的他拥有天河境的修为,对修炼这十方镇狱功也有无比强烈的念头。

    一般来说,功法越是强大,那么要求修炼人的境界也越高,可是这十方镇狱功却需要废除修为,断了前果才能修炼。

    要是前世的时候,秦羽拥有通天境的修为,要将其废掉,重归脱凡境之前,秦羽必定很难选择。

    可是现在,秦羽的修为全无,根本不需要选择,而且信念无比的坚定。

    “引灵入体,淬体魄,脱凡胎。”秦羽轻车熟路,就开始运转起十方镇狱功修炼起来,一道道灵气汇通四肢百脉,直达身体的每一处。

    可是仅仅运转了两个周天,秦羽就支撑不住,这十方镇狱功霸道无比,差点将秦羽的体魄撕裂。

    “武者修炼,脱去凡胎,何曾容易,可前世根本没有这般强烈的撕痛之感,就算是我,竟然也差点承受不住。”

    秦羽重重的喘息,这个时候,敏锐的嗅觉,让秦羽突然闻到一股恶心的异味,而这异味,竟然来自秦羽自身。

    在秦羽的身上,不知道何时出现一层黑色粘稠的液体,这些液体是人体内的杂质,而这一次,竟然被排出了这么多。

    虽然秦羽现在修为全无,可之前却是脱凡三重天武者,体内的杂质,早就被排除了不少,按照常理来说,远没有这么多。

    “嗯?这十方镇狱功果然拥有奇效,单单是这脱凡境,若是修炼到第十重天,定然将体内的杂质排除的一干二净,达到完美体魄。”

    在天地规则之中,九为极致,代表着一个境界的尽头,不可以再逾越,而十方镇狱功却能让人修炼到第十重天,堪破极致,到达完美。

    而完美体魄,这更是无上传说中的事情,至少秦羽生前,没有听说过谁能打破脱凡九境的限制,突破到脱凡十重天。

    多出来这一重天,看似拖延了进入下一个大境界的时间,可是却为以后拥有无上战力,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呼。”

    秦羽大呼一口气,再次修炼起来,而这十方镇狱功也没有让秦羽失望,一夜之后,秦羽的修为,赫然便突破了脱凡一重天。

    “前世需要三个月才完成的脱凡一重天,在这十方镇狱功之下,竟然只需要一晚,而我身体的纯净度,恐怕已经堪比脱凡五重天的武者了。”

    修炼了整整一个晚上,秦羽感觉到肚子有点饿了,想要起了活动一下筋骨,就听到外边一声嚣张声音。

    秦家在武阳城的这一脉,虽然没落了,但这其中的形势,也比较复杂。

    以前的时候,秦战贵为武阳城秦家一脉的第一人,秦羽这里,自然不敢有人来闹事,而自从秦战答应帝都秦家宗族进入落云谷之后,这些人的獠牙,才慢慢显露出来,而且令人发指。

    “羽儿将这座宅子卖给你们了?可是我从来没有听羽儿说过此事,几位侄子,这件事情是不是搞错了啊。”林梅心中有点着急的说道。

    虽然说林梅的实力不弱,也在脱凡六重天,可是在武阳城的秦家的分支之中,拥有两大脱凡九重境的高手,其中一人正是秦川的爷爷,林梅根本不是对手。

    “哼,白纸黑字,还能有假不成。”秦川冷哼一声,将一张借条拿了出来,扔在了地上,而这张借条之上,赫然有一个血手印。

    林梅将借条捡起来,眼睛中有点木然,因为这血手印正是秦羽的,可是林梅绝对不相信,这血手印是秦羽心甘情愿按下去的。

    可是有借据在此地,林梅也没有办法,便恳求道:“大侄子,看在婶子的面子上,能不能通融一下,你也知道,你叔伯去了落云谷,半年没有消息,家里的钱,都被婶子用来打听你叔伯的消息了,要是把这宅子在给你,我们母子……”

    听到秦战,秦川的脸色稍稍一变,好似很忌讳,可这也仅是一瞬间的事情。

    “不要耸人听闻了,众所周知,只要进入落云谷,根本不可能活着出来,说不定秦战已经死了,你根本用不着那么多钱财去打探。”秦川阴测测的笑道:“而没有了秦战,你们母子两个就是落水狗,任人欺凌。”

    林梅眸子之中,不可觉察的闪过一丝杀意,若不是还有自己的儿子秦羽在,自己定然杀了这两人。

    “谁说我们母子是落水狗?要任人欺凌?”

    还没有等秦川笑声落下,秦羽房间的门,突然打开,秦羽直接出现在了众人面前,森寒的声音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