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踏天神王 > 第1136章 三个头
    “怎么?搞不定?”

    吴宇晨顿时就乐了,这段绕口令哪怕是在地球,都属于地狱模式的啊,若不是自己之前为了培养舌头的灵巧性,刻意训练过,他也绝对念不出这些啊!(注:这里舌头的灵巧,绝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看着脸懵逼的雄虺,以及看傻眼的莫明他们,吴宇晨嘿嘿一笑,道:“若觉得这个太难了,那我再念一段,你再试试,如何?”

    “好,再,试一段。”

    雄虺赶忙开口,刚才那都是什么鬼!

    吴宇晨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语速极快的开口:“黑化黑灰化肥灰会挥发发灰黑讳为黑灰花会回飞;灰化灰黑化肥会会挥发发黑灰为讳飞花回化为灰!”

    雄虺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这叽里咕噜都是什么玩意?

    不过,都到了这个份上,雄虺也不可能再让吴宇晨换一段话吧,这样他身为真人境异兽的尊严何在?

    他深吸了一口气,顿时就有一团黑气从他的脸上浮现而出,化作一副模糊的人脸模样,雄虺恶狠狠的开口:“都听到了,挑一段念!”

    那人脸一副苦瓜表情,缓缓的放大糊在了雄虺的脸上,然后开始念:“牛郎恋刘狼,刘娘念牛娘……”

    噗!

    这人一开口,吴宇晨直接给跪了,这牛郎与刘娘的爱恋,被你魔改成什么样了?

    “蠢货!还说,你是,说书的!”

    雄虺大怒,那模糊人脸顿时就化作一团黑烟,被他摄入,然后一把捏碎。

    折耳猫也是一脸古怪,她也在心里尝试了一下,这明明是正常无比的字眼,怎么结合起来就会发生了奇怪的变化?怎么念怎么不对啊!

    莫明无奈摇头,偶像还是偶像啊,整坏一只异兽,跟玩似的!

    “嘿嘿!”

    吴宇晨一脸贱笑,将那圆环上下抛飞,然后往外一甩,道:“说好的赌注呢?”

    那圆环落在雄虺的跟前,然后停滞在半空之,那层叠的脸上阴晴不定,就在众人以为他准备翻脸不认然后顺势将那圆环也给碾碎的时候,却只见得雄虺身上浮现出一道小小的分魂,迷你的首四足,张牙舞爪的冲着吴宇晨嘶吼,然后被一爪子拍进了圆环之。

    “给你!我不屑,说谎!”

    雄虺阴沉着脸,伸一推,那圆环便缓缓向前,而后静静的悬浮在屏障的跟前,他偌大的身形则是缓缓的后退,留出一个相对安全的距离来。

    “偶像!”

    莫明顿时就紧张起来,真人境异兽的一缕分魂,若是能够处置妥当,说不准能够给元器赋灵的,这可是好东西啊!

    韩浩倒是微微皱眉:“会不会是陷阱?”

    真人境异兽的本事,绝对会超出自己这些人的想象,哪怕已经离得有一段距离了,但谁又说得准呢?

    “有可能。”

    吴宇晨笑笑:“但好不容易赢下的赌注,跪着也要拿到!”

    莫明:“……”

    哪有好不容易,不就是随口编两句话,那雄虺就跪下了吗?

    “喵!”(我来取好了!)

    折耳猫一边叫着,一边伸出利爪,狠狠的往虚空里一划,在它的跟前,顿时就出现了一个黑漆漆的小洞,仅容得一只爪子通过,而在那圆环的下方,同样出现了一个小洞,然后似乎有一股力量从小洞里透了出去,将这圆环勾了进去。

    很快的,那圆环便被折耳猫握在爪子之,然后一副献宝的模样,递给吴宇晨。

    “棒棒哒!”

    吴宇晨赞了一句,然后接过那圆环,远处的雄虺飞了过来,眸子里凶光四溢:“你们,很小心,竟然没有出来,否则,哪个部位,出来,都将永远,留在,外面!”

    莫明心一颤,他知晓这绝对是真的,这也是一个真人境异兽的底气。

    “可惜,这并不是,我唯一,的段!”

    雄虺一字一句的开口,随着它话音落下,却只见得他眸子里红光倏然亮起,而那圆环之上,那条迷你的雄虺也倏然浮现而出:“我,雄虺,吞神魂!”

    恐怖的气势汹涌不定,令莫明与韩浩惊悚不已,这雄虺如此的奸诈,竟然假借打赌,设计进入这山洞里来,这真人境哪怕只是一缕分魂,也绝不是普通人能够抵御得住的啊!

    怎么办?

    雄虺本就擅长吞噬神魂,若是它悍然出,该如何是好?

    “早就猜到你有猫腻了。”

    望着那直接扑向自己的迷你雄虺,吴宇晨嘿嘿直笑,取出歃血碑,气贯长虹的一记重击,拍在了这迷你雄虺的脑袋上……

    那雄虺直接被拍晕,哪怕歃血碑上面狮向天的精血已经被折耳猫给炼化了,可依旧还是能够对拥有皇族血脉的妖兽形成压制的,更别说这不过是雄虺的一缕分魂……

    吴宇晨对付起来,很有经验!

    雄虺大惊,发出了惊恐的叫声:“这是歃血碑,你怎么能拿的到歃血碑?”

    “太老套了,听得我耳朵都长茧了,你就不能换点新鲜的话?”

    吴宇晨冷笑,又是一记歃血碑拍了下去,在呜咽呼啸声,这雄虺的分魂直接被拍得粉碎,而后被那圆环吸入其。

    吴宇晨从始至终都没有将这雄虺的分魂作为器灵的打算,毕竟他早就知晓,哪怕只是分魂,也无法离开仙坛,而他又没有将这分魂做成器灵的段,留着终究是隐患,所以,干脆利落的解决掉它,才是最佳选择!

    反正,他只不过是想以这作为养料来温养这圆环罢了!

    雄虺此刻才知晓是了吴宇晨的计谋,勃然大怒:“卑鄙的,人类,别让我抓住,你!”

    雄虺个巨大的头颅轮番撞击这座大山,哪怕被禁制上的流光激射,搅得遍体鳞伤也不在乎。

    吴宇晨呵呵笑道:“别着急,来,再跟我念一句。天上有日头,地下有石头,嘴里有舌头,天上是日头不是石头,地下是石头不是日头,嘴里是舌头不是塞头。”

    雄虺:“……”

    他感觉自己要被这个头搞自闭了……

    忽然,无论是韩浩、莫明还是折耳猫,都若有所感,然后只见得一道道流光从天而降,落在每一个人的身上,这光线愈来愈多,渐渐的充斥在整个山洞之间。

    要出仙坛了!

    光线渐浓,隐约间,他仿佛看到了那只实力比雄虺逊色几分的巨鸟从天而降,冲着那雄虺扑了过去。

    两只异兽又战成了一团……

    是时候“刚”一次了!

    吴宇晨这样想着,却是一脚踏出屏障,顶着那可怕的威压,冲着雄虺比了个指!

    主角,就是这么任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