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踏天神王 > 第860章 跪下
    加wx公众号:无名书坊,看更多小说吴尧跟姜铭深深的看了吴宇晨一眼,却是没有说话,他们都曾看到了一些东西,只是吴宇晨不说,他们也不会开口。毕竟,他们两个怎么的也算是被吴宇晨救了性命,又岂能恩将仇报?看着门下弟子个个仇恨的目光,还有退到后方去的傅菁,以及跪倒在地的白明昌,铁木则是有些头疼,师傅的遗愿总算是完成了,可这个家伙很皮啊,最后的说法,或许别人会信,但他是不信的,只是找不到证据罢了。至于这白明昌铁木的目光渐冷:“技不如人,说这些徒惹人笑尔,还不滚回去修炼!”“是,师祖”白明昌身子一颤,心却是将自己骂死,自己这是被打傻了吗?竟然还找老祖哭求,这岂不是自找苦吃?难不成老祖还会在众目睽睽之下出不成?白明昌灰溜溜的滚回南乙派,末了还朝着吴宇晨投了一个愤怒的表情,吴宇晨耸了耸肩,这家伙简直是不知所谓,难道他以为将来还有会报仇?不存在啊!见铁木将目光扫了过来,吴宇晨立马露出了最为善良灿烂的笑容,一副我很乖,我很棒棒,求奖励的表情。铁木冷哼一声,道:“罢了,你从此入我南乙派门,可愿意?”“愿意,多谢师兄!”吴宇晨大喜,虽说如今的南乙派势微,但怎么说也是一方大势力啊,妥妥的粗大腿,抱紧没商量。“进我南乙派,可不能再戴着面具做人了”铁木望了他一眼,吴宇晨心一颤,总觉得他的目光似乎意有所指,还未细想,铁木便伸一抹,吴宇晨千面术的效果顿时消散,露出他本身的模样来。众人:“”吴宇晨:“”“这是吴宇晨啊!”“没错,当初樊建峰放出话来,一旦他敢来仙缘传承大会,便杀了他,没想到,吴宇晨来了,樊建峰却陨落了”“这吴宇晨的实力提升得好快,肯定有大缘”感受到周围众人的窃窃私语,吴宇晨脸都黑了,这个铁木也太小心眼了吧?自己不过是将南乙派的弟子杀了几个好吧,杀了有些多了,你也不用这样子对待我吧?像我这种主角,一个能抵一百个的好吧?人群之,众人心如五谷杂陈,哪怕是齐骏与林福寿也是如此,自己膜拜了好一阵子的人,竟然是假的那,自己该怎么办?继续崇拜傲天哥?唯有曲幽幽喜极而泣,原来,龙傲天跟吴宇晨是同一人啊,难怪是同样的味道嘤嘤嘤。“传承仙缘大会结束,诸位可根据所得缘,看能否进我南乙派,至于其他人,回吧。”铁木淡淡开口,而后大袖一卷,将吴宇晨提在身边,虚空踏步,消失不见,其余人则是涌向南乙派的傅菁等人,毕竟,还是有不少人在这仙缘传承大会有所收获的嗯,除去南乙派的那些弟子。铁木风驰电掣,瞬间不知道飞掠过多远,吴宇晨安静了一会之后,便觉得有些枯燥,这南乙山脉有这么大吗?人皇境的强者飞半天都到不了?还是说,这铁木是在给自己点下马威?带就带,干嘛用提的?吴宇晨觉得自己真是越混越回去了,不就是宰掉一个樊建峰,又得罪了南乙派一个天宫境的修士而已,这本来就不是自己的错啊,为什么要这样对待自己啊?猪脚不要面子的吗?看着面无表情的铁木,吴宇晨忽然开口道:“师兄师兄,南乙派好壮观?”“这算什么?当年太乙派占据了整个崇州区域,比南乙山脉大了又何止一筹?”铁木眸子里闪过一抹黯然,这些话都是他从师父口听到的,可惜,如今的崇州,早已物非人非,支离破碎,无法承载得起一个门派所需的底蕴。“在南开国里,南乙派终究是强大的!”吴宇晨的话,倒是得到了铁木的认可,他点了点头,却没有说什么自卖自夸的话。“那以后若是我惹到一些麻烦,比如得罪了一些古圣,能报师兄的名号吗?”吴宇晨一脸真诚的开口问道。铁木嘴角直抽,遇到古圣报我的名字,你确定不是要害我吗?铁木不说话,埋头赶路,吴宇晨则是有些唏嘘,这年头,人皇境也不太靠谱啊!铁木青筋直冒,恨不得揪住这家伙的衣领,吼他:“说,你叹气是个什么意思?为什么叹气!”也不知是懒得与吴宇晨一般见识,还是铁木终于受不了这个小子了,他下了云端,落在一座山边。此刻已是黄昏,落日的余晖照着远处连绵起伏的山脉,层林尽染霞光,显得优美无比,他目光扫过,只见百崖争锋,千壑齐流,风来卷起万重浪,吴宇晨目光扫过,好一派世外桃源的景象啊,尤其是远处那飞瀑,一条白练如龙,仿佛从天穹而来,冲向深潭,意境非凡。“你跟我来。”铁木带着吴宇晨走在小径上,很快便走到了山巅,那儿矗立着一座院落,或是历经了风雨的洗礼,这小屋很是破败,木门斑驳,两个青铜门环悬挂在兽首之上,似乎在陈述着历史的沧桑。“师兄,这是什么地方?”吴宇晨颇为好奇的问道,这铁木该不会带着自己忆苦思甜来了吧?铁木没有回答,只是推门而入,木门发出令人牙酸的嘎吱声,或许是这开门声惊动了野鸟,大片翅膀煽动的声音入耳。木门之内,怪石嶙峋,顺着台阶蜿蜒而上,曲径通幽,依稀能够看到远处拐角有一瓦遮天。铁木走到那小亭子边缘,亭子前是一块木碑,上面没有字迹,没有任何修饰,可吴宇晨却能够感受得到其不凡。仿佛自然。这是铁木凝视着这木碑,却是忽然开口:“跪下。”啪嗒。吴宇晨毫不犹豫的跪了下去,他已经猜到了这里是什么所在,毕竟,能够让人皇境的铁木如此凝重如此郑重其事的带自己来此,除了一处所在,还能有其他答案吗?“这是师尊的墓碑。”铁木声音毫无波澜,却能够听出格外悲伤的味道:“师尊曾说,封印不固,他的墓碑之上便永远无字,永远不需祭奠,如今,我代师收徒,将你领入门下,从此,你我便是师兄弟”“可是师弟,我真想为师尊哭上哪怕是一嗓子啊”

    加/>

    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