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踏天神王 > 第517章 血池
    小说在线阅读

    血光潋滟。

    一个偌大的池子当中,里面有一半都是鲜血,在底部,是一颗透着红光的宝石,将整个池子映成了红光艳艳。

    不同于外血池,是将燃xue境、天元境的妖兽鲜血倒在池中,通常一头妖兽,便能够泡一大个池子,而这内血池,用的都是妖兽的心头血,不仅在量上少了很多,在质上也是绝对的精华,更别说吴宇晨此刻所泡的,乃是天元境后期妖兽的心头血汇聚而成的。

    对于血河宗的弟子来说,在内血池泡上一天的收获,效果将会十倍于外血池!

    吴宇晨赤着上身,整个人泡在粘稠的血池之中,闭着眼睛修炼着。这里的鲜血不太一般,像是被筛过似的,没有那种令人作呕的腥臭之味,反倒透着一股淡淡的甜香,很是诡异。

    吴宇晨能够感受得到,血池之中,有一股能量通过毛孔,不断的渗入自己的体内,滋养着身体,修复着暗伤,当然,除此之外,同样还有各种负面的东西,也跟着透了进来。

    若是血河宗之外的修士泡在这里,恐怕会被这些负面的影响弄得神智不清,继而发狂,十天过去了,吴宇晨依然能够清晰的记得那些修士目光里的嫌弃,以及……幸灾乐祸!

    毕竟,以内血池的鲜血浓郁程度,哪怕不浸泡在血池里,在这血池边缘呆上个十天半个月,都有可能会被影响,更别说是一个月了……

    想来,有不少的血河宗弟子,抱着看好戏的心思呢!

    可他们又如何会知道,自己的魔狱炼体决的变态呢?

    十天,仅仅是十天,这一池子耗费了数百头天元境后期妖兽的心头血才勉强汇聚出来的鲜血,就已经被吴宇晨吸收了大半,这种可怕的速度,足以令所有人瞠目结舌。

    “把这一池子鲜血炼化干净,应该就能够到达天元境九重巅峰了吧?血河宗好人啊……”

    吴宇晨喃喃自语,继续闭上眼睛,鲜血不断的从他毛孔渗透进去,然后被黑焰不断的炼化,化作庞大的真元,汇聚往真元之湖里。

    天元境妖兽的心头血效果便已经如此,若是灵海境的,岂不是要上天?

    当然,妖兽的实力一旦晋升成天元境,便成了妖,想要击杀,难度上升了便不止一星半点了,能够聚齐这一池子的量,已经是耗费了血河宗百年之功了,至于灵海境的血池,那根本想都不要想了。

    池子的鲜血一点一点的下降,若是普通的修士,哪怕是天元境九重,也早就会被这庞大的真元给撑爆,但吴宇晨的真元之湖早就数倍于普通修士,更何况真元之湖上空,五行之力生生不息,还能够不断的转化存储,如此一来,对于吴宇晨来讲,所剩下的便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

    炼化……再炼化……

    不知道过了多久,储物袋中的一阵颤抖,让吴宇晨微微有些皱眉。

    ……

    血河宗,密室。

    叶旭峰面无表情的坐在椅子上,这一次的战斗,血河宗损失惨重,宗门内最精英的几个弟子全部陨落之外,长老还死了一个,更令叶旭峰觉得不爽的是,宗门中最为珍贵的内血池,竟然还要让这个家伙折腾。

    洗澡?

    简直不可理喻!

    密室大门无声开启,黑袍走了进来,叶旭峰站了起来,伸手一拂,又将石门关上,原本睥睨宗门的叶旭峰,却出人意外的露出了恭敬的神色,冲着那黑袍躬身,还未开口,那黑袍却是忽然伸手,一把掐住了叶旭峰的脖颈,整个人朝前一冲……

    砰!

    叶旭峰被重重的抵在了墙壁上,发出沉闷的撞击之声。

    若是被血河宗的修士看到这一幕,恐怕三观都要尽毁了,强大如天一般的宗主,竟然被黑袍如此羞辱?

    这是怎么一回事?

    “大,大人……”叶旭峰脸上涨得通红,却不敢有丝毫的挣扎,只是望着黑袍的瞳孔之中,透出一抹哀求之色。

    “废物!”

    看着叶旭峰那副模样,黑袍恼怒不已,重重的将其摔在地上,冷哼道:“3号内血池的血液,已经被吸收了一半,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头?”

    “什么!”

    叶旭峰脸上顿时就露出了惊诧无比的表情,吸收了一半?这怎么可能?

    哪怕是涂玲珑活着的时候,也只敢在池子边缘修炼而已,这十天的功夫,能吸收薄薄一层,已经算是逆天的了。

    这个吴宇晨吸收了半池的妖兽心头血,他怎么可能完好无恙?

    “这个家伙身上,肯定有大秘密!”

    黑袍微微的眯起了眼睛,一道如同实质的血光喷薄而出,将整间密室照得血色氤氲,他冷声说道:“秦隶不可能永远都护着他,找准机会,让他学了功法,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尝尝他鲜血的滋味了……”

    “可是……”叶旭峰脸上露出几分迟疑之色,吴宇晨是万岳宗的弟子,又如何会学血河宗的功法?

    “蠢货!”

    黑袍一巴掌煽在叶旭峰的脸上,冷声道:“他不学,你不会设局吗?比如说,雪岭矿洞……”

    “雪岭矿洞吗?”

    叶旭峰捂着脸颊,也不恼怒,只是陷入了沉思,好一会,他才用力的点了点头,咬牙道:“我明白了,我去布置!”

    叶旭峰闪身出了密室,密室之中,只剩下黑袍的眸子,透着一抹摄人的红芒。

    ……

    血河宗的会客室内,秦隶盘着腿修炼,脸上看不清表情,但心里还是有些腻歪的。

    “吴宇晨这个家伙,究竟在搞什么鬼?”

    秦隶睁开眼,他被这元气中充斥着妖兽血液的腥臭之气折腾得有些焦虑,毕竟这血气虽然淡薄,但天宫境修士修炼所吸收的天地元气何其之巨?

    基数大了,吸进身体的血气也就多了,哪怕对他身体无妨,但也本能的有些排斥。

    自己尚且如此,吴宇晨那家伙,竟然真的在血池内呆了三十天?

    这家伙,总是如此出人意表!

    秦隶站了起来,走到血河宗的内血池禁地大门之外,那儿已经有几个血河宗的长老杵着了,个个神色诡异,见到秦隶顿时就闭了嘴,秦隶不用猜也知道,这些家伙肯定是在嘀咕着吴宇晨是不是死在里面了……

    只是让秦隶微微有些诧异的是,叶旭峰竟然没有出现……

    是怕见了之后心痛?

    秦隶撇了撇嘴,然后若有所感,扭头看去,那大门无声洞开,吴宇晨慢条斯理的走了出来,一脸贱笑的冲着大家摆了摆手:“同志们辛苦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