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夜之溪熙 > 第六十九章 小黑山羊
    何为倾权式悲剧?就是只能被女的折磨!

    早晨,七点,昨天直接闹到了三点,真的是困到死,阿浪闹完了就回去了,好像是江海潮到了。我和陈也睡在了陆淮那屋,乔挽姝的别墅里,一间房有三张床,这到底是用来住的,还是开宾馆的?我不得而知,倒是林溪居然早早的起床了,三个女的:乔挽姝,林溪,陆忆婕,开始了不为人知的行动!

    “透明胶呢?带了吗?”乔挽姝问道,林溪伸手变戏法,三捆透明胶出现在她的手上,“那是,昨晚刚买的,当着他们面买的!”陆忆婕笑了笑。

    “他们很快就会后悔的!”三个女生发出了类似于阿浪的猥琐的般的笑声!

    三个女生蹑手蹑脚的来到了我们的房间,悄悄地上了床,将我们的裤脚向上拉起,露出了腿毛。

    “撕拉!”这是透明胶被拉起的声音,对于我们来说也是死神的宣告,透明胶粘在了我们的腿上,乔挽姝手上的姿势,一二,三!

    “拉!”乔挽姝大叫,陆淮刚醒,还很迷糊,问道:“拉什么?啊!”

    “啊啊啊啊啊!”陈也和我瞬间起身,大叫痛哭!啊!人间地狱啊!

    “行动成功!撤退!”三个女的瞬间下床,跑出房间,我们三个男的,互相看了一眼。

    “陆淮,你怎么看?”我和陈也拿起了枕头,陈也还拿了一块头巾绑在头上,一脸就义的样子!陆淮回道:“我原来是不打女人的,今天破例一次!”

    三个大男人,拿起了枕头,杀了出去!

    “林溪!往哪跑!”我叫道,一个枕头扔过去,竟恰巧被林溪接住,反扔回来,被我闪过,但是击中了陈也的脸!我飞奔过去,准备绝杀林溪,乔挽姝扔出一个枕头,砸中了我,我倒地,陈也身先士卒,冲了出去,却是半路滑倒,脑门着地!

    只剩下陆淮了,我们回头一看,乔挽姝早就抓住了陆淮,而且是死死地控住了!

    “好吧,完败!”我无奈叹息,但是没有放弃,依旧开始最后的防抗,枕头扔来扔去,人在楼顶跑来跑去,震动声铺天盖地,仿佛天崩地裂,地震一般。

    “站住!别跑!”

    “谁怕谁!”

    “乔挽姝!你家怎么有蟑螂!”

    “你家才有蟑螂!那是我的袜子!诶啊!是真的蟑螂!”

    “陈也,你是个男人!踩死它!”

    “男人?哪里有男人!啊!好大一只!这货吃龙虾长大的吧!”

    “救命啊!”整座别墅,充满了吵闹声。

    只有那经纪人,默默地,安静的吃着早餐,回着那些总裁的电话........

    “喂,陈总啊,那个项目,什么?为什么这么吵?不是,只是养的几条狗在闹腾,没什么大事。”

    “新的一天,开始了。”

    清河孟氏,孟宅。

    “父亲,我来了。”白衣男子站在门口,房间里面是穿着贵族服装的中年男子,他们之间的相似之处有很多,比如爱穿白衣,脸长得白净,还有那与生俱来的贵族统帅的气质,中年男子正是孟氏当家人:孟雍。

    “来了?”孟雍起身拿起了一块擦剑布,用来擦拭自己手中的长剑。

    “知道吗?那头小黑山羊回来了!”孟雍漫不经心的说道,似乎丝毫不关他的事,白衣男子点头:“是龙都的那位吗?不是都已经十年没参加了龙头宴了吗?怎么今天回来了。”

    “这个世界上,”孟雍慢慢说道,似乎在诉说一段悠长的历史“我最害怕与其争锋的两个人,一个是小黑山羊的母亲红帝:张小红,另一个就是小黑山羊的父亲!”

    “那个被称作为龙帝的男人,就像是一片天空,凭一己之力,一手遮天,笼罩着整片龙都,然而最近,竟是有些虎落平阳被犬欺的意思?”

    白衣男子一听,拿起桌上的文件,看了看,不禁沉思道:“这,股价下降了这么多,又有人大量购买,又抛又买,这种事情不应该出现在股市上?况且对方是雄踞几十年的龙帝!”

    “我也这么觉得,况且,都已经这样了,红帝居然没有任何回应,好像不关她的事一样,就算二人离婚了,也不至于如此,真是奇也怪也!”

    “那我们,要不要分一杯羹?暗中推波助澜?”白衣男子说出了一个商人在此刻说出的话,无奸不商正是这个道理,孟雍一听,暗自摇头。

    “水太深,没有人知道红帝会不会在最后插一脚,那不就是羊入虎口,龙帝的想法不会那么简单,当年那个时代,龙帝被我们几大家族围攻,深陷泥潭,无法自保,但是最后,不知他从哪来的计划书,瞬间吞了我们,损失惨重,其中最为损失惨重的就是天澜江氏,那个江海潮了。”

    “那件事确实是有些奇怪,按理说当时的龙帝明明与红帝离婚了,完全没有任何高人,怎么会做出如此完美的计划书?完全符合当时的情况,简直就像是神一样!神在拨动着胜负的天平”白衣男子疑惑道,孟雍摇头。

    “不,他还有一个高人。”

    “是谁?”白衣男子问道。孟雍想了想,随后哭笑不得。

    “我也只是猜测,如果真的是,那么这龙帝这一家子涉及的所有产业,我孟氏都会避其锋芒,龙帝这一脉还在,那我孟氏就不会有出头之日,也难有出头之日,如果真的是的话,在这场龙头宴上,你要和那头小黑山羊打好关系。”

    “我知道,因为也有人吩咐过我这么做。”白衣男子点头,做了一个贵族仪式,退出门外,只留下孟雍一个人待在原地,擦拭着长剑,长剑一挥,如龙啸天!

    “应该不会是他,我把这一家子想的太恐怖了,龙帝,红帝,那头小黑山羊,那个时候,才十五岁啊!”孟雍感慨道,“小黑山羊回来了,那么,这个晚上,龙头宴应该会很热闹,那么谁会,一骑绝尘?”

    乔氏别墅。

    “诶呦,”我打了个喷嚏,“是谁在咒我?莫不是死老爹!”

    “夜倾权,你在想什么呢?”林溪在一旁问道。

    “不,我只是在为我的腿毛默哀!”我幽默的回道,说真的很痛。

    “别计较吗?大不了我的腿毛给你。”林溪一点也不在意地说道。

    “你哪来的腿毛?再说了,你的腿毛能跟我比?你也配?喂,别动手!”我说道,林溪早已火冒三丈。

    “夜倾权!我跟你拼了!”乔挽姝在一旁看着,很是惊奇。

    “他们是怎么为了腿毛争吵,然后打起来的,我看的很迷啊!”

    “+1”

    “+1”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