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夜之溪熙 > 第六十五章 突生变故
    七月十八日,我和陈也他们早早地起了床,武姝澜今天倒是有些不一样,可能是感觉到了今天的氛围,都说小孩子很敏感,看来没错,我们购买了花篮,林溪也是安安静静的,我不得不再说一句,没有人能践踏,侮辱,这样纯洁而又朴质的爱情啊!我们来到了墓园,发现了墨涵的墓早有人在,应该是她的父母。

    “你们就待在这吧,我自己一个人去就好了。”陈也说道,眼神中出现了一丝惆怅伤感,我也不便多说什么,就让他一个人去了,我们也就上了车等他,从远处看着陈也鞠躬,和墨涵的父母倾谈,将《予你一生,无怨无悔》的限量装订版烧了,陈也流下了几滴眼泪,或许在道歉,或许在悔恨,但是其实,这场爱情,谁都没有错。

    “谁都没有错,错的是这个无情的世界!在对的时间遇上了对的人,却,不够成熟。”我默默说道,手指敲打着方向盘,眼神看向远方,林溪通过后视镜看着我,抱着武姝澜,闭上眼睛,默默说道。

    “我们,现在已经成熟了.........”陈也很快结束了,车内沉默了几秒,我咳嗽了一声。

    “好了,高兴一点,墨涵一直在的!”

    “对,她一直在!”陈也笑道,“好了,我们走吧,去买电视!很大的那种!”

    “对,大电视!大奶糖!”武姝澜举手欢呼,我们都哈哈大笑,其实这就是人生啊,有喜有悲,但是,不能总是悲,总是喜的,悲喜交加,这才是人生!我就达到了这个境界,我笑着,我也有些难过,既然说了买电视,还是大的,就得花自己的钱!那可是钱啊!

    买了电视,回到家却是发现了一辆又一辆的挖土机停在街面上,我很奇怪,路人也是不断相互询问,我东凑西凑也是凑了出来,这坠阳街的有些房屋要拆掉,那公告栏上的房屋都是要拆的,据说这是强拆的,由这里的地头蛇房地产:赵氏集团进行。

    “权哥,这拆房,会不会拆到了我们这里?”陈也问道,林溪也是抱着同样的疑惑,我回道:“我也不清楚,还是先看看公告栏上有没有点到吧。”我一过去,发现高大爷也在,高大爷上蹿下跳的,似乎也在看公告栏,可是,他那是早餐铺,不至于被拆?我想了想,确定了,这高大爷就是我老爸老妈安插的内鬼,专门泄露我的情报。

    “那么这次,就可以让我的老妈发威了!”我笑了笑,特地走过去,挨紧高大爷,高大爷看见了我,特地说道:“倾权啊,你这书店要被拆啊!你大爷我很担心啊!”我笑了笑,看着公告栏上,坠阳街三十六号,还真是我的书店。

    “放心吧,高大爷,我那个书店,没人拆得走。”我说道,然后和高大爷嘘寒问暖一下,就离开了,高大爷看我走远了,也是急忙回家了,应该是忙着赶回去通知吧。

    夜溪书店。

    “怎么样,权哥!要被拆了吗?”陈也问道,我点头。

    “啊,那怎么办?”林溪问道,而武姝澜则是抱着溪溪,瑟瑟发抖,我摸着武姝澜的小头,斩钉截铁的回道:“放心,他们拆不掉。”众人云里雾里,摸不着头脑。

    中午,正吃着午饭,就有人来贴告示,就是预示着即将被拆,那个贴告示的直接就被我赶走了,废话,老子这地租交了五年,莫名其妙的被你拆了?中午就这么草草了事了,不过到了下午,事情就发展的不一样了。

    “喂,谁是老板?出来!”有一群人,带着铁棍就这么冲了进来,我走出,也是看透了,软的不行就来硬的,找了几个小混混。这赵氏集团的风格早些年间我在龙都也略有耳闻,强买强卖,也是仗着有些势力,而且律师团的实力很是雄厚,白变黑,黑变白,这几年倒是顺风顺水,不是没人管,只是懒得管。

    “我是,有什么事吗?”我问道。

    “这事你也应该清楚,赵氏集团要拆迁,希望你能配合配合!这是十万现金。”领头混混一个挥手,有小弟讲一个红色塑料袋拿了上来,放在桌上,“这是十万只是开头小菜,你这里的地理位置算是这里最好的,也值个三四十万,只要你愿意搬走,那么后续的三十万,就是送到你家门口。”

    “怎么样?这买卖不亏。”我点头,摸着那十万块钱,陈也也是走了出来,我小声问道:“你出来干嘛?”陈也摇头:“我肯定要出来,就算人少,我也要出来压压阵!”我苦笑,你出来就是炮灰,我将那十万块交给陈也,叫他赶快进去,那领头混混很是满意。

    “这么说你是答应了!好好好,我们走。”那一群混混准备走的时候,我却是冷冷的说了一句。

    “谁说我要搬?”

    “你不是收了钱?”

    “收了钱就要搬?谁说的?有钱不收,我又不傻!”我笑骂道,领头混混一懵逼,旁边小弟出现,说道:“大哥,你被耍了!”领头混混瞬间给了小弟一巴掌,“就你聪明,就你明白?闭上你的嘴!”

    “小子!”一群混混开始靠近,围住了我,“如果识相就搬,如果你不识相,那么可能,会断那么几块骨头。”

    “是吗?”我笑了笑,“谁断骨头,还不一定呢!”

    几分钟过后。

    “诶呦,诶呦!这货不是人类啊!”领头混混倒在地板上,不断哀嚎,我擦了擦手,看着周围一片狼藉,喝了杯水,“快走吧,再不走你的骨头就接不上去了!”小弟走来。

    “大哥,这可不是善茬啊!咱们踢到铁板了,大哥.......”

    “我知道,带我走!小子,给我等着,我们会回来的!”领头混混说道,我点头,看着远方有着高大爷的身影,擦着桌子。

    “下次见面,可能就是在监狱里了。”我笑道,关上了店门!

    “毕竟,你们惹到了不该惹的人了。”

    早餐店。

    “喂,是我,你儿子的书店被人砸了,听我慢慢说!”也不知道是不是高大爷眼神不好,添油加醋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