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夜之溪熙 > 第五十九章 针锋相对
    夜溪书店。

    我拍了拍手,将手机放进裤袋,对着林溪她们说道:“我出去了,你们自己点外卖吧,有点事,小树懒要听林溪姐姐的话哦。”林溪停下手里的活。“出去?去哪?”我回道。

    “见一个老朋友,不说了,要迟到了。”我开着车,迅速的离开了她们的视范围,只留下了滚滚尘烟,林溪哼了一声,抱起了武姝澜,笑着问道:“小树懒,你饿不饿?”武姝澜乖巧的点头,林溪却是拿出了一颗奶糖,在武姝澜面前晃来晃去。“吃了这个就不会饿吧。”

    武姝澜接过奶糖,熟练地打开包装袋吃了起来,也没听到林溪说的什么,就点头,林溪也是很满意,“想不想知道倾权哥哥去哪里玩了?”武姝澜一听,玩?眼睛放光,拼命点头。

    “那,就跟姐姐去,怎么样?”林溪笑了笑。”居然是见女生!夜倾权!我弄不死你!“

    体育公园。张艺萌站在原地,等待着夜倾权的到来,打扮的很漂亮,穿着牛仔裤,带着一个墨镜,身上的衣服凸显身材,也是一个大美人,比起当年,张艺萌可谓是自信了不少,张艺萌的太阳帽被风追走了,张艺萌紧忙赶去接住,却是被另一个人接住了。

    “谢谢。”张艺萌说道,但是看清了来者,却是露出了笑容。

    “谢什么?好久不见了,小萌?”我站在张艺萌的面前,还是当年的一身黑衣。

    “是啊,好久不见了。夜倾权。”张艺萌说道,我退后一步,行了一个绅士礼,“美女,你请客,我开车。”张艺萌笑着,上了车,我也上了车,开了起来,丝毫没有注意到后面的一辆出租车。

    “师傅,追上他们!”林溪说道,武姝澜在她怀里不断说道:“我还要奶糖!我还要!”林溪一脸黑线。

    “都吃完了?夜倾权说得对,不能给你吃太多的糖,蛀牙了就嫁不出去了!”

    “姝澜不要嫁出去,姝澜要吃糖!”

    “你个小吃货!”林溪不禁感慨。

    肯德基。

    “你所说的大餐,就是肯德基吗?”我笑了笑,喝了一口可乐,张艺萌笑了笑,拿起一根薯条沾了沾番茄酱,吃了起来。“我觉得肯德基挺好的,不仅好吃,而且贵。”我忍不住,笑了一声,眼前的张艺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乐观,大胆,会讲笑话,比起当年,真的是好太多了。

    “你变了,艺萌,你不再像以前一样胆小怕事了。”我语重心长地说道,张艺萌点头,也是喝了一口可乐,“人都是会变的,你却是丝毫没变。”我看了看自己。

    “怎么了?我哪没变?”我问道,张艺萌伸出手指,然后画了一个圈,“哪都没变!哈哈!”

    “是吗?哈哈。”我也笑了,真的没变吗?这种事谁也说不准。张艺萌看着我,小心翼翼的问道:“你现在,还喜欢林熙吗?”我拿的那根薯条掉了,换成了拿了张纸擦擦自己的手,自己初中的时候,是不是所有人都知道自己喜欢谁?

    “你是看了昨晚的那个访谈吧,不,我不喜欢了。”

    “真的!”张艺萌突然站了起来,精致如雕刻般的洁白脸庞靠近了我,身上的香水味传来,很香。

    “对,不喜欢了,你还是坐下吧,突然站起来,吓我一跳。”张艺萌咳嗽一声,坐了下来,“我是为你高兴啊!你喜欢林熙那么多年,我还怕你做出什么傻事呢!”我在心中笑了笑,傻事?在京都广场骂街算不算傻事?诶,那是我和林溪,是不是还干了什么?我怎么记不起来了。

    “不至于啦,我倒是有个问题想问你。”我问道,张艺萌点头,问是什么事。

    “我们中考前,最后一个晚自习,我记得你有帮我画了一张画,按照以往,你画的速度没那么慢,而且一般你的画都会给我看的,那天晚上却是直接人走了,我一直挺好奇,能告诉我吗?”张艺萌笑了笑,他居然记得,居然一直记得那件事,张艺萌却是起身。

    “等我一会,上个厕所,回来告诉你。”

    “好啊!”我回道,正好自己可以多吃一点。

    肯德基门口,一处极其隐蔽的位置,有着一女一小孩,女生不断观察,孩子手里吃着刚买的蛋挞,不亦乐乎。

    “这夜倾权!好啊!本小姐是不会放过你的,哎?那个女的去厕所,现在还没回来?”突然,在这个时候,林溪的后背被人拍了拍,林溪转身,却是看见了张艺萌,张艺萌也是很意外。

    “林溪?你怎么在这?还有这个小孩。”

    “艺萌啊!那个,我在随便逛逛,这个小孩是我亲戚家的孩子。”林溪心想,这也太尴尬了吧,还好自己反应足够快!这张艺萌怎么神出鬼没的,张艺萌点头笑道。

    “路上一直跟着我们的人,难道不是你吗?”张艺萌说完,林溪抬起了头,眼看着瞒不下去了,就鱼死网破说道:“不错,就是本小姐!”儿女见面,针锋相对!火药味极浓!而当事人,却在不断地喝可乐,还点了一对鸡翅!

    不过一会,张艺萌回来了,我看了一眼,问道:“去这么久?”张艺萌笑着回道:“没什么,排了会队。”张艺萌伸手从自己的小袋子里拿出画板,也是有着一张白纸。我看了,说道:“又想画画了?”

    “手痒了,老规矩,还是画你!”张艺萌笑道,我咳嗽一声,摆好姿势,不再动弹,张艺萌开始动笔,时间过得很慢,我这时才觉得自己应该是和张艺萌对视最多次的人了,不过,张艺萌的眼神里,似乎多了什么。

    这一刻,仿佛时光倒流,他们二人再次回到了那天晚上,白纸上再一次画上夜倾权的肖像,时间如水,缓慢流失,也没有人希望,时间过得太快。

    “画完了!”张艺萌说道,拿了起来,交给我,我接过,看了看,真的比以前好很多,简直就是大神级别的作品,反正我自己觉得很好看!我看了看张艺萌,觉得好像少了什么,我咳嗽了一声,然后伸手拍了拍张艺萌的小脑袋,说道。

    “画的不错了,不过还需要努力啊!”张艺萌的眼睛如同星光闪烁,无比璀璨,点头,两个人的友谊从那时起,就变得无坚不摧了,这可不是时间可以侵蚀的!

    二人准备回去了,只留下了风卷残云的一桌,夜倾权永远也不知道,当时晚自习画的画,其实并没有画,也不是画笔没带,也不是画不出来,纯粹是,忘记画了。

    “那天晚上,我看了夜倾权一整夜,却忘记了画画,而那张白纸,也成为了我最珍贵的一张画,记录着那时我们。”张艺萌心里说道。

    夜溪书店。

    “我回来了,你们中午吃的什么啊?喂,什么眼神。”我一进店门,林溪和武姝澜就是那种你还知道回来的眼神,看得我心里很慌。“还知道回来?去干什么了,这么晚回来。”

    “额,这貌似是我的店吧!”我笑了笑,这时身后传来声音。

    “老板,这里能不能买书?”那是一道女声,我也想不起是谁了,反正很熟悉。

    “买书的话去书柜那.........妈!你怎么来了!”我转身一看,吓了一跳!正是我的母亲,张小红!

    我再转身看了看那武姝澜和林溪,我去,三个女的一台戏,这几个女的威力可不只如此,也不知道这戏台会不会倒闭!

    “喂,是出版社吗?”张艺萌问道:“我是张艺萌,那个漫画可以开始刷印了,名字吗?”

    “名字叫,遇见你,不负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