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夜之溪熙 > 第五十七章 不负遇见
    当天晚上,我正在洗漱,准备上床睡觉了,这个时候电话又响了,我也不知道是谁?不会有事老天派来黑我人设的吧,我一看,是陈也。“怎么了?我的大作家?”

    “权哥,林熙和蒋乐在一起了?我怎么都不知道。”陈也激动地说,他们那边也是刚结束,这一结束就火急火燎的给夜倾权打电话,我一听,喝了一口水,再吐了出来,洗了洗牙刷牙杯,放在卫生台上。

    “他们,也是刚刚在一起。”我平静地说道,好吧,我承认我是装的,但是,时间过久了,就不是装了。

    “那,权哥你没事吧。”陈也小声询问,我回道。

    “没事,你到时候回来再说吧,就这样吧。”我说着,和陈也简单的告了别,说了拜拜,就挂断了电话,打开水龙头,用水洗了手,然后一把水拍到脸上!湿漉漉的,我看着镜子里的人,不禁笑了笑。

    “可笑?”我转身,看到了林溪和武姝澜玩得正开心,坐在我的床上,我差点忘记了林溪在,我只好收拾一下枕头和被子,林溪看着,询问道:“怎么,收拾什么?”我一听,没有停下,接着收拾。

    “你说呢?我要睡觉,当然是睡在下面,怎么会和你们一起睡?”我回道,把垫子铺在地上,放上枕头和被子,武姝澜有些不高兴了。“哥哥不喜欢和我一起睡觉吗?”我笑了笑,抱起武姝澜,平躺的姿势放在床上,盖上了被子。

    “不是不喜欢,是男女有别,你以后出去了,也不能随随便便跟其他陌生男人睡在一起,知道吗?”我耐心指导,突然觉得自己风高亮节,结果林溪笑了笑,问道:“倾权哥哥,那么你愿意和妹妹我睡吗?”我嘴角抽搐,浑身鸡皮疙瘩起来了,抓起被子就扔向林溪,穿的睡衣本就大了一码,还发嗲!

    “不愿意!睡觉去!”

    “不愿意?还让我睡觉,男人的嘴,骗人的鬼!”林溪笑道,更加坚定了我要把她扔出去的决心。武姝澜偷偷问道:“林溪姐姐,你刚才说的那句话什么意思?”林溪刚准备说话,就被我打断了。

    “小树懒,再说话不睡觉,明天就没糖吃!”这句话,很有威慑力,瞬间安静了,但是奇怪的是,没有大骚的鼾声,我居然还是睡不着了,我打开手机,凌晨一点了。

    “失眠了?”我起身看看床上的二位,武姝澜大字形睡法,睡得很香,香到我都羡慕的那种,小孩子果然就是容易睡着,我轻轻地撩了撩武姝澜的几缕头发,再看了看林溪,不得不说,林溪是个美人,那几缕头发挡在了她的眼前,长睫毛,最可怕的是。

    “越看越像林熙。”我低声说道,这片时空,没有一个人听见,我看见了林溪的嘴里含了几根头发,不禁笑了笑,伸手就将头发拉起,就在这时,林溪翻了一个身,又翻了回来,我可是吓了一跳,到时候林溪醒了,就什么都说不清了!

    “睡觉咯,快睡吧。”我自言自语,躺了下去。

    “傻瓜......”一声呼唤,不知道何人说,说何人?

    早晨,七点半。

    我睁开了双眼,有些迷糊,却是发现了身上有着重物,正是那只小树懒,转头,吓了一跳!

    “啊!”我叫了一声,然后喘了一口气,抓起那只神秘生物,问道:“溪溪?谁把你放出来的!”溪溪长耳朵乱动,四只小脚在空中挥舞,很是滑稽,我放下溪溪,抱起了武姝澜,小孩子应该是起来过,然后又睡着了吧,我把武姝澜放到了床上,伸了个懒腰,走进了卫生间。

    第一件事就是检查牙膏是否还是牙膏,现在看来,完全没错!我刷起了牙,洗了个脸,下了楼,却是听见了来回走动的声音,我看了看,原来是林溪,正在住什么东西?我走去,坐到了椅子上。

    “哟,这不是我们的林溪大小姐吗?煮什么呢?”我问道,林溪转头,笑了笑。

    “早餐粥,我妈说过,早餐要喝粥,身体绝对棒!”林溪还竖起了大拇指,我笑了一声。

    “那我就试试吧。”我也有点饿了,有些迫不及待。林溪盛了一碗,放在我的面前,我拿起了勺子,盛了一口,吹了吹,喝了进去,林溪充满着期待的眼神看着我,“怎么样?怎么样?好喝吗?”我神秘一笑,点头同意。

    “好喝,挺好喝的。”

    “yes!”林溪伸出小粉拳,我却是看见了林溪的几根手指被烫红了,肯定是刚才煮的时候,我马上走了过去,抓起林溪的手,“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我转身迅速将冰块从冰箱里拿了出来,给林溪的手指敷上,林溪嘟起了嘴。

    “没事啦,小伤而已了!又不会怎么样。”林溪不经意的说道。

    “什么小伤?都这么大了还不这么爱惜自己,每次都要我来善后,自己敷着,我来收拾,真是的!”我说完,就去收拾一些杂物,林溪站在一旁,呆呆的看着我收拾东西的声音,我自己都没注意,刚才说了一句每次都要我来善后,林溪瞬间就回忆起了往事。

    上个体育课,林溪跑个步一不小心摔倒了,夜倾权一旦知道了,就会横穿整个操场来到林溪的面前,背起林溪,不管林溪怎么挣扎,就是不放开她,“受了伤,就得听话。”林溪也是有些害羞,再说了,那么多人,自己就这么被背了过来,很丢人的。

    “知道啦。”林溪从那时起,就知道了夜倾权的后背,很结实,给人一种很强大的安全感,林溪回忆过往,似乎还真的是每次,夜倾权一直在。

    “你一直都在保护我,即使是因为别人,但是我相信,就算没有孟华,你也会这么做,因为你是一个温柔的人啊,夜倾权,你一直都是,一个温柔的人。”

    “遇见你,我不负此生。”

    “有吃的吗?我饿了!”只见武姝澜抱着溪溪,揉着眼睛站在楼梯道口,我看了一眼,说道:“去刷牙,有粥喝。”

    “我刷过了。”

    “再刷一次,快去。”我催促道,武姝澜哼了一声就乖乖地去了,很听话,林溪笑了起来,笑声如同铃铛一样,无比动人,我很奇怪,问道:“你笑什么?”林溪摇头。

    “没什么。”